06

    她说到最后的时候,看也没敢看许淮颂,只是死死盯牢了刘茂,像抓了根救命稻草。——只要他一个眼神肯定,她可以拔腿就跑。

    对面许淮颂却表现得漠不关心,听完这话就低下了头,拿手机发起什么消息。

    在阮喻看来,大概是“你们聊,我随意”的意思。

    对于萦绕在周身的压迫感,刘茂愈发一头雾水,没理清楚就被赋予决定权,他一时也迷茫,说了句废话:“阮小姐考虑清楚了?”

    阮喻还没答,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啊情深深雨蒙蒙,世界只在你眼中……”

    “……”

    刘茂低咳一声:“不好意思,两位,接个电话。”说完扭头匆匆出门。

    他人走就算,还把门带上了,阮喻更加局促,杵在沙发椅前不尴不尬地“呵呵”一笑:“刘律师品位真好啊。”

    许淮颂默了默,抬头看她一眼:“嗯。”

    时间突然变得很慢,就像置身指压板上,每秒都难熬。她只好继续没话找话:“上次见他,倒还不是这个铃声。”

    他再抬头,这回轻轻推了下眼镜:“上次?”

    阮喻迟疑着点了点头,却见他似乎很快失去了探究的兴味,伸手一引示意她坐,然后低头翻开手边一沓律所宣传资料。

    “请坐”这事,通常是无声胜有声,她这不争气的腿就那么屈下去了。

    许淮颂一指茶几,意思她可以把怀里文件放在上边,然后就自顾自浏览起了资料,没再看她。

    她这才放心搁下那仿佛重逾千斤的“烫手山芋”。

    刘茂迟迟不回,连个活跃气氛的人也没,洽谈室变得一点也不适合洽谈。

    阮喻的眼神四处飘了一会儿,无意识间还是落回了对面人。这时候静下来,她才慢慢接受了,自己真的在高中毕业八年后,遇见了许淮颂这个事实。

    然而面前的这人,好像是许淮颂,又好像不是。

    除了五官差不太多,他其他地方变化还挺大的。个头拔高几分,身板结实一些,不像当年那样瘦成竹竿,周身也似镀了层岁月过滤、沉淀而来的成熟气韵。

    对她来说,熟悉又陌生。

    不过岁月对许淮颂真是慷慨啊。

    要知道,寻常人都是打磨出了地中海和啤酒肚。

    想到这里,她感慨般吸了口气要叹,还没叹出去,就听对头人冷不丁道:“阮小姐对我有意见?”

    阮喻一噎。

    当年做广播体操转体运动,她次次偷瞄他,他都跟个“小聋瞎”似的,几年律师生涯却变得这么敏锐了。

    不过,他看上去心情不太好?

    她赶紧摆手:“哪里哪里,不敢不敢……我是在感叹自己命途坎坷呢。”说着指指茶几上的文件,示意自己是在为案子发愁。

    许淮颂随她这一指看了过来。

    她立刻意识到危险,伸手稍稍一遮,把半透明的文件袋朝自己这边挪了挪。

    许淮颂也就回过了眼,继续翻资料,接着就从余光里发现,那只细白的手又把文件往外移了一公分,见他毫无所动,几秒后,再小心翼翼移了两三公分。

    得寸进尺这成语能这么用么?

    他想了想,算准她要移第三次的时机,忽然抬头。

    阮喻显然吓了一跳,浑身绷成一只烫熟的虾子,冲他干干一笑:“怎么了,许律师?”

    这声“许律师”,叫的人别扭,听的人也别扭。

    气氛直降冰点。

    刘茂恰好在冰点回来,向两人致歉,说楼下临时出了点岔子。

    阮喻碰上了救星,一把抱上那叠要命的文件,起来说:“刘律师,我考虑清楚了。”

    刘茂面露惋惜:“我尊重阮小姐的决定,但我遇到过不少和你一样临阵犹豫的委托人,只是她们犹豫过后,最终往往仍会选择诉讼,你大可再考虑一下。”

    “你说的那种,是离婚案的委托人吧。”许淮颂低着头,忽然冷不丁又来一句。

    刘茂表情滞住。

    阮喻不解眨眼。这两人关系不好吗?怎么许淮颂拆台拆那么狠?印象中,他以前似乎不毒舌吧。

    毕竟在她的认知里,他是那种高冷到凡无必要,就懒得动舌头的人。

    她清清嗓子打破尴尬的气氛,跟刘茂说:“谢谢,我会再考虑一下的。”

    刘茂说“不客气”,看了眼窗外高升的日头:“大热天,我送你回去吧。”

    阮喻赶紧摇头:“你忙你的,这时候来回一趟,都错过饭点了。”

    “没事。”他笑得和煦,“你公寓附近不是有餐馆吗?”

    她反应过来,出于礼貌接上:“那我请你吃个饭,昨天你指导我公证了一堆资料,怪麻烦你的。”

    她话音刚落,那头许淮颂就站了起来:“西餐?”

    刘茂愣了愣:“那儿是有家西餐。”

    “行。”他拎起搭在沙发上的西装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