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次日清早,沈明樱又来了阮喻公寓,男友力十足地没收她的手机,把一夜无眠的她拎进被窝,自己到了客厅,电话联系法律行业的朋友。

    事态一发不可收拾,现在的舆论矛盾已经跟“写诗人”关系不大,而在于那个长微博作者“苏澄”。

    这人早两年就跟阮喻不对付,这回明显借机带头挑事。昨晚她们商议决定,走司法途径解决问题。

    阮喻睡了三个钟头起来,到厨房做早午餐,意面配蔬菜汤,端盘出来的时候,沈明樱兴冲冲说:“联系到了,至坤律师事务所,就在杭市,律师的电子名片传你邮箱了。”

    她说“好”,摆完盘一看,下一秒却变了脸色:“世界这么小吗?”

    还是说,杭市太小了?

    沈明樱问她怎么了。

    阮喻晃晃手机,脸都皱在一起:“这人就是我之前的相亲对象。”

    就前天,刘茂还在微信上联系过她一次,问那天的麻烦解决了没。她没打算跟他深入交往,也不想麻烦别人,所以谎称“解决了”。

    沈明樱咋舌半天,问:“那怎么办,情况说明都发过去了。”

    能怎么办?走了好几道人情才联络上的律师,说换,岂不叫中间人挂不住脸。

    而且据沈明樱朋友讲,至坤是杭市最出色的律所,刘茂的专业领域又跟阮喻的需求完全契合,总不能因为撒了个谎,就放弃最佳选择吧。

    阮喻吸吸鼻子:“就这样吧,我联系他。”

    刘茂接通电话的时候,显然也很惊讶。但他似乎挺善体人意,并没有揭穿她的谎话,自然地带了过去。

    讲了几句后,他说:“阮小姐什么时候方便,我们面谈吧。”

    不论他是否存了私心,这种事,电话里确实讲不清。阮喻答应了,说她随时可以。

    刘茂大概在看日程安排,沉默片刻后说:“今天我有个庭审,明天上午十点在事务所行吗?”

    “没问题。那我今天能做点什么吗?”

    “可以把网络平台上污蔑、毁谤你的关键记录,拿到公证处进行网络证据保全,我会远程协助你进行。另外,暂时别对外透露起诉意愿,免得打草惊蛇。其他还没公布的证据,也同样按兵不动。既然要打官司,我们就不能太早露了底牌。”

    他谈论起工作来毫不怯场,面面俱到的交代一下得到阮喻信赖,尤其最后一句“我们”,让她切实生出了安全感。

    她说:“我明白了,谢谢你,刘律师。”

    刘茂说“不客气”,刚好又进来一个电话,就挂了她的,再接通下个:“淮颂?上回给你的资料有什么问题吗?”

    次日上午八点,阮喻磨蹭在梳妆台前发愁。

    她几天没睡好了,不上妆吧,顶着黑眼圈终归不合适,可化全妆吧,又怕刘茂生出不必要的误会。

    毕竟是相亲对象,关系有那么点敏感,而她这回只想单纯公事公办。

    她踌躇几分钟,上了层淡淡的底妆,就拿起一叠刘茂叫她提前备好的文件出了门。

    刚走到玄关,恰好接到他的电话。

    他的声音听来有几分歉意:“阮小姐,不好意思,一会儿我这儿可能还有个朋友。”

    “有个朋友?”阮喻一时没理解,以为这是要放她鸽子。

    “就是上回跟你提过的,我们事务所的高伙,他人刚好在国内,说对知产这块很感兴趣,想参与到这次的案件中来。”

    阮喻松了口气。她以为什么大事呢。

    她说“没关系”,为打消他的顾虑,又笑说:“两位合伙人级别的律师一起参与,对我来说是好事啊。”

    “嗯……”刘茂沉吟起来。

    “怎么了?”

    那头干笑两声:“是这样,严格意义上讲,他没参加过国内司考,在这里不算律师。”

    哦,阮喻明白他为什么抱歉了。他是担心自己带了个“非专业”的同事,会叫她觉得失礼。

    不过听来确实奇怪。既然连国内的律师资格证都没有,那位“金主爸爸”是来看戏的吗?

    “你要是介意……”

    “没关系的。”阮喻立刻道。

    这事一看就明白,刘茂是处在比较为难的境地,要能随便撵走大佬,还用得着跟她来致歉吗?

    她当然没想叫他难做。

    “那我们稍后见。”

    “稍后见。”

    说定后,阮喻穿了鞋出去,临阖上门,回头瞄到白墙上的日历:5月11日。

    这日期嚼在嘴边莫名熟悉,她想了一路才记起是怎么回事。

    是她的日记本。

    当初在老家阁楼,翻开的那页日记,开场白就是:“五月十一日,天气晴。今天遇见许淮颂三次。”

    她人在出租车上,想到这里叹了口气。

    十年前的这天,满心满眼都是许淮颂,十年后的这天,又为了个因他而起的官司奔波忙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