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玄学祖宗在人间呼风唤雨 > 第73章 左大人老家发来的周年庆邀请
    说到这邢燃猛的一拍桌子,气势拿捏得很好!

    大鱼和台国建被吓得俱是一震!

    “你残害自己的亲生儿子,不光监护不力还故意杀人!你还有什么可辩驳的!”

    “我……”

    台国建神色松动,猛的闭眼:大师说过要死不承认,没人知道是他杀人的,他做得那么完美,任何线索都不可能成为指认他为凶手的直接证据!

    邢燃看着台国建闭眼不说话的样子,一声冷笑,拍了拍手掌,只见审讯室门开了,一位警员压着一个黄袍子男人走了进来。

    这次台国建时真的淡定不了了!

    他猛地站起身子,声音颤抖失去了原本的硬气,“大师?!您怎么来了!”

    黄袍男脸上火辣辣的疼,恶狠狠的瞪着台国建,想他正在和同行在道观吹嘘自己这次赚了大钱,没想到下一秒就被押进了警察局!

    原本他硬气的不配合,谁知道这个警官就跟土匪进村一样,不光把他吃饭的各种桃木剑符纸全烧了,还把他暴揍了一顿!

    这年头的警官怎么这么凶残!

    邢燃拿出符纸放在审讯桌上,又示意大鱼把道法讨论平台的符咒解说调出来,“你口里的大师已经承认卖给你的东西是这个了”

    “倒槐制木,染其香,祭三次,所杀人与物,俱无怨无魂”

    邢燃双手猛拍桌子,整个上半身往台国建的方向倾过去,目光灼灼逼视着,“台国建,你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你难道没有一丝后悔吗!”

    被抓住的黄袍男表情难看,那个警官告诉他,只要认罪态度好,说不定还能少判几年呢。

    所以他一开口就是劝台国建伏法的,“大兄弟认罪吧,警方都掌握所有的证据了,别挣扎了,说不定最后死刑能判成无期呢”

    到此,台国建最后的一丝心理防线塌了,“那东西就是个丧门星,他祸害了我这么多年,他是我生养的,我收回他的命又有何不可……”

    邢燃狠狠的暗松一口气,剩下的交给其他审讯人员了。

    大鱼跟着邢燃走出来,好奇的看着他手里的符纸,“邢队,你信这个东西吗?”

    “重点不是我信不信,是台国建信,并且据此犯罪,这就是挑战法律!”

    邢燃低垂着眼睑看着手里的符纸,他本身的情况就要求他除了信别无他法。

    不过对上大鱼的视线,他板正脸色,“这个案子告诉我们,封建迷信要不得!”

    大鱼猛点头,他家队长太帅了!

    “剩下的后续你们跟进,我有事先离开一下”

    邢燃一方面想跟左思说一下这个案子的结果,一方面,他心里还一直记挂着电话里的那声闷响!

    *

    左思也不知道自己躺在床上多久了,只知道天黑了又亮,直到她感觉胸口的疼痛渐渐麻木了她的四肢后,她才慢吞吞的从床上坐起来。

    “你到底为了什么要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左思一直在放空自己,突然听到了朝子符的声音。

    她缓慢的转头看过去,是印象里那张臭屁欠扁但蛮帅的一张脸,除了那头绿毛是真的丑。

    “来了?满命算到的然后求你过来的吧”左思淡淡的陈述着,“我死不了”

    朝子符看着左思这样没所谓的说话,心里就起了怒火,“谁他妈会担心你,我和果子精在地府待着开心呢,你最好早点死掉得了,那样果子精就不会天天找我问你怎么样了”

    你最好直接死掉,那样他就能知道四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不知情,为什么一夜之间所有兄弟畏畏缩缩的收敛了性子,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渐渐变成怨恨,没日没夜的折磨着他!

    如果真的是有什么他不能知道的、却关乎他们生死的事情,与其看到左思这样活着,他宁愿她直接死掉得了!

    左思轻笑,她知道朝子符是什么意思,“可惜啊,我怎么都死不了”

    “你要没事就回去吧”

    好不容易保住他一条命,牵扯多了说不定被地府里的老家伙怀疑上了,就得不偿失了。

    “不用你赶我自己会走”

    瞧着左思应该没什么事情了,偷偷松口气,从怀里掏出一张鎏金的黑色卡片。

    “明天是人间的中元节,今晚是地府一年一度的周年庆,”还是你苏醒过来的20年的纪念日。

    这句话朝子符没说出来,有心想问左思到底什么原因生病了,但是就是问不出口。

    左思接过,低声念着上面的字,周年庆啊。

    暗地里老东西不让她回去,但这应该是她能够光明正大回去的一次机会,毕竟她明面上还是地府所有鬼物的老祖宗呢。

    老祖宗参加地府的周年庆,很名正言顺。

    顺便回去打探一下那些老东西把她的秘密破解到哪种程度了。

    再顺便查查这朵花到底是什么,自从朝子寿以命换命救了她以后,就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