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第83章 甜七(三合一)
    测过方位之后,自然便是吉凶。

    当卦象停在代表“吉”的指向上时, 流光仙子和颜弈又是一阵叽叽咕咕。

    德高望重老爷爷稳坐钓鱼台, 不紧不慢地收起看家宝贝星盘, 慢悠悠道:“修炼嘛,消失十天半个月的根本不算事,没准安道友是突然有了什么机缘呢?”

    流光仙子不客气道:“你说机缘就机缘?”她复又道,“道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德高望重老爷爷摸了摸胡子,故作神秘:“不可说、不可说。”

    让我们把时间倒退到某人睡着后。

    龙宫的这张床是很早以前做好的, 床单用的自然不是现代工艺,而是用羽毛填充而成的, 至于是什么羽毛……安以源强烈怀疑是某种飞禽类妖怪的,没准因为这床被子,就秃了整个族群呢。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安以源睡得很沉。

    即使是早已预料到、且在心中预演了十几遍的摊牌过程,但真正发生的时候,到底还是比较费心力的,龙威这种东西貌似真的存在, 和心情不好的大七说话时,要用到的精力比想象中的多。

    而睡眠,无疑是补充体力、调整状态的优良选择。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安以源目前入睡的地方可说是地球上最安全的地方, 没有之一, 科学侧的最高成果比如核弹之类打不到, 修真侧的最强修士……作为龙族, 大七起码能越阶战一个大境界吧?

    不知睡了多久,青年醒来了。

    凉凉的、滑滑的,在这如气候如春的龙宫里,摸起来犹如丝绸、又比丝绸更吸附人手……

    很难形容那种感觉。

    安以源睁开眼睛。

    看到一片片硕大的白色鳞片,整齐地排列在眼前。

    “…………”

    缓冲几秒,将眼前看到的信息和思维对接,安以源眼前一亮,轻轻地、慢慢地把搁在自己胸腹的龙爪挪下,顺带摸了两把,迫不及待地翻身坐起,而后又站了起来。

    大床上,睡着一条龙。

    漂亮的白龙。

    世人有叶公好龙者,见到真龙反而吓尿,佛系青年显然不在此列。

    安以源眸光灼灼地打量着大七的原形。

    目测有近百米长,每一寸都完美地无可挑剔,从龙角到龙尾,再返回看到龙爪……五爪,长相十分标致——天知道他是怎么做出这个判断的。

    忍不住掏出留影玉简拍下这一幕,留待日后回味,安以源站了好一会儿,又坐了回去,看向龙头的位置。

    离自己睡觉的位置挺近。

    而且和他一样,大七用了岸上带来的枕头——他是一个,大七是一堆,大脑袋正埋在枕头堆里。

    安以源眼睛亮晶晶地匍匐过去。

    龙的相貌威严,无怪乎是被许多人内心尊为图腾的神话生物,从角到下颚,都充斥着一股令人敬畏的气息,和可爱完全沾不上边,但安以源注视良久,浮现在心里的念头却是:想养。

    很奇怪,明明平日他是沉迷于毛茸茸的,先前捞锦鲤是为了修炼就不说了,如今面对这条除了胡须其他地方都称不上有毛的龙,竟然还是想养……

    这莫非就是真爱?

    安以源能分辨出来,自己绝不是奔着对方的传说度和稀有度去的。

    仔细想想,在修炼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又能找什么样的伴侣呢?

    修炼中人,莫不讲究财、侣、法、地。

    其中“侣”指的是志同道合的同路人,师长、同门、道友都在其中,并不是指另一半的那种伴侣——通常被修士们称为道侣,要不上古时期上清宗和其他门派怎么会普遍光棍呢。

    但现在不是上古。

    在那时,一个小村子都有各种法宝,神仙长生之说深入人心,人人都知道被仙长收入门墙代表着什么……

    和处于末法时期的现今截然不同。

    安以源是修士,可安以源的父母、亲戚、朋友、同学、老师……都是凡人。

    而他还没有彻底斩断红尘的打算。

    所以,其实他还是需要一个伴侣的,不是吗?

    安以源目光柔和地看向白龙闭着的眼睛,伸出手,悄悄摸了一把龙须。

    没醒。

    非常好。

    接下来,他又伸手,摸了一把龙鼻。

    湿润的触感。

    难道和狗子一样,鼻子湿湿的代表健康?

    唔,再摸一下嘴巴好了。

    虽然没见过别的龙,但和影视剧里特效做的龙相比,大七的原形称得上眉清目秀。

    安以源这样想着,在摸完嘴巴后,见对方依然没醒——这样庞大的体型,一点小小的骚扰估计就像蚊子停了一下还没叮,根本引不起注意吧——丝毫不觉得把自己比作蚊子有哪里不对,佛系青年又侧着身子以一个高难度姿势摸了摸双角,为那奇异的触感流连,接着又把手探向了脖颈……

    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