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第73章 阴谋
    事情办完, 景樊很快离开。

    等到纪惜惜回过神来, 只能隐约望见天际那道御剑而去的身影。

    不行, 还没有问出大人的事情!

    好不容易找到那位大人的线索的。他肯定有那位大人的线索的。

    纪惜惜来不及踌躇,跺了跺脚,选择了跟随。

    悄悄的。

    或许是天赋的原因,在所有术法中, 纪惜惜学的最好也是最精的,是隐匿之术。

    只要不散发出敌意杀意的气息,无论是牡丹花的原形还是人形,纪惜惜都可以做到将生物对自己的注意降到最低,她有信心,除了那位将自己从封印中解救出来的、至今仍不知晓名字的大人, 其他人都不能识破她的隐匿。

    纪惜惜的内心之中,又浮现出那位大人的面貌, 那袭慵懒的红衣……

    脸蛋不由得热了起来。

    回想当初, 若不是有一手好厨艺, 也不会被大人留下, 那段在别墅里做点心的日子当真是她脱困以来最为快乐的时光了, 可惜好久不长,大人在某日突兀离开后再也没有回来,景樊也找不到踪迹, 罗素更是在报销无望后告辞。

    因大人聚集起来的几人, 也因其消失而迅速分崩离析。

    纪惜惜从没放弃找寻大人的下落。

    毕竟她的一颗心, 都系在对方身上了。

    如果说有谁知道大人在哪里, 那人一定是景樊。

    虽然气质迥异,但景樊和大人的面貌几乎完全相同,两人之间必定有某种极亲密的联系,比如亲生兄弟之类。

    然而光是国内,就有15亿人口,找到一个人何其艰难?

    尤其是没有登上户口本、也不需要搭乘交通工具、飞天遁地的修士。

    纪惜惜只能碰运气。

    纪惜惜迫切地希望修真界发生什么全民参与的大事,好去守株待兔,结果盼了几个月,等来了天庭碎片开启。纪惜惜怀着紧张激动的心情过去,隐在昆山默默观察来往行人,可那一次,她并没有发现什么。

    昆山是很大的,纪惜惜没能在第一时间守在正确的位置,和首批找准地方进入秘境的小七等人擦肩而过。

    况且,即使看见小七,在不知道心心念念的大人此时体型的情况下,她真的一眼能认出那是谁吗?

    纪惜惜也进入了秘境,而后,成为被游戏抛出的一员。

    无功而返,闷闷不乐。

    只能等待下次机会,或者说,碰运气了。

    万万没想到,随便在街上乱转,竟然能碰到景樊。

    白衣的剑修仍然那么冰山,问大人的消息不答,问大人的近况不说,嘴巴牢得很,说的东西都是些不痛不痒的。

    但他是唯一的线索了。

    纪惜惜小心地腾着云,跟在景樊身后,看着他一路飞入山野之中,进入一个洞穴。显然只住了一人的、布置凸显性冷淡风的山洞。

    简直了。

    现代社会有那么多凡人发明出来的方便的东西……

    搞不懂你们剑修。

    纪惜惜耐心地跟着景樊。

    对于修士而言,时间是很经得起消耗的。

    这日是个晴天,纪惜惜在微暖的阳光中变回原形,舒展漂亮的花瓣。

    景樊出门啦!

    纪惜惜转为人形,悄咪咪跟在其后,便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这予人冷硬坚毅之感的白衣剑修在空中某处停下,静静凝视着什么,周身蕴含的冰雪气息似乎都柔和了稍许。

    百炼钢成绕指柔。

    纪惜惜忽然想到这句话,心头一动:景樊在看什么?

    这个方位,这个朝向——

    他在看……人类?

    纪惜惜打量着那个站在阳台上的青年。

    介于两人实力相差无几,纪惜惜也不是感知体质,并不能一眼判断出青年的虚实,可但凡修士,总会有些鹤立鸡群之处,纪惜惜仔细观察这青年半晌,还是不能判断这人是否凡人。

    只能说,佛系之光太过浓郁了吧。

    没错,这位青年正是从法华寺回到家里的安以源。

    修士聚会终究避免不了讲法论道,萌新如安以源也不得不参与进去,三人行必有我师嘛,好歹他的功法来自上古,平时的感悟也不是不能给大伙一点启发。在学术讨论之后,安以源又走了一遍炼心路,这次带着满脑袋问题去,收获和前次又不一样。

    等到聚会完毕,时间已到1月初。

    惯例感谢秦宣,检查二黄体重顺便听听球球又会了哪些英语,安以源很快找回状态,准备休息几日就奔赴课堂。

    翘掉的课太多,再不补期末要扑街的= =

    在不作弊的情况下。

    其实以现在的术法水平来说,要达成“完美无缺的作弊”CG似乎并不困难……

    不过还是算了吧。

    自觉做出伟大决定的安以源来到阳台,让冷风吹荡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