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第69章 爬(第一更)
    瞬间, 安以源脑海里转过许多念头,在往常他肯定就绷不住了,但或许是刚刚领悟到了什么的缘故, 现在脸上的表情还很稳。

    修真竟然能提升演技!

    估计是因人而异吧, 无论怎么看小七的演技也很烂的样子……当然也可能是他其实并没有在演。后一个消息对现今还很柔弱、并且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很柔弱的佛系青年来说,可谓相当不友好。

    如果真的有那么长的时间可以度过的话。

    在现今风华正茂的年岁,安以源很难体会到死亡的恐怖,因此即使他多次试图把小七的威胁放在心上,假想对付是个大BOSS,仍然心有余而力不足。

    至于谈情说爱?

    不可能的,在没弄清楚武力值和动机面前是不可能的。

    相爱的双方起码要地位平等吧, 现在的情况是小七随时可以搞死他,这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现状, 还有心思去谈恋爱也是醉醉的。然而尽管很清醒地认知到这点,情感这种东西却还是难以控制。

    如果自己是游戏人物, 好感度列表里肯定有小七的名字,而且好感度是正数。

    唉,发愁。

    明明初见的时候差点被搜魂来着……那可是会把正常人变白痴的法术啊。

    思绪转动, 耗费的时间不过短短一瞬,安以源脸部肌肉动了动,作欣慰状:“小七,你长大了。”他话锋一转, “既然这样, 我们分开泡吧, 这个池子太小了,两个大人施展不开。”

    话毕,某人果断越过岩石,去了旁边。

    小七:“…………”

    新鲜出炉的少年收回望着青年背影的视线,看向自己所在的温泉池,有些困惑。

    施展不开的意思是——对方想游泳吗……

    此处应有说明。

    如果要概括安以源和小七,或者说离火和敖惊帆在爱情上的共同点,只能说他们都是凭实力单的身。

    前世的离火没什么说的,一心向道,大环境就是同门皆单身,偶尔出个结为道侣的都很稀奇;今生的安以源倒是生活在一个绝大多数人都步入婚姻的环境里,就算是不婚主义者也不排斥谈恋爱,哪怕是柏拉图呢,但安以源长到这么大,小的时候饱受不美满的父母摧残,心中种下了排斥的种子,其后又燃起了对佛道两教典籍的兴趣……

    很明显,他阅读的典籍里没有房中术相关。

    再来说说敖惊帆。

    作为龙族,传承记忆能够让他在蛋里就增长许多见识,更在意识到自身处境后采取措施,虽然最终失败,但仍然顺利出壳。只不过,那个时候,上古时期已然不在,上清宗变成了招摇山,但招摇山何尝有上清宗风华之万一?

    敖惊帆很快离开了招摇山。

    在接下来的旅途中,他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其中不乏惊才绝艳者,可和离火一比,似乎都黯然失色了。

    青年修士唇角赴死时的那一抹笑容,午夜梦回时常得见,成为了他的心魔——或者说,执念。

    他是我害死的。

    有个声音,在心底冷冷说道。

    即使在天劫之下离火的情况并不乐观,但说不定会有转机呢?何况,已然合道的离火即使真的过不去天劫,也当有机会送出元神,谋求投胎转世才对……他的同门们,可就在附近看着呢。

    若非自己……

    记忆是会美化的。

    日复一日的怀念中,离火的形象越来越完美,连玩笑时那怠懒的笑容,都带上了丝运筹帷幄的味道,在这样的影响下,难怪敖惊帆谁都看不上,那些投怀送抱的更是统统被拒绝,哀怨徘徊。

    敖惊帆不认为这是爱情。

    他只是觉得,自己找的伴,该是如离火那般的人上之人才行。

    或者找条龙也可以?

    在长时间的独身闯荡后,敖惊帆萌发了这个念头。然而当时,已没有除他之外的龙了,只有那许多有着龙族一丝血脉的妖,化龙的可能小得可怜的那种。

    敖惊帆在蹲守N条蛟度化龙劫失败后,逐渐失去了耐心。

    蛟:怎么办,有大妖怪在看我?他是不是想吃掉我?好紧张嘤道心不稳感觉这个劫要过不去了嘤嘤嘤。

    丝毫不知道自己对渡劫的蛟造成了多大阴影的敖·监考老师·惊帆将视线投向了鲤鱼。

    彼时妖族里还找得到龙鲤,这种有着真龙血脉的鲤鱼若是跃过龙门,便能化而为龙,而普通鲤鱼多半也有那么一丁点龙的血脉——龙嘛,说子子孙孙遍布世界是没错的,除了龙还有谁能生九个不一样的……

    这时候的敖惊帆有点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会给旁的妖带来多少影响,于是选择了伪装。

    十分彻底的那种。

    漫长的寿命让他有了挥霍的资本,也让他有了尝试更多道路的可能——焉知这样的经历,不会成为修真路上的一道风景?敖惊帆封印了自身的记忆,设定为遇到一定的危险时、或龙鲤度化龙劫时恢复,便化作一条鲤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