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第45章 布偶喵(三合一)
    醒来发现身边有人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安以源表示没有体验。

    睡在他旁边的既不是美女也不是帅哥, 而是一个小男孩, 况且是穿着衣服的……虽说这个年龄不穿衣服也没什么看头。

    总之, 没有香艳, 没有惊吓,只有反思。这么轻易地让别人上了床,以后要来个刺客什么的,自己岂不是简简单单就挂了?

    是时候想办法增强卧室的防御了。

    在这个晨雾弥漫的清晨, 安以源靠坐在床头,刷起师兄弟疑似发明家的边晓的朋友圈来。安以源看中了一个阵法、一款山寨法宝和一些零零散散的小东西。国庆买傀儡支出的一大笔钱, 用高科技产品搪塞过去了, 这次再花钱该怎么说呢?

    买概念车?

    价钱倒是好说, 可车呢?太容易穿帮了。

    安以源开始思考恋爱的可能性。

    对象不存在没关系,只要让爸爸相信对方存在就行, 然后花钱如流水就可以解释了,爱情嘛, 是没有道理的,追妹子花再多钱都是合理的,至于最后黯然分手大度地送出一波分手礼, 也很符合客观规律。

    完全没毛病。

    那么问题来了——

    上哪找个能配合的女友呢?

    分/身众多的流光仙子?再来个父子争一女?安以源可没忘记他爸跟人表白过。

    这是要断绝经济来源的节奏啊。

    其他人……

    还真没有合适的。

    慕容仙子根本不熟, 比较熟的都是男修。明和虽然外表风光霁月,内里却是个吃回扣大户, 这件事找他商量倒是有可能成, 但他是个黑户, 万一老爸去查了呢?颜弈……怎么看都是个未成年, 怕不是会被打断腿。

    与其找颜弈,不如就近找小七呢。

    安以源看向自带枕头和黄鸡睡衣的小男孩。

    听说古代所谓的自荐枕席,需要自己带着枕头到路边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十分钟后。

    安以源洗漱完毕,对着洗手台的镜子又抹了把脸,觉得今早的思维特别混乱。刚才想的都是些什么鬼,智商被偶像剧拉低了吗。

    回主卧,Get睡眼惺忪的小七一只。

    迷迷糊糊、将醒未醒的男孩滚来滚去不愿起床,在饲主的催促下不情不愿地应着,伸出双手。

    ……这是要他拉的意思?

    反正小七很轻,安以源从善如流地把人拉了起来,小七借着这个力道猛地起身,在饲主脸上啾了一下,睁大水汪汪的眼睛,甜甜道:“早安吻。”

    不是很理解把口水留在别人脸上有什么意义。

    安以源心如止水地点了点头,准备再洗把脸,方向是卫生间,小七乖乖地跟在后面。

    两人出来,在客厅里和早起的球球打了个招呼,在阳台见到了满脸写着丧的二黄。

    二黄:“喵。”

    有气无力。

    安以源揉了揉猫咪,“不舒服吗?”

    二黄看向封闭式猫厕所,声音无比沉重:“喵……”

    里面传来沙哑的回答:“嗷。”

    安以源&小七:“???”

    在询问之前,大橘走了出来。猫厕所门开的那一瞬,气味相当酸爽,尽管很快被阳台的风带走,但……安以源想到自己得清理猫砂,整个人都不太好。二黄拖着软绵绵的身体和大橘擦肩而过。

    安以源:“你们两个……”

    大橘满脸沧桑,神情复杂地看着小七:“吃坏了肚子。”

    安以源:“……”

    小七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作为黑暗料理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旧星砍号重来的那种,小七做菜的水准当然不可能达到正常的范畴,昨晚的菜色香味俱全,然而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那么短板在哪里呢?

    二黄和大橘身体力行地测试出了答案。

    “辛苦了。”安以源内心给两猫点了一排蜡烛,神情不由得也复杂起来,看向罪魁祸首,“你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小七天真脸,摇头。

    肠胃真强大。对于小七来说,只要味道好什么都无所谓吧……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百毒不侵?

    拉虚脱的二黄很想怼鱼,可惜真的虚脱了,叫声细细小小,只想趴着不动,别说跳了,连走都不愿意。整整一个上午,排毒总算彻底结束,安以源塞着鼻子换了干净的猫砂,严禁小七下厨。

    二黄对此有深重的执念,猫爪抓笔,在纸上歪歪扭扭写了“厨房重地小七免入”八个字,让主人贴在墙上。

    等到两猫从这场灾难里回过神来,已是三日后。

    这天,新闻铺天盖地都是警方破获大型拐卖儿童团伙的消息,行动已结束,不再需要保密,到处都是的报道在炒热事件引发民众关注的同时,也在呼唤被拐卖儿童的亲人来领回自己的孩子。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