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第39章 露馅(二合一)
    完球了。

    不, 还不到绝望的时候!

    二黄摆出端庄的坐姿,脊背的曲线令人联想到青花瓷瓶, 橘色的尾巴轻轻绕在前腿边, 整只猫优雅娴静极了。这是二黄从妈妈身上学到的经验, 在妈妈做了什么坏事的时候,只要做出这种姿态, 人们自然会把视线投向别的动物,认为是它们错了。

    然而它忽略了自己和妈妈的差异。

    对于聪明稳重的长尾巴来说, 这种表现是很正常的;可对于天真活泼的二黄来说……

    这恰恰是做贼心虚。

    安以源看着四小。

    一直在仓鼠笼里的球球自然是无辜的,即使出过笼子,以它的体型也不可能移动抱枕之类的“庞然大物”,首先排除。

    活动区域仅限浴缸的小七本来也可以排除:作为只能在水里行动的鲤鱼,它没有将客厅捣成一团乱的能力;但卫生间的地板不够干,有疑点,况且小七的真身是红孩儿,必须高看一眼, 暂时保留意见。

    二黄不用说了, 肯定是参与者或参与者之一;大橘不清楚,看它懒洋洋一副没醒的样子, 昨晚没准在通宵上网……

    猫爪虽然没有人手灵活, 努力努力还是大有可为的。

    作为一个富二代,宠物人手一台笔记本可是标配, 对其完全不感兴趣的球球除外。

    安以源叹了口气:“坦白从宽, 抗拒从严。主动说只扣一顿口粮, 要是等我自己查出来,就一周没有灵果吃。”

    二黄尾巴一动。

    小七吐着泡泡。

    如果说猫咪的忐忑神情还能透过其眼睛和毛脸看出一点来的话,鱼真的是完全看不出来,脸没表情眼睛又小……安以源的视线在三个嫌疑犯中来回打转,悠然道:“承认错误的转过身去,背对着我。”

    没谁转身。

    这是死扛到底的节奏?

    二黄默念“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一只柔弱的小猫咪”,念着念着自己都快信了;大橘事不关己地趴着,伸舌头舔爪子,眼中带着点兴味的光芒;球球趴在仓鼠笼底部的木屑中,窝成一个芒果布丁;小七淡定自若,偶尔吐一个泡泡。

    不错嘛。

    安以源没再说什么,直接前往第一案发现场。

    卫生间。

    判断很好做出,走在客厅里的时候,留心看地板,便可发现地上的灰尘不怎么连贯,明显是有些地方被抹过的节奏——合理推测这些地方之前沾了水,水从哪里来也好猜得很。

    大猫/小猫打扫卫生的样子难想象更难操作,这么说的话……

    安以源仔细检查了一遍卫生间。

    摸摸浴巾,带着湿气;电吹风倒是没有热气,但可能是时间久了散热完毕;浴缸里的水似乎干净了不少,像是刚刚换过;最重要的在于,笔记本坏了。

    根本无法启动。

    莫非浸过水?

    安以源差不多还原了事情的经过。

    当排除一切不可能之后,剩下的,无论多么神奇,那就是真相。

    安以源重新坐回沙发的时候,手里拿着报废的笔记本,“关键物证找到了。还不说吗?”

    二黄无辜脸。

    小七定力十足,不动如山。

    安以源都快气笑了,“再不说的话,除了一周没有灵果吃,还要写1000字以上的检讨。”等待十秒,安以源幽幽道:“二黄、小七,你们都不承认的话……也没关系。”反正他是认定了的。

    试了一下二黄的笔记本发现能用,安以源默默算着损失,看向冥顽不灵猫鱼组。

    小七不服:“是这只臭猫先撩我的!”

    二黄跟上:“喵!”

    安以源抱过体重随着形态改变、和别的虎斑猫一样重的大橘,手法娴熟地挠它的下巴,“它们俩打起来的时候,你在干嘛?”

    大橘舒服地眯起眼睛,“睡觉。”

    果然。

    就没个劝架的吗。

    安以源看向球球……算了,球球怕猫。

    被忽略的小七吐出一长串泡泡,二黄爪子动了动,想要跳进主人怀里又犹豫,安以源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安以源收拢表情板起脸,“二黄这次跳了水,不错,看来你其实是不怕水的,以后可以多洗洗澡。”

    二黄:“喵嗷!”

    安以源不为所动,打量着毛发柔顺……起码看起来柔顺的二黄,“湿身以后还能自己弄干,是把浴巾扯下来打了滚吧?还把毛都舔顺了,连头上都蹭顺了……看起来你对这个挺有心得。”

    二黄:“……喵~”

    视线转向小七,安以源就更想笑了,“恭喜我们家小七化形。修为三品了吧?我是第一次知道有人结丹化形之后还要隐瞒,隐瞒的原因是为了嫁祸这种小事的——这个新闻很适合登上八卦周刊。”

    小七强烈反对:“不要!”

    在饲主饶有兴味的注视下,小七不自在地扭了扭身体,吞吞吐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