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五仙教
    走路被围观,吃饭被围观,干什么都被围观。

    安以源叹气:“不能换身衣服吗?”

    唐昭坦然地张开双手,还转了个圈秀这一身制作精良的cos服,“你看看我全身上下,有能放衣服的地方吗?”

    安以源:“……”好想从储物手镯里掏出衣服扔他一脸。

    唐昭得意洋洋,偏还要摸着下巴作思索状:“其实也不能全怪我穿得少……换个人像我这样穿,可没有这种效果。”

    安以源:“……”

    知道你身材好行了吧。

    臭美。

    实际上,安以源现在的身材也不比唐昭差,但他完全没有暴露出这点的意思,和怕人发现不合逻辑之处无关,只是习惯低调。做一个简简单单的吃瓜群众多好,安以源可不想哪天变成被吃的瓜。

    吃完饭,唐昭想去酒吧。

    安以源没有反对。

    他们去的是一家气氛很舒缓的酒吧——唐昭带的路,明显是早打算来了,舞台上乐队正演奏着一首不知名的曲子,调子缠绵,穿着清凉的舞女围绕着主唱旋转,偶尔一个回眸一个弯腰,都是难言的诱惑。

    装潢看起来挺高档,里面的客人却不多,这多半意味着……

    消费很高。

    就是这么透过现象看本质。

    唐昭看着酒水单子,吹了声口哨,吸引了几个人的视线。和在场的客人相比,无论安以源还是唐昭的打扮都不那么合适,前者太过随意,后者又太风骚,白色长发和银色面具透着种格格不入。

    有同在柜台点单的客人低笑着道:“这可不是化装舞会啊。”

    客人的目光从唐昭身上划过,又落在安以源身上,眼睛亮了亮,“这位先生还是个学生吧?”

    青涩的气息,真是格外诱人。

    哪里不对。

    成为修士后更为灵敏的知觉提醒着这点,安以源环视全场,明明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安以源却觉得他们都在看着自己和唐昭。那是种专注的凝视,如果只是对新面孔的关注,也太过了些。

    在来的路上,安以源听过唐昭的介绍,说这家酒吧是许多人心中的天堂,每个常客都颜值逆天,如今一看,果然不是虚假广告。

    在坐的似乎都是古典美人,五官诠释着东方的精致和典雅,姿态中有种特别的风韵。他们喝的多是红酒,纤长的手指托着透明的玻璃杯,葡萄色的酒液在其中摇曳,再配上那在灯光下显出苍白的皮肤……不,不仅仅是灯光的原因。

    如果这是西方的话,安以源会想到土特产吸血鬼,可这儿明明是中州市……

    有趣。

    安以源笑了笑,没有搭理企图和他说话的客人,而是对着调酒师道:“我请全场。”安以源手腕一翻,一张黑卡从指间滑落,笑容不变,却因这黑卡的分量有了种居高临下的味道:“不会不允许吧?”

    容貌妖娆的调酒师神态恭敬,“您的愿望,必将实现。”

    安以源和唐昭坐在角落里,酒保很快端上了他们点的单,两杯颜色艳丽的鸡尾酒。

    美得如同艺术。

    唐昭心怀赞叹地欣赏片刻,安以源却只是瞅了一眼,就没任何反应。

    黑卡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

    尽管到2037年,已有不少公司发行黑卡,它的神秘和高贵也被稀释,但只要回顾最初的黑卡——全称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便可以知道这小小的卡片到底蕴含着怎样的能量。

    该卡定位于顶级群体,无额度上限,持卡人多为各国政要、亿万富豪及社会名流,并由美国运通邀请办理,不接受办卡申请。持卡人可享受全球最顶级的会员专属礼遇、权益和服务。

    而服务的宗旨是:无论持卡人身在何处,其任何要求均会得到即时响应与协助实现——手中持有黑卡不但代表着持卡人的身份既富且贵,很多时候还意味着拥有让世界各地的人为其服务的权利:即使持卡人想上天下海,只要是地球人能办到的事情,运通公司都会尽可能满足。

    含金量百分之一千的装逼利器。

    安以源手上的当然不是主卡,而是安父所持的主卡的副卡,作为顶级富二代之一,他没见过的场面,实在太少了。

    唐昭胳膊撞了撞小伙伴,调侃道:“看不出来啊,土豪。包养我怎么样?”

    安以源正挡着手机屏幕在网站查这个酒吧,闻言淡定回答:“好啊,先叫一声爸爸来听听。”

    唐昭:“……”

    半晌,查完了东西的安以源看向唐昭,睁大了眼睛,“不是吧,连声爸爸都叫不出口?我看你游戏截图……”

    唐昭表示:“不一样,那是打字。”

    安以源稀奇地看着印象中没多少节操的基友,“你脸有点红。”

    唐昭秒接:“错觉。”

    为了转移话题,唐昭一本正经地观看起舞台的表演来,边看边小声道:“这儿到底哪里不对劲?”默认了这儿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