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宠物成三
    安以源吃完早饭回来,刚刚踏进寝室,脚下就是一滑。

    来了个标准的一字马。

    修士的身体果然柔韧。

    “……”

    地上为什么这么多水?!用膝盖想也知道是谁干的……安以源慢吞吞把腿收回来站好,气沉丹田:“二黄!”

    没有回应,但卫生间传来的声音指明了它的所在。

    安以源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

    卫生间的布置与星级酒店相似,内里有个玻璃小浴房,浴房外的横栏搭着宽大的浴巾,不远处是养着小锦鲤的浴缸……此时浴缸的水位肉眼可见下降了一截,浴巾凌乱铺在瓷砖地面,似乎有什么在上面滚过,小锦鲤游来游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小橘猫则全身乱毛蹲在浴缸旁,见主人来了,蹭过来咪呜咪呜地叫。

    安以源面无表情地拒绝了它。

    猫毛半湿半干,一撮撮炸着,头毛是湿的,他可没有牺牲裤脚的意思。

    安以源小心地走进满是水迹的卫生间——着重注意不劈叉,把二黄拎起来放在洗手台上,面朝镜子。

    二黄:“!!!”

    这个丑家伙是谁?!

    似乎看出二黄所想,安以源慢悠悠道:“你啊。”

    他不轻不重地在小橘猫头上打了几下以示惩戒,口头批评教育一番,见二黄耷拉着耳朵好似在反省,这才用毛巾擦干了猫咪,把它放到卧室去。

    搞定一半。

    至于另一半……无论怎么想锦鲤都是纯粹的受害者,毕竟它只能在水里活动,又不会叫,在生物链中处于猫的下端,按照常理不会是先挑衅的那个。安以源用灵果安抚了这位新成员,诚恳地道了歉。

    应该能听懂……吧?

    安以源试图从锦鲤的表情中得到线索,可鱼的表情就是没有表情,只能放弃。

    处理好家庭小纠纷,弄干二黄搞得到处都是的水,安以源瞅了一眼在窗边晒太阳的二黄,出门了。

    昨晚的修炼可谓一日千里,梦中星空点亮了新的星星——或许是锦鲤内心并未认主的原因,星星所构成的图案模糊不清,看不出鱼的模样。可即使如此,也甩了二黄带来的加成八条街……这什么原理?

    物种不同?小锦鲤早成精了?鲤鱼可以跃龙门?

    信息太少,安以源想不清楚,便很快把这个搁到一边,决定勤快一点,继续去搜寻新诞生的灵兽。

    这种捡漏的时机,可是六十年才出现一次。

    “喵?”

    围观主人每日早出晚归的二黄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直到第七日晚,把周边宠物市场全都犁了一遍的安以源提着个笼子回来。

    二黄立即凑过来看,猫脸都贴了上来。

    双层笼子里有一只小仓鼠,皮毛是淡淡的黄,看起来暖融融的,背部一条细细的线是颜色稍深的橘黄,毛色很纯——这是加卡利亚仓鼠的一种,被称为布丁鼠。布丁鼠一双乌溜溜的眼睛转着,和二黄四目相对,看不出一点惧怕。

    “这是新伙伴球球,要好好相处哦。”

    “喵。”

    安以源在房间角落支了个小桌子把仓鼠笼放上去,加好食和水,正想着这仓鼠胆子挺大,就听到凄厉的嚎叫——

    “吱吱吱吱吱!”

    惊恐而尖锐。

    安以源:“……”

    刚刚二黄凑得那么近不叫,现在都离着两米远了……反射弧这么长的吗?!

    假设之后是求证,安以源试了几次,不得不承认球球的思维动作总是慢半拍。虽然想不通如此迟钝的仓鼠为什么会在一群敏捷的同类中脱颖而出成为灵兽,但事实就在眼前,安以源很快放下纠结,递给球球一块菠萝干。

    球球人立而起,两只前爪接过捧着啃起来。

    仓鼠的食谱非常广,人吃的东西都爱吃,人不吃的某些东西也爱吃,还是挺好养的。

    “吱吱吱吱吱!”

    ……在不和一只猫同屋的情况下。

    安以源托着下巴想了想,把仓鼠放到卫生间,并锁上了卫生间门,隔离了猫和鼠鱼。相安无事两天后,安以源在第三天发现了无精打采的球球,之后侦探·安以源认真观察,在卫生间地板上捡到了白色/猫毛。

    发现犯人。

    不,犯猫。

    橘猫不一定全身橘色,二黄是只自带白围巾手套的猫咪。

    居然无师自通学会开门了吗……

    安以源心情复杂,又是无语又是自豪,当他把近日养宠动态发到q/q空间的时候,引发了一轮点赞,然后被一个网友逮住。

    此生无悔入唐门:在?

    此生无悔入唐门:我国庆要去中州,面个基呗?

    诚实可靠小郎君:国庆不在。

    安以源不准备旅游,但修真界在十一有大型庆典这样的热闹可凑,他已经和颜弈约好同去,自然不会失约。

    此生无悔入唐门:哪天在?我可以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