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帝流浆(第一更)
    中秋节,时在农历八月十五,又称月夕、秋节、仲秋节、八月节、八月会、追月节、玩月节、拜月节、女儿节或团圆节,虽说现代社会联络十分方便,可如果这天没有和家人在一起,到底会有遗憾。

    即便离婚手续很快就要办完,安父安母依然答应在山林市的家里度过这个中秋节,也算好聚好散。

    安以源本以为自己会感动的。

    可现状是内心毫无波动——

    果然,在日复一日的争吵和疏离之中,他对家庭的憧憬已消失得差不多了吗?

    安以源小学的时候,目睹父母争吵只会偷偷哭泣;而在初中时,被便利的信息社会催熟的孩子不解地问妈妈为何不离婚时,安母的回答是为了让儿子有个完整的家。可实际上,这样的家,完整也没有意义啊。

    当时的安以源甚至想父母离婚了跟着外婆住会更好,小小的村庄里有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表姐,还有猫狗鸡鸭,一望无际的农田,追打嬉闹的声音里没有任何烦恼的影子。

    可父亲的说法是另一种。

    当被问及为何不离婚时,安父没有把儿子当做一个小孩来哄,也没有打感情牌,而是把一切都摊开来讲,包括公司、股份、夫妻共有财产,合则两利分则两害的现状……那时的安以源似懂非懂,却对安父有了更多的尊重。

    时至今日,父母之间的问题安以源早已看清楚,母亲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生理和心理都归属对方;而作为一个常年在外跑生意的成年男人,父亲有需求时不会拒绝那些凑上来的女人,他把性和爱分得很开,自认为已对得起妻子,可母亲却不能接受。

    矛盾一直累积着,等待爆发。

    “喵?”

    二黄奇怪地看着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主人,赶忙伸爪子推了推。

    安以源发呆中。

    “喵!”

    二黄急了,跳到安以源肩膀、又跳到头上,这样的大动静总算惊醒了沉浸往事的某人,安以源动了动,把猫从头上抱下来,“怎么了?”

    “喵~”

    声音中竟有些撒娇的味道。

    安以源眨了眨眼,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状态……“你不会是以为我挂了吧?”据说铲屎官洗澡的时候,怕水的猫经常会偷看,以己度人担心其溺死;难道刚才自己发呆太久,二黄担心出事?

    被自己的脑补说服的安以源撸了几把小猫,特别想奖励它猫零食,不过二黄还太小了,这时候吃零食不好。

    只能顺毛补偿了。

    挠着小猫下巴直到它眯起眼睛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安以源才重新按亮了电脑屏幕,看着上面的视频。

    同为商二代的一个朋友发来的链接,点开链接是一个往期直播视频,在看到直播间名字是“流光的直播间”时安以源还没觉得有什么,等到点开视频看到主人公后——

    画风何其穿越。

    竟然是流光仙子本人!

    倒回去看直播间的注册时间,恰好在动物园见面之后,不用说那个勾起流光仙子直播心思的恐怕就是安以源本源了;更惨烈的是,这个显然有某种特别之处的视频播放5分钟后,安父出现在屏幕中,并向流光仙子表白了……白了……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好歹先搭讪循序渐进好吗?!

    安以源泪流满面,看看当时直播的时间是自己上次回家之前就知道事情大条——那时候自家爸妈妥妥还存在婚姻关系,虽然名存实亡手续都在办了但妈妈绝对会计较……安以源心累之余开始思考妈妈知道这件事后的反应,想着想着就不小心开始回忆过往,这才有了刚才发呆的那一幕。

    说曹操曹操到。

    安母的电话来了。

    安以源接起,很有经验地把手机放远了些,然而如今的听力不同往昔,安以源被迫全盘接收了母亲的怨念,然后第一千零一次沉稳背诵:“莫生气,你若气死谁如意……况且伤神又费力……”

    “……”熟悉的无力感涌上心头,安母的声音恢复了正常的大小和频率,疲惫道,“以源,妈妈打算改签机票,中秋那天,应该不在国内了。”

    “嗯。玩得开心。”

    电话挂断。

    老是被妈妈喊一元/源子/圆圆,突然听到她正儿八经喊自己名字,真有点不习惯。

    安母这么大的动态安父自然清楚,把前妻气走了他也暂时没脸见儿子,于是事情演变到最后,成了安以源一个人在山林市的家里过中秋。

    佣人都已辞退。

    诺大的别墅里,只剩下安以源一个人。

    这倒不是安以源有什么享受孤独的情怀,而是因为在中州大学,有些事情不好操作。

    今晚,是帝流浆之夜。

    除了天生的妖怪种族和人类之外,草木动物想要成妖,必须接受月光的馈赠。每一甲子年中,有唯一一次特殊的月光,在这一天的月光中,含有珍贵无比的“帝流浆”。草木动物接受了它,才能拥有思维,脱胎换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