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BOSS被克二回(第二更)
    阅读书本的顺序,是从前往后;阅读记忆的顺序,则是从后往前。

    越靠近现在的时间,记忆越清晰,越浮于水面;更为久远的时光,隐没在水面之下,阅读需要花费更大的力气,给原主造成的影响也就格外深重,轻则失忆,重则变得痴傻,如同行尸走肉。

    于安以源来说,可谓生死关头。

    可惜,作为一个萌新,他是毫无反抗之力的——

    真的吗?

    红衣男人很轻易地接触到了表层的记忆,安以源十天以来的经历,便在其中。

    宿舍收快递、喂猫;开车回学校、喂猫;小村庄上网、喂猫;九室山遇景樊,喂——不对,少了一段!“抓到你了。”红衣男人的眼眸愈发明亮,与之相对的是安以源额上的冷汗,少顷,童子带着眼前人搭乘飞剑的画面,浮现出来。

    和修士相关的记忆,向来较难窥探。牵涉到的修士越多、品级越高,难度会相应上涨。

    红衣男人观摩着童子和这人的对话。

    那个时候,还不是修士吗?

    可自己分明能感觉到对方此时一品的修为。

    安以源……吗?

    嫌疑愈发大了。

    巧合的时间和异常的晋升速度都是证据,红衣男人几乎要确定造成自身灵力流失的就是眼前之人了,但他还有一点不解:自己和这个人,究竟有什么联系?——换句话说:安以源的前世,是谁?

    童子和安以源进入了小洞天。

    全名“修士联盟综合中心”,简称“市集”,即使是没有登记过的修士,也知道这么个地方。

    里面的修士太多了。看不到清晰的画面。

    红衣男人想了想,放下手,带着几分嫌弃扬风吹走了安以源全身的汗珠,这才轻轻靠近了他。

    额头相触。

    意识相融。

    月色如水,洒在姿态亲密的两人身上,这画面看似妖娆,却如丛林深处绽放着的美丽花朵,不动声色间隐着难言的危险。而危险,有时也是美丽的一种。前世阵中安以源看到的内容无法阅读,红衣男人只得随着安以源在摊位之间行走,视线漫不经心地扫过待售的商品,陡然凝在玉龙挂件上。

    挂件上的龙栩栩如生,没有任何雕刻的痕迹,仿佛天生天养,但又没有修士能够发现它的奥妙,因而不受重视。

    直到安以源拿起它。

    宝光冲天。

    红衣男人怔在原地。

    良久,男人的唇角极轻、极慢地勾起一个弧度,神色似笑非笑,低喃近乎无声:“是你呀……”

    异变突生!

    忽有一股磅礴的力量自四面八方而至,汹涌淹没了男人融于他人脑海之中的意识!外界,安以源突然抬起手,紧紧环住另一个人的脊背肩膀固定他的身体令他不能逃脱,体内的某种存在贪婪地吸收着对方的灵力——

    不,这或许不叫吸收。

    如同一个u型管,两边的水位理应持平,当一方明显高过另一方时,水便会往低处流动……

    这样的流动持续了多久?

    安以源感知不到时间的长短,只知道依从直觉死死地抱住眼前的人,被停止的思考一齐涌上,令他眼冒金星,在红衣男人的耳畔大口大口喘气。

    月下相拥,很热情的姿态。

    这么努力想要自救吗?从突如其来的攻击中挣脱的红衣男人,意识一回归本体,便察觉到外界的情况。

    靠得太近,这次灵力是真的被吸走了很大一部分呢。

    粗暴程度比初次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且……竟然被反噬了。

    那种情况签订的契约,在转世之后居然还有效吗?

    红衣男人轻笑着,慢慢掰开安以源的手,在他耳边暧昧地吐息:“你的身体,迟早是我的。”往日没有做成的事,现今补上也来得及。

    “……哈?”

    知觉仿佛被无限拉长,待安以源的状态回归正常,无论是红孩儿还是红男子全都消失不见,只剩张扬和陈群峰昏迷在地,人事不知。安以源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没打999,用镜子软件借着月光勉强照了照自己,打理了一下形象。

    头发随便拨两下又是一个新(狗)潮(啃)的发型,皱巴巴的t恤换成储物手镯里的干净衣服,裤子鞋子没什么损失保持原样。

    嗯,及格。

    把自己的干净程度弄成和两个小伙伴差不多的样子——为此还特地背朝地躺了会,安以源这才假装刚醒去叫张扬和陈群峰,结果……叫不醒。安以源蹲着沉吟两秒,果断躺在他们身边,假装昏迷。

    人嘛,合群一点会活得比较轻松。

    前方500米。

    地上歪倒昏迷着十来个人,赫然是在安以源小队之前进入西岚路的队伍之一,在这些人前面,站着个身高190的男人,面相严肃到凶恶,手中持着把锋锐的剑,“何方妖道,竟对凡人下手?”

    与其对峙着的,正是白衣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