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返校
    8月25日。

    安以源把买好的宠物用品一个个搬上车,又轻柔地把二黄抱进去,准备回山林市的家——有爸妈的那个。

    “喵?”

    为了让小猫适应车内的环境,前两天安以源便让几只猫在车厢里玩耍,可惜它们不太喜欢这儿,新鲜劲一过就去折腾院子里盛宠不衰的柚子树了,对车厢再没半分关注。

    如今二黄也想跑走。

    “喵。”

    大猫跃入车内,爱怜地舔着它的孩子,喵喵叫着似乎在诉说着什么,二黄一双莹润的眼睛闪着懵懂的光,似懂非懂的样子。

    安以源突然多愁善感,不小心脑补了一堆喵星人之间感人肺腑的对话,连忙移开眼睛不去看,却又对上旺财一双黑幽幽的狗眼。

    “……”

    和大猫能清晰地意识到安以源要走好多天不同,狗子的模样似乎只以为他是要出门一会儿,晚上就会回来吃饭的那种。安以源望天:5岁了,这只狗还是这么……笨。外婆和宋瑶都在院子里,这几日外婆的记忆有好转的迹象,想来是灵果的功效,宋瑶也有此猜测,因而坚决不同意安以源把灵果全留下的决定,强硬地打包了一半放车上。

    “外婆,姐,我走了!”

    “一路平安。”

    保时捷开上泥土路。

    从后视镜里,安以源还能看到狗子的眼睛,温顺而湿润。

    唉。

    每日夜晚的修炼功课从未断绝,十日以来,安以源能够察觉到身体里有种气流流动,自身正在由凡人向着修士转变,另有一点,就是对动物越发亲近。这点好像是双向的。如果说外婆家的猫狗明显对安以源更为友好是灵果的缘故,鸡棚里的那些鸡又怎么说?

    以前安以源走近的时候,母鸡还好,那只精力旺盛到没治的大公鸡都会发疯一样“喔喔喔”飞起来做出要啄他的样子,现在居然不会了。

    简直受宠若惊好吗?!

    为印证心中猜测,安以源又去找了隔壁邻居那条陌生人一靠近院子就狂吠的狗,结果对方的好感度似乎一秒之中被刷满,看着安以源就摇起尾巴来,和以前判若两狗。如果不是那短了一截的尾巴,安以源都怀疑那是花色相同的另一条狗。

    什么情况?!

    安以源不是没试过白天修炼,可效果近乎于无——反正他是没感觉有什么用,于是便随波逐流地梦中修炼,这样一来,总计他只修了十个晚上,可这疗效也太立竿见影了吧?!

    分分钟都可以在村里打家劫……呸,投身动/宠物界了。

    安以源想起上清宗。

    这历经前世阵时看见的宗派在网站全无痕迹,可在前世的画面中又是如此大气澎湃绝非泯然于众的类型……以此推断,要么这是古时的门派,由于某种原因不再现于人前;要么这是上古的门派,早已在灵气衰微前离开了地球。

    上清。

    道教至高的三位,为太清境三教宗师混元皇帝太上老君道德天尊、玉清圣境无上开化首登盘古元始天尊、上清真境太卫玉晨道君灵宝天尊,若此上清为彼上清,那上清宗的来头可就大了。

    假设洪荒封神的说法是可信的,能取这样的门派名还不被打死,必然是名至实归,这样追溯下去,上清宗岂非和截教有关?

    莫非我前世是个ssr大佬?!

    安以源一时陷入脑洞不可自拔,然后又顺着这个设定深想了一下自己前世挂掉的原因……只希望是最普通的天劫,如果来个仇人/宿敌/魔头同时转世重生再续孽缘套餐……太豪华了承受不住。

    应该……不会吧?

    安以源强行遗忘了这天坑的假设。

    车已开上街,不能走神了。

    安以源放了首轻音乐调整心情。

    然后他就听到稚嫩的幼猫叫声,恰好和着曲子的节奏:“喵~喵喵喵~喵喵~”一个节拍都没错。

    红灯。安以源转头去看猫包里的二黄,对上双亮晶晶的猫眼。

    一只很有音乐天赋的小橘猫……可以的,很强势。

    从灵韵市到中州市有9个小时车程,没修炼前的安以源不能连续开这么久,需要中场休息,现在却觉得精力无损,可以一鼓作气开到目的地。当然,佛系青年仍然没有放弃休整时间,至少饭是要吃的。

    自己吃完,喂猫之余,安以源开始做一件一直想做的事情:给二黄改名。

    在外婆家的时候不好轻举妄动,现在到了自己的地盘,总算可以实践。安以源所求不多,不过是改成大黄而已,毕竟二黄这名字带个二,就像是二哈这称呼一样,给人一种未见先二的感觉。

    “从今天起,你就叫大黄了,懂吗?”

    “……”

    “来,大黄!”

    “……”

    “大黄?……听话就给你零食哦,大黄?”

    “……”

    二黄一脸懵,不知道这个人类在抽什么风,用一种“我就静静地看着你”的眼神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