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表姐相亲(第一更)
    8月18日,天气晴。

    简直废话,好像有哪天不是晴一样。

    桂鸿顶着日头走到约定的咖啡厅,坐在空调的冷气下,感觉终于得救。桂鸿长长舒了口气,用桌上的餐巾纸擦了擦汗,对着手机的镜子软件整理了一下头发,又从口袋里取出一个耳扣,对着左耳比了比。

    在只有一个耳扣的情况下,如果戴在右耳,没准会被误以为是gay的。——桂鸿虽然对这次的相亲对象不怎么满意,可也不想被女方认为是同性恋。

    桂鸿又想起女方的资料。

    25岁,初中语文老师,爸爸是个卖鱼的,妈妈是家庭主妇,身高体重长相在平均线以上,但昨天加微信以后刷她的朋友圈,里面要么是女权要么是男神,这样的老婆能要?不过,尽管不打算和女方发生什么,桂鸿还是来了。

    一方面能给热心牵线的亲戚一个交代,另一方面就是废物利用了。

    他准备直播。

    这年头很多人有兼职,桂鸿除了在私企打工外,还在一个直播网站做主播,每次直播的内容随机,得到的打赏一直不如何……直到他直播了自己相亲。虽然那次相亲的过程乏善可陈,收入却挺多,观众人数也翻三番,桂鸿尝到甜头,从此便走上了直播相亲的道路。

    当然,只针对那些他看不上的。

    如果想和女方有发展,这样就是作死了。

    桂鸿看着手中的耳扣。

    这其实是直播机的拍摄端,家里的接收端早已调整完毕,只等这边开启。

    此处应有注释。

    细心的看官可能已经注意到,本文发生的时间是2037年。6年前,“全方位摄像录音一体迷你机”被发明出来,因其能够全方位实时捕捉周围动态并无损传输的特性,被广泛用于真人秀节目,由于其“真实”的看点,传统的录播真人秀逐渐失去市场,到2036年,能够出头的真人秀,已全是直播。

    因此,“全方位摄像录音一体迷你机”也被简称为“直播机”。

    可能有人会恐慌:如果人人身上戴个直播机,我还有没有隐私了?

    或许正是基于这个考虑,直播机的价格居高不下,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真正能用它来直播的都是综艺节目,几乎没有单人的主播能这么干……土豪除外。另外,买直播机还要经过审核,这也是一道门槛。

    桂鸿手上的这个,还是走了他大伯的路子弄到的。

    如果不是前几次直播相亲的收入很不错,他也不会狠下心买了这个——用手机拍摄到底太不方便。

    直播机的外形呈现出四个小小的珍珠模样,三个透明的围着中间的黑色,黑色的是耳扣,扣在耳垂上启动后,配套的三个会被耳扣的磁性吸引,全方位拍摄周边景象并传输到设定好的接收端。

    约定的时间快要到了。桂鸿启动了直播机。

    安以源撑着把太阳伞,站在咖啡厅外暗中观察。

    第一次相亲当然没有带家属的道理,于是苦逼的安以源只能在外蹲等,假装自己是个纯路人——哪个纯路人会在这种天气出门cos雕像啊!

    想到这么多天吃的都是宋瑶做的饭,住的都是宋瑶打扫的房间,安以源只能认命。

    夜晚的修炼不是白费,安以源发现他的视力比以往要好很多,离远点照样能看清咖啡厅里的景象,于是默默地往荫处挪了挪。从毒区到安全区的过程不亚于一场重生,安以源神清气爽,又看向宋瑶和相亲男的座位。

    由于来的时间稍晚,安以源没有看见相亲男启动直播机的过程,可修士的视力到底优于常人,即便萌新也是如此,长久盯着目标,到底让安以源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飞?虽然是透明的,可视线看向褐色沙发时偶尔有的、隔着又一层玻璃的感受,让安以源最终确认了这些小东西的存在……路线还绕着相亲男。

    安以源看了一会,整个人都呵呵了。

    怕不是直播机?

    作为一个会看综艺的富二代,安以源对这玩意并不陌生,之所以花了一段时间确定,是因为有一点他没想到……居然会有人直播相亲?!真特么会玩。安以源怀着日狗的心情揣起手机找到了相亲男的直播间,嗯,房间名就叫“相亲直播”,很好找。

    不出意料,观众正在对宋瑶评头论足,看戏的姿态非常明显。

    好气。

    分分钟想买一堆水军骂人。

    要不直接人肉放信息?

    安以源控制住情绪,找了找主播以往的作品发现这还是个惯犯,只不过运气好,以前跟他相亲的妹子都不知道这人干的缺德事。至于遇到自己……这必须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想起今早因为晒不愿出门时,宋瑶说感觉这个相亲男哪里不对、坚持拉了他来陪,安以源不禁为宋瑶的睿智献上了膝盖。

    我姐果然火眼金睛。

    唉,世上渣男怎么就这么多呢。

    这般感叹着的安以源,已经暂时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