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开挂(第一更)
    沿着九室山脚的小路,往太阳落山的方向走上一刻钟,便能见到一个小村子。

    村民在宅基地建的房子堪比小洋房,屋前有院子,屋子多是三四层的高度,外层由白色的瓷砖覆盖,和着绿色的田地和草木,在夕阳的余晖下恰似一曲悠远的乡音。

    安以源的外婆家就在这里。安以源此时要回的,就是外婆家。

    作为一个学生,暑假来长辈家里住再正常不过,何况这儿比原本居住的山林市和大学所在的中州市要凉快得多——即使今天夏天比往年气温低,可夏天到底是夏天,凉也凉不到哪里去……仔细想想,气温降低不会是灵气复苏的原因吧?

    安以源边走边想,路上看到的风景都不带文字泡。

    这样才好,之前那种情况总给他一种误入二次元的感觉。

    转过几条泥土路,安以源还没踏进院门,外婆家的狗就摇着尾巴冲了过来,兴奋地围着他嗅来嗅去。

    “我回来了——”

    “还知道回来啊。”

    随着安以源的招呼,传来的是个扬高了的女声,一个和安以源有着几分相似的妹子站在纱窗门里,“赶紧吃饭,小心点别进了蚊子。”

    “来了。”

    这里介绍一下安以源外婆家的人员构成。

    外公和外婆有俩孩子,大儿子和小女儿,大儿子即安以源的舅舅,小女儿即安以源的妈妈。前两年外公去世,外婆就和儿子儿媳孙女住在一块。安以源的舅舅是承包鱼塘的,常年养草鱼甲鱼之类,应季节也会弄点莲藕莲蓬,这时候和舅妈一起跑货去了,于是屋子里只剩下表姐宋瑶和外婆,还有跑来蹭住的安以源。

    两个小辈都是独生的。

    对了,还有一条狗四只猫。

    “喵。”

    饭桌旁,大猫矜持地和安以源打了个招呼,三只小猫学着妈妈的样子,也都跟着“喵”了声,稚嫩的嗓音合在一起,萌得人心肝发颤。

    坐在饭桌旁的外婆偏着头看了会儿她的猫,突然道:“源子,你是要养二黄吧?”

    “是啊。”

    外婆的记性不太好,这件事她已不是第一次问了,而安以源的反应,仍然像第一次一样。

    “学校让养不?”

    “不闹出大动静就行。”

    外婆抬手摸向大猫,笑眯了眼睛,“那可好,二黄可乖啰。”

    摸错。

    年龄大了,外婆的眼睛也不太好。被外婆摸着的长尾巴放软了身子,仰头蹭了蹭主人的掌心,柔顺又乖巧。

    长尾巴是大猫的名字。

    与之相比,在桌边坐着的狗等骨头的叫旺财,大猫生的三只小猫按出生顺序和花色分别叫大黑二黄三花,老三的毛色是白上带着丁点黑和黄,典型的生着生着没墨了。

    至于猫狗的名字为何呈现三种风格也很简单,狗名是外公取的,大猫名是外婆取的,小猫名是舅舅取的……因此虽然没有一个名字是妈妈取的,但安以源仍坚定地认为自家老妈也是个起名废。

    你问他自己?

    这种伤心事不提了吧。

    吃完饭洗完碗,安以源和准备抱走的二黄培养了一会感情,早早洗澡睡觉了。

    尽管内心还惦记着某个网站,但这天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太丰富,安以源自觉十分需要休息养神——万万没想到,他连睡觉都没能闲着。

    梦境中,起初是一片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

    安以源曾经听说过小黑屋这种惩罚,在没有光没有时间没有交流的黑暗之中人很容易崩溃,可他到底没有试过,没想到在梦里体验了。好在安以源知道这是个梦——想想舅妈养的那只嗓音嘹亮的大公鸡每天早上5点雷打不动喊全家起床,就知道这个梦最多持续9小时。

    安以源内心十分淡定。

    等了不知多久,梦境里没有任何变化,安以源打了个呵欠,干脆躺下。

    脚下的……不是地面?

    天旋地转,安以源发现自己重新站了起来,周围出现了许多光点,这些光点似乎原本就存在,如今有了某种诱因,便伴着奇妙的韵律逐渐点亮,从远而近,如夜晚柔和的海浪涌上细软的白沙滩。

    视觉的盛宴。

    耳畔似有隐隐约约的丝竹之声,眼前骤然掠过种种异像:恍若遮天的飞鸟羽翼、云中探出的巨大鹰爪、水中闪闪发光的鳞片、山间优雅行走的奇兽……

    景生,景灭。

    弹指一刹间,有清朗带笑的男声在诵读:“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安以源当然读过《道德经》,对经典章节更是能够背诵,可在这个声音读来,熟悉的句子便有了种说不出的玄妙之感。朦胧中仿佛受到某种牵引,安以源盘膝而坐,闭目不语,只觉有股沉静宁和的气息洗刷着身体,灵台空明而澄澈。安以源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