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初见
    20岁以前,安以源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普通人,生活在一个普通的世界。可这个认知,在20岁这年被推翻了,源于他的一次真实经历。

    这天风和日丽,作为道教爱好者的安以源换了身道服——强调一下,虽然看了很多神话故事,但安以源仍是个无神论者——戴着相机,出门拍摄祖国的大好山河。

    现在是暑假。

    全球变暖的趋势下,今年的夏天竟然反常的比往年都要凉爽,专家各种发表意见,民众却不管那么多,只看今年旅游的人数,就知道大伙儿都去干嘛去了。

    安以源此时走的地方叫九室山,不是政府划分的旅游区,却也是个踏青的好选择,经常可见往来的游人。只想拍景不想拍人的安以源脚步一错,迈入了一条少有人知、人迹罕至的小路。

    嗯,一个人都没。

    正当安以源满意地找好位置,准备拍摄时,眼前突然一花。

    似乎有个小孩……在天上飞?

    一定是错觉。

    如此下了结论的安以源正要继续,就见那个孩子从天上飞了下来……飞了下来……

    “这位道兄,请问秦岭路怎么走?”

    “……”

    世界观,你不能死啊!

    安以源的内心尔康手。

    他很快回神。

    安以源这人有个优点,无论遇到怎样意外的情况,都能迅速冷静下来思考解决方案并付诸实施,类似尖叫质问这种在恐怖片里容易被炮灰的举动他是从来没有过的,于是在微不可察的迟疑后,安以源一脸淡(面)定(瘫)指了路。

    自从被n个朋友指出演技不佳后,安以源就另辟蹊径了,反正面瘫也是一种表情嘛。

    “谢谢道兄!”

    孩子这样说着,又飞走了。

    这时,安以源才有空梳理刚才发生的事情。

    与其说先前的是孩子,不如说是童子。

    对方看起来大概七、八岁,穿着身道服,头上一左一右扎了两个髻,形象看起来和电视剧里大道士身旁的小道童差不多,只是颜值要高得多,皮肤白皙粉嫩,换身衣服就是活生生的年画娃娃,非常符合老一辈的审美观。

    另外,童子脚下踩着一把险些被自己忽略的剑。

    飞剑?

    安以源联想到仙侠小说里出场率居高不下的某法宝,整个人有点不好,又看向自己的道服。

    作为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一天三顿饱、睡前洗个澡……的富二代,安以源不差钱,身上的道服自然相当不错,和香火旺盛的道观里的观主有得一拼,绝对不会出现任何让考据党找出破绽的细节,质量高得出奇。

    难道是衣服让人误会了?

    但自己是一头短毛啊。

    安以源望天。

    然后,安以源在天上看到了熟悉的风景——

    童子又飞了回来,落在地上,乌黑的大眼睛闪亮亮地看着他,清脆的声音带着些许不好意思,“道兄,你也是来做那个任务的吧?不如我们一起吧!”

    “……”

    八成可能,小家伙迷路了。

    “我叫颜弈,修为有三品,不会拖你后腿的!”

    “……”

    不,是我会拖你后腿啊!

    终究被自己的好奇心打败,安以源表示可以和颜弈过去看看——介于并不知道这位显然比自己强很多的童子修士的性格,安以源谨慎地没有戳穿对方需要人带路的情况,只说自己没有接任务,纯粹是来踏青的,但是凑个热闹也不错。

    颜弈:“我们不飞过去吗?”

    不会飞·安以源面不改色:“很近的。”

    实际要半小时。

    这段路自然不是沉默的,在交换了姓名后,为了不让颜弈问起诸如修为门派等根本答不上来的问题,安以源在连蒙带猜、多听少说地和颜弈聊了一些别的后,自然地将话题拐到了对方所说的任务上。

    近期灾难频频,多集中在山川河流,不是这座山塌了,就是那条河断流,甚至还有山石河道直接消失的案例,导致许多人或受伤或昏迷,好在无人死亡。媒体的猜测多半是当地的环境工程出了问题,以往安以源也这样想,现在才知道,这是一个修士干的。

    据颜弈所说,对方似乎在找寻什么,但弄出这样的动静是违反协议的,所以必须阻止。

    安以源有点懂这个设定了。

    “你怎么知道他会出现在这里?”

    说起这个,颜弈的小脸上满是骄傲:“师父算出来的!我师父算卦很厉害的!”

    “不知尊师是?”

    “德高望重老爷爷!”

    安以源有点懵,“这是……道号?”

    “嗯!”

    “……”

    道号怎么能这样子?!云中子、抱朴子、决明子这样的才是正确的画风啊道友!安以源感觉自己对修真界的一颗向往之心微微动摇,这样的道号和网名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