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二十九只纲吉
    野田是七釜户化学疗法中心的一个普通工作人员。

    要说他和这座楼的大多数人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是他即没有科研者们睿智的头脑,也没有“病人”们强大的异能力。

    作为黄金之王的下属成员之一,野田的能力在他强大的同僚们面前可以称得上是不值一提。

    但好在还能有一点用处,名为野田的男人翘着腿坐在满屋子的监控屏幕前想。然后他睁开眼,金色如熔浆般的液体在他眼中流动,偌大一个房间传达的来自这个中心的所有监控录像仿若数据一般汇入他的眼中。在这双眼下,这幢建筑的每一个角落都无法脱离他的监视。

    这便是可以说是整个黄金氏族最弱的男人的能力。

    不过确实算是鸡肋,他嗤笑一声,注意到盐津带来的小客人偷偷溜出了房间。

    小孩子的好奇心总是这么重,不过想到自己小时候也是皮得鸡飞狗跳,野田也能理解这个独自待了好一会的孩子。

    不过这里可不是能胡乱跑的地方哦,他想,准备通知在那附近巡逻的同僚们去把好奇心发作的小朋友带回去。

    在他低头去通知同僚们的时候,监控着整个中心的意识却发出了更为强烈的警报。

    他“看”向警报的来源,正是伪装成医院的中心门口。一群看起来就像是寻衅找事的混混们汇集在那里。

    若是普通的在街上游手好闲之徒门口的保安便足以把他们打发,能让这个虽然实力很弱见识却很广的黄金氏族成员提起警惕的,定然不是普通人。

    站在这群不良少年前方的是周防尊。

    第三王权者周防尊。

    野田不知道这位大人来意如何,但那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定然不止是就医或者参观这样简单。于是他紧盯着这群人,看到周防手上的火焰腾空而起,而控制着这几乎不是人类可以拥有的火焰的青年对着监控笑了出来。

    张扬而肆意地吞噬了这一处的监控。

    下一秒,整栋建筑之中警铃大作。

    ——

    沢田纲吉愕然于他眼前的事物。

    他的面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房间,四面全白,像极了某个强迫症的屋子。

    房屋边上摆放着各种不知用途的仪器,偶有滴滴叫着的昭示着自己正在工作当中。

    被这些仪器拱卫的是一个巨大的透明的类似于海洋馆的水族箱的圆柱。其内里装满了不知是水还是其他什么的液体,在这大概是某种仪器的东西之外,各种电子设备通过黑色的线连接着这个仪器。

    而在这仪器之中,一位宛如人偶的少女漂浮在其中。那些从外部而来的黑线穿越隔障,同样漂浮着连接到少女身上。

    纲吉记得她,他们曾经见过一面。在某个日光轻微的下午,小姑娘趴在蛋糕店之外,用一种渴望的眼神看着店内可说得上是花团锦簇的蛋糕们。

    后来一名女性急急从店内出来,急切而亲昵的呼喊的女孩的名字。

    安娜。

    而现在这个曾经被人珍重而爱惜地牵住的孩子被浸泡在不明液体之中,身上连接着黑色的线,像被当做了什么试验品,又像是待宰的羔羊。

    沢田纲吉很茫然,并且也很愤怒。

    他走近那个巨大的容器,整个密闭得像个罐子的容器让人无从下手,只有滴滴作响的仪器还能证明这个物事与外界有着联系。

    纲吉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受的将手放上这个容器,透过这层厚厚的玻璃怜惜地抚摸上内里小姑娘的脸颊。

    在手与仪器容器相接触的时候,这些日子常常在他耳边响起的声音又开始自己的自说自话了。

    “要成为王吗?”

    “成为王的话,不管是什么阻碍,都能打破哦。”

    ——

    御槌高志在将身边的人--包括盐津元在内的所有人打发去阻挡赤族的人之后只身前往栉名安娜的“房间”。

    说是房间,也不过是一个能睡觉的实验室。

    他将自己那张昭示着他中心总负责人的身份卡在地下刷过,直接向前走便是栉名安娜所在的地方。

    房门是普通的门。

    不同于来到这里的层层守卫,这一层楼反而采用的最为简单的防护装置。

    因为这里本就只为一个人所建造。

    而那个人无论怎样都不会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栉名安娜。

    他最成功的试验品。

    想到先前研究人员交给他的关于栉名安娜再次引起石板共鸣的报告,御槌不由拉出了一个微笑。

    他低头瞥了眼手下传来的关于战况的信息,赤之王已经带着他的手下进入到中心里面来。

    一面冷静地将上任青王的氏族支使出去阻拦最为暴力的王和他的手下,御槌一面淡定地打开了研究室的门。

    此时已经到了研究员们的午餐时间,所以房间中只有装着栉名安娜的仪器。

    御槌反手关上门,总觉得这个房间同以往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