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二十八只纲吉
    盐津元今日早起的原因在于一个电话。

    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这个通讯比他的闹铃更早响起。

    挂掉这个通讯后他同往常一样一丝不苟地起床。

    真是麻烦,他扣扣子的时候想,但他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人,拿一分钱做一分事。既然大老板每个月给他开了工资,那他偶尔起一个大早为老板办一点事也在分内。

    于是没有王暂时依附在黄金之王麾下的青之氏族早早起来,敲响了某个狭小房宅的门户。

    开门的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从里到外都只能说是普通的一个少年。他面目迷茫的询问

    就在盐津以为自己会被当做不明人士而被拒之门外的时候。这个普普通通甚至看来有些怯懦的少年淡定地握着门柄,用一种同黄金之王相当娴熟的语气询问。

    “他为什么不自己来见我呢?”

    为什么呢?

    那可是黄金之王哦(一声),好歹是石盘选中的七王之一哦,动动手指就能让全日本的经济720度大翻滚哦(一声)。被一个少年用淡定而不满的语气问为什么不亲自来见他。

    盐津元仔细思忖,而后谨慎地问道,“您知道那位大人的真实身份吗?”

    纲吉:有戏!

    他说:“当然,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比我们更加了解彼此呢?”

    屁咧,他连他老爹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哦豁,盐津元不动声色地想,这不会是黄金之王的私生子之类的人物吧?

    他忍不住又看了少年一眼。

    少年顶着一头软趴趴的棕发站在门前,是一副刚醒的足以激起大多数女性母爱的模样,和那位威严的黄金之王完全没有相似之处。

    也许这孩子更像母亲?盐津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暗自提醒自己不要想太多。

    一般人在揣测到自己上司不可说的秘密的时候大概会惶然无措或是欣喜若狂,前者会惧怕上司给自己穿小鞋,而后者则欣喜于自己能够给上司穿小鞋。

    但盐津元只是一个暂时在黄金之王手下打工的青族族人啊,所以他也只是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大人最近有一点忙,”他尽力委婉地说,“所以委托我们将您带过去。”

    “他总是很忙吗?”

    “是的。您知道,大人毕竟……”盐津话锋一转,“但是他确实是十分关心您的,这一点请务必相信。”

    毕竟天还没亮地就急吼吼的叫他起来接人。

    “哦,”沢田纲吉冷漠地回答。

    看来就是他那个混账老爹没错了。

    沢田纲吉还记得在意大利的时候,沢田家光每日的任务似乎只剩了陪他玩耍,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悠闲的样子。

    但当夜晚来临,叫嚷着小孩子要早点睡觉不然长不高把他塞进被窝的男人每每在半夜的时候偷偷溜进他的房间。而后男人轻轻俯下身,在他额前印上一个温润的痕迹。

    已经不会在有人靠近的时候熟睡的纲吉在男人走后坐起身来,鼻尖还残留着男人离去前疲惫的味道。第一个夜晚纲吉捂着额头发了很久的呆,而后再也没在夜晚家光离去后起来。

    盐津元看少年冷漠的脸色就知道自己对少年与黄金之王关系匪浅的这点猜测是对的。

    当然,私生子是不可能的,黄金之王那种人一辈子都不会有私生子的。

    暂且压下心中万千思绪,盐津便看见少年抬起头,软软糯糯地看着他询问:“啊诺,请问我能收拾一下再走吗?”

    他手上还拿着牙刷。

    “当然。”盐津微微欠身,一副眼观鼻鼻观口的模样。

    他就这样站在门口,幸是正值早晨家庭主妇们都出门采购了的时后,不然这样一个站在人家门口的成年男性少不了被指指点点一番。他斜眼瞥见屋内这位少年拿起一振刀剑轻稳地放入一个竹筒,背在身后走了出来。在他收回目光的时候,少年额间突然扑领出了两闪火焰,耀武扬威地蹭起来之后又赶紧收了回去。

    对着疑惑看过来的纲吉保持微笑的盐津元:心情复杂。

    纲吉不知道这位中年男人想了什么,只觉得从他带上三日月宗近再出门之后,男人的态度异常温和起来。

    盐津元只是躬了躬身,用一种温柔而诚恳的目光看向纲吉,“请吧,沢田……大人。”

    一路无话。

    盐津坐在前座开始盘算后面这位少年的身份。

    最先反应过来的私生子选项首先排除。就算如果真的是黄金之王的私生子,那也轮不到他一个打工的来迎接——黄金氏族的兔子们会撕了他吧。

    那这位少年会是什么身份呢?

    性情温软而坚定,身处陋巷而淡定自如。再加上手上那振刀,即使只是微微一瞥盐津也能看出那刀并非凡品。

    不是意外得到宝刀的幸运小鬼就是一个大人物。

    思索着的时候某个念头疯狂地在盐津元心中翻涌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