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十九只纲吉
    “你喜欢这振刀剑的话,家光会十分高兴的。 ”

    灯火的交相辉映下,那个老人这样说到。

    …

    空气仿佛在一瞬间凝滞了。

    因为timoteo弯着腰与他平视的缘故,纲吉不用仰头去看他。

    但也正因如此,那个老人眼中所透露出的善意与真挚才毫无阻隔地透过空气传达而来。

    然后少年纲吉别过了头,不去追问为什么家光会高兴,也不问timoteo究竟知道些什么,他只是捏紧了手上的三日月,一言不发。

    尴尬而沉默的气氛在这里蔓延开来。

    沢田家光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说不出哪里奇怪的尴尬场面。

    他的儿子抱住自己的刀剑别眼盯着地面,九代目弯着腰看他。

    察觉到纲吉的抗拒态度之后timoteo直起了身,他揉了揉别过脸的小孩的头发,侧身招呼不远处的家光过来。

    男人将自己手上的香草味冰淇淋递给纲吉,又挠着头嘟囔着“塞西尔医生真的会打死我的啊”把薄荷的递给timoteo。

    然后这个高高大大的男人就站在路中央看这一老一小开开心心地吃冰淇淋,那画面说是一对祖孙也不为过。

    有些刺眼。沢田家光想,然后不动声色地站到他们旁边去,把这副和谐的祖孙图变成祖孙三代图。)

    围观一会据说是为自己下一次活动赚经费的timoteo儿子手下组成的临时杂技团之后,纲吉挽着老人的手高高兴兴地再次钻进了街街巷巷。

    他们嗅着空气中传来的食物的香味窜进奇奇怪怪的店中,大多数时间吃到的都是物如其味的美妙食物,但也会遇到奇奇怪怪诸如芥末可乐味的奇怪馅饼这样的食物。偶尔两人也在小装饰品的摊位上留步,你挑我选一番后将据说是亚马逊热带雨林传来的野象的牙挂到家光脖子上。

    不得不被两人当置物架的家光到最后也彻底和身后的黑衣人们落到了一个待遇,跟在这对临时祖孙身后负责拎包买单。

    但人家好歹还有墨镜能挡挡前面两人散发的祖孙和谐之光。

    沢田家光靠着某家店的柜台等到被两人点好的饮品,一双眼说不出地幽怨的看着说说笑笑的二人。

    啊啊啊papa也想和纲吉亲亲近近的和奶茶啊!

    男人在内心深处扭动胡叫。

    然后他沉稳的端着两杯奶茶来到走累稍事休息的纲吉二人身边,恰巧听到timoteo开口——

    “如果纲君不相信的话,我们来打赌emm就赌家光到底知不知道纲君的班级怎么样?”

    然后老人侧过身来,一脸‘交给你了’地看向家光。

    “家光,可以吗?”

    被点到名的男人瞬间挺直了腰,虽然不知道前面九代目和纲吉说了什么,但直觉告诉他这个问题也许无比重要,因而这个男人嘴里像是报代码一样溜出了一串——

    “并盛小学六年a班学号27。”

    说完这串话之后他莫名小心地往几乎把整个人都蜷缩到沙发中的纲吉看去,少年没有他想象中的吃惊高兴到能够马上扑上来,只是抱着刚刚拿到手的奶茶,几乎把自己蜷成一团。为了增添梦幻气息而在店中悬挂的星状彩灯顶在他的上方,斜斜地摇晃着投下迷离的剪影。

    沢田家光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

    沢田纲吉焦躁着。

    他用回避的姿态将三日月的话题结束之后就开始陪这位据说常年公务缠身很难出来逛逛——尤其是夜市这种在晚上的东西——的老人。

    虽然身边没有传说中无比热爱逛街并且喜欢拎着他的女性长辈存在,但纲吉意外地对这种陪某人胡乱逛逛的事情毫无抵抗。

    也许是自己一个人很少出门逛街吧。

    他这样想着,偷偷吐槽这个两句话不离自家儿子的老爷爷简直就像上门促销一般的隔几句话都会提家光一句。

    沢田纲吉偷偷往后觑一眼,他的父亲正直而严肃的跟在后面,抱着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诸如印第安的巫蛊娃娃之类都改变不了这个男人身上的某种特质。

    往往他偷偷瞧家光的时候这个男人都会发现,然后那双疲惫而深沉的眼就会变得亮晶晶的,像是某种大型犬科动物。

    而身边的老头还在列举着家光某次偷偷翘班去日本看他的事。

    事实上沢田纲吉是真的想劝这位很大可能是沢田家光从哪个地方找到的托闭嘴的。

    但当这位老人提起“我家的孩子”怎么怎么样才附带一句家光的时候,那种温和得就像秋日温温腾腾的海水一般的感觉让纲吉无法说出哪怕一个字来打断这位父亲。

    但纲吉是真的不想知道沢田家光为他付出了多少,也不想知道他到底在在外有多努力。

    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干什么呢?他给自己说一个冷笑话,冷到真的让自己有些瑟缩。

    他小口啜着家光递过来的奶茶,看着男人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