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十六只纲吉
    “自我介绍完毕之后,那么,能请你去死吗?”

    笑眯眯的青年睁开眼,无尽的恶意喷涌着朝少年盖了过来。

    ——

    “总酱,吃饭了哦~”

    每日清晨名为[植屋]的宅邸都会传来女性温柔而明快的声音,同着此起彼伏欢快的鸟鸣一起传入某个房间。

    阿光同往常一样拉门进入弟弟的房间时看到自家弟弟半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的模样。

    “要做什么吗?”她急而稳地小步走到冲田总司边上,帮助他坐起身来。

    “不,没什么事,”冲田总司仰头询问他的长姐,“昨天……昨天来投宿的那两人是离开了吗?”

    “啊呀,好像是的啊,”阿光理了理头发,“刚才去看的时候他们似乎就已经走了……床铺也理得好好的……”

    “是吗?”

    “怎么了,总酱是有什么事情吗?”

    “啊,我早上同那位沢田君有过一段对话,他看起来像是很容易被骗的样子……让人有点担心啊,”做弟弟的沉思一下,似乎想揭过此页,“不管他们啦,说起来我今早又做了一个梦哦。”

    “诶~是什么呢?”做姐姐的也很配合的转移了注意力,一脸求知地看着弟弟。

    “我在梦里斩杀了一只黑猫哦,像以前那样,”他的手也挥舞着,做出挥动刀剑的动作,“唰唰两下,飞快的就把它斩杀了呢。”

    “哦呀哦呀,那真是很厉害了啊。”冲田光掩唇低低笑了起来,像是幼年每次听到弟弟的童言稚语一般捧着场。

    她从身边的小袋子中掏出两颗金平糖,放到已经瘦的不成样子的弟弟手中。

    “这是奖励。”

    姐姐说到。

    ——

    一般情况下,有人对你说请你去死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呢

    被吓得屁滚尿流还是一个巴掌糊过去

    沢田纲吉在名为白兰的青年说了“请你去死吧~”这样的话之后显而易见地陷入了沉默。

    他目光漂移,攥紧了手中那振天下最美之刃,然后有些呐呐地开口。

    “白兰先生你……莫非是中二病”

    ……

    他说出这话后场面一度尴尬。

    维持着伸手姿势的白兰兰同学不着痕迹地把手插回裤兜,试图以这个酷酷的姿势装作无事发生。

    “小纲吉真会开玩笑啊~”愣一会之后他笑起来,皮相的美都掩饰不了这个人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恶意。

    “不过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哦~”白兰捡起脚下的冲浪板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他一边简单地做着热身一边还不肯放弃,“如果小纲吉哪一天想死的话,请务必让我动手~”

    “哈,哈哈,”自觉失言的少年打着哈哈想要避过这个神奇的话题,挠着头发别过头。

    见状白兰也不多说什么,捞着他的冲浪板给纲吉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小纲吉刚回来吧”

    刚才还别扭着扭过头去的纲吉瞬间转过身来,不远处的白兰甚至能听到少年骨头的咔嚓声:“咦咦咦为什么你会……”

    “我闻到了同类的气息哟~”青年保持不动如山的状态,东张西望半天后丢下刚捡起来的冲浪板开始坐下来做拉伸。

    沢田纲吉一边默默吐槽着这个人和小学生一样的拉伸姿势,一边努力想他的言外之意。接触到青年眯成一条缝的眼时他脑中突然浮现了某个猜测,并极快的述之于口:“难、难道说白兰先生也……”

    左手掰右脚往同方向弯腰的青年嘿嘿嘿地使着力,偏过半张脸来回答少年的问题:“没错没错~在这种事情上我可是小纲吉你的前辈哟~”

    在做完这份拉伸后他从自己的小桌子上拿起一杯果汁喝一口,然后想起什么似的拿起旁边的一杯往纲吉的方向递了递,“小纲吉有什么问题的话都可以问我……啊,果汁要吗”

    “不,谢谢……那个,这究竟是……”

    “小纲吉觉得这算是什么呢?”青年看着纲吉,一副饶有兴味的模样让少年窘迫得额头上滴下两滴冷汗。

    “我觉得一定要形容的话是叫……穿越……是吗以前在漫画杂志上见到过  好像是这样叫的……”

    “哦哦就是那个吧!”白兰的脑袋边上仿佛点亮一个灯泡,“少年少女因为某物穿越时空拯救世界之类的读物,我家也有不少呢!”

    “哈、哈哈,是吗?”

    “豁啦,想什么x二国记啊犬夜x啊不是经常涉及到这种东西嘛~”

    [为什么你一个外国人比我这个日本人都清楚这些东西啊!]

    “当然是因为爱啊爱!”

    “……”

    “总,总之,就是那样的感觉啊……虽说我也没有改变历史拯救世界什么的,”纲吉低头搅动着手指,“但是那种情况确实是穿越了时间和空间了吧……”

    “嗯~是这样吗?”白兰只手撑着脸颊,“总之~就请愉悦地享受吧~把它当做异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