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 > 十四只纲吉
    “啊呀,这不是早上的沢田桑吗?”

    说这话的是早上刚认识的阿光,她似乎正是要出来收拾晾晒一天的衣物,手上拿着一个大大的木盆,维持着一个开门的姿势朝纲吉他们看过来。

    她拿着木盆走了过来,有些疑惑的询问,“现在还在这种地方逗留……是还没有找到夜晚歇息的地方吗?”

    早上主刀为了不给她添麻烦离开的事情似乎给这个平日谨慎的女性‘这两人是好人’的印象,于是她略微思索一下,然后开口挽留。

    “不介意的话,我家还有多余的房间可以供两位住一晚哦。”

    “啊,不用了阿光姐,”首先反应过来的是纲吉,付丧神与其说是没有反应过来不如说是一直在等待主君的指令,像保护神一般尽忠职守地站在少年身后。

    “但是现在还在外面的话说明沢田桑你们还没有找到住宿的地方吧。”阿光看起来忧心忡忡,“这段时间江户可不太好找地方住啊。”

    “咿 !真的为什么”

    来自纲吉的(被)惊吓三连似乎愉悦到了这位女性,她掩唇笑起来,然后才回答这可怜的外来人。

    “似乎是在追杀什么穷凶极恶之徒,所以现在夜晚大家都不愿意做生意了啊。”

    纲吉看了看天色又估量一下他和三日月走回去找到住宿的可能,当即蔫了下来。

    “如何,要来我家留宿吗?”笑眯眯的女性再次问到。

    “这样会不会给阿光姐添麻烦啊”纲吉挠着头,已经有了几分意动。

    “没关系没关系,我一直和弟弟一起居住,家中已经好久没来过客人了。”

    [这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吗?]

    沢田纲吉压制住某种强烈想吐槽什么的欲望,接受了女性的好意,“那么,就麻烦阿光姐了!”

    …

    由于已经用过晚餐的原因,沢田纲吉同三日月直接被阿光引到先前去过的侧屋。

    “这是专门用来接待客人的屋子,”她解释道,“因为弟弟半夜可能会咳嗽打扰到客人的缘故,距离我们的房间稍微有点远,如果有什么需要在门口呼喊我就是。”

    “啊,这种时候收留我们真是太麻烦您了。”

    [怎么可能半夜去麻烦一位相当于独居的女性啊……]

    阿光细细为纲吉指示了他们可能会用到的东西房间所在之处,两人客套一番后她便离开主刀二人的房间。

    她轻声向后屋走去,在那户门前侧耳细细听到没有弟弟的咳嗽声之后才走进去。

    “呐,阿姊,我听到有外人的声音哦。”乖巧的弟弟几乎是在她一进来目光就锁定住了她,然后询问道。

    “啊,是早上我跟你说过的主仆啦,我刚才遇见他们就决定收留他们住一晚上了。”她跪坐至青年身旁,“你的耳朵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灵啊……就像小狗狗一样。”

    “阿姊!”

    “害羞了吗?总酱~”

    “真是的,”做弟弟的企图转移话题,“阿姊跟我讲讲来的那两人怎么样”

    “诶”

    “因为总觉得……也许是我认识的人也说不定哦。”

    “……是吗?”阿光不置可否,当做给无法出门的弟弟解闷一般细细讲起了认识纲吉与三日月的前因后果。

    不论如何,姐弟秉烛夜话的时间开始了。

    …

    月亮高悬的时候纲吉依旧没有睡着。

    他在床榻上翻来覆去,一股从未有过的焦慌充斥在心间怎么也驱散不开。

    他坐起身来,毫无意外地看见付丧神正端坐在一旁。他重新换上了自己的出阵服,金色的发饰松松垮垮的压在发上,随着主人的动作摇摇欲坠。

    身边的付丧神“我吵到三日月了吗”他有些羞稔地挠着脸颊问。

    “不,”蓝发的付丧神闻言一声轻笑,“刀剑本就不需要睡眠,即使有了这人形之身,老爷爷我也还是刀剑哦。”

    “欸~是这样的吗那岂不是很方便。”熬夜打游戏看小说什么的。

    “主君是有什么烦心事吗?”三日月看出了主君的小心思,但也不去戳破,“不如说出来让老爷爷看看能不能帮您解决吧。”

    “呀,其实也没有什么事的。”少年习惯性地挠挠脸颊,又重新把自己塞回被窝。

    一时寂静无话。

    “那个啊,三日月君……”从白色被窝中传来少年主君闷闷的声音。

    “是,我在。”

    三日月宗近跪坐在纲吉身旁,表情不变地带着微笑准备充当少年主君的心灵垃圾桶。

    “其实最近我总觉得会错过什么事。”

    “但是到底是什么事呢……我不知道。”

    “但是,自己正在失去什么东西是我唯一能够肯定的,但是又因为不知道失去了什么而感到惶恐。”

    “我到底……”

    在他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咳嗽的声音。那连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