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你曾是我唯一 > 第148章 你是我唯一
    .

    一场急风骤雨的情事火热开战,两人从床上战到浴室,再回转房间,直到精疲力竭才算完事。

    易诗雨躺在何义怀里,浑身都透着股被人宠爱后娇懒妩媚的风情,眉眼如丝,纤纤细指在男人胸膛上画着圈。

    “阿义,你说过的,为我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那有人欺负我了,你管不管?”易诗雨声娇体软,用脸蹭着何义的胸膛撒着娇说道。

    何义被她勾得再次心猿意马,浑身血液迅速的往下冲,在薄被下面支起高高的帐篷,耐何力不从心,只能把她作乱的手握在大掌里,吻了吻。

    “管啊,敢招惹我的女人,他妈的找死。你说,那人是谁?”

    易诗雨满意的笑了,支起身子,在他脸上狠狠一吻,“叶安楠!”

    何义闻言,眉头一皱,恨恨的说:“上次的账还没跟她算呢,她又怎么着你了?”

    “怎么招的,暂时不管。但这次,我要她死!”易诗雨阴冷的说道。

    何义面色一凝,坐起了身,歪着脑袋看了眼一上床就跟妖精似的易诗雨,“你想怎么做?”

    易诗雨笑得冷意森森,“你手里不是有个工地在招标吗?正好,烈阳集团也是做这个的,不防交给他们试试?”s3;

    何义看着易诗雨若有所思,半晌没出声,带着指套的右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她光洁水润的脊背,像在安抚吃饱喝足,赖主人怀里的小懒猫。

    “你想收拾她,直接用我的公司去,是不是太明目张胆了些?”

    他和池逸辰有断指之仇,这仇,归根结底是因为叶安楠造成的,所以叶安楠也算他的间接仇人。

    这件事,在他们这个圈子里,传得大家心知肚明。

    他何义向来是个有仇报仇的主,没找叶安楠算账已经算她幸运了,还大张旗鼓的把工程交给有叶安楠在的烈阳集团。

    谁又都不傻,会看不出这里面有猫腻?!

    何义不知道易诗雨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

    “怎么,你怕了?”易诗雨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唇角懒懒的擒着抹娇艳而挑衅的笑意。

    “你让我想想。”

    何义的犹疑让易诗雨不满意了。

    她冷哼一声,“刚才还说得信誓旦旦的要帮我,结果这么件小事都畏手畏脚,还成什么大事。”

    “哎,诗雨,我这哪里是不帮你,只是在想更加两全的方法。你这法子虽好,却太过直接了。你想收拾她,咱们总得有个万无一失的方案吧,而且事后,让人查不到咱头上不是?!”

    易诗雨将信将疑,“真的?”

    何义将她再度拉进怀里,腻歪起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来,现在先不说这事,我们聊聊其它。”

    “聊什……”

    易诗雨话还未说完,就被何义封住了嘴,吻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你点了火,怎么也得负责灭吧。”

    说着,何义掀掉了被子,翻身就将易诗雨压进床里,抬起她白玉般水嫩的腿,直接冲了进去……

    易诗雨被他顶得受不住,尖叫一浪高过一浪,破碎的声音断断续续自她嘴里吐出,“套……戴套……”

    糖糖要池逸辰现在

    就教叶安楠游泳。

    池逸辰对此,不置可否,可愁苦了叶安楠,绞尽脑汁的哄女儿回房睡觉。

    糖糖不情不愿,叶安楠便说,“今天已经太晚了,我们明天再开始学游泳好不好?妈妈今天太困了。”

    糖糖一听,立即关心的问:“妈妈很累吗?”

    叶安楠内疚不已,明明说好不骗女儿的,结果又……

    哎,真是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来圆。

    叶安楠装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嗯,想睡觉。”

    糖糖心疼了,拽着妈妈柔软的手指不再坚持 ,“那我们回去睡觉吧,让爸爸明天教你。”

    “好。”叶安楠立即笑眯眯的应,得意的瞄了池逸辰一眼,生怕女儿反悔,抱起她就往屋里走去。

    一家三口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糖糖窝在池逸辰身畔,要听他讲故事。

    池逸辰好看的浓眉微微一蹙,谈合作签订单什么的,都难不到他,可要把个故事读得精彩好听……的确为难了。s3;

    “让妈妈给糖糖讲好不好?”池逸辰问女儿。

    糖糖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摇头,“爸爸讲。”

    妈妈都给她讲了许多故事了,爸爸才讲过一个。

    而且爸爸讲故事的时候,特别帅,糖糖喜欢这种感觉。

    叶安楠佯装着研究新手机,唇角悄无声息的勾起抹看笑话的弧度。

    小公主要求了,池逸辰无法拒绝。

    他睨了眼另一侧的叶安楠,淡漠又霸道的说:“以后有孩子的地方,不能玩手机。”

    糖糖随着爸爸的话歪过脑袋来看妈妈。

    叶安楠赶紧收起手机,缩进被窝,“来,糖糖,妈妈拍着你睡,爸爸要给你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