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你曾是我唯一 > 第104章 你是我唯一
    .

    叶安楠呼吸一窒,泪水再度滚落。

    她有选择的权力吗?

    “好。你把电话给糖糖。”她压下泪意,哑声回答。

    池逸辰冷沉的面色在走入病房那刻如春风化雨般消散开来,换成了满满的柔善。

    “糖糖,妈妈电话。”

    糖糖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坐在病床上,目光期待地看向门口,期待着妈妈跟在爸爸身后出现。

    结果没人,只等到了通电话。

    她瞬间委屈得不行,豆大的泪珠子又滚了出来。

    池逸辰看着,心疼极了,却也什么安慰的话都没说,直接把电话放在她耳畔。

    叶安楠温柔又低哑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糖糖……”s3;

    “妈妈……”糖糖哇地一声,就大哭起来。

    池逸辰眉头不自觉地紧紧拧在了一起。

    “糖糖不哭,糖糖……糖糖,你听妈妈说好不好?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让糖糖不安了。妈妈对不起你。糖糖,不哭了好不好?”

    叶安楠听着孩子的哭声,心口就像打番了一整瓶醋,酸软成一片,疼得呼吸都上不来了。

    她死死地捂着嘴,努力压抑着,不让自己哽咽出声。

    “糖糖乖,不哭了好不好?”叶安楠的声音带着哭泣的颤抖。

    糖糖只顾着伤心,没听出来。

    叶安楠自己却心惊胆颤。

    她狠狠地吸着气,努力平稳下自己颤抖带泣的声音。

    “妈妈……妈妈失言了,答应了要陪糖糖吃饭的,结果到现在都没来得及赶过去。等过几天,妈妈一定补偿糖糖好不好?妈妈临时有紧急事情,要去出差几天。糖糖很勇敢的对不对?等妈妈回来,妈妈给你带很多好吃的好玩的……”

    叶安楠柔柔地哄着,泪水无声地落下,一滴两滴,湿了面颊湿了心。

    可她却不能停下,她的孩子还在哭,还在不安着。

    夜色寂寂,景烈站在几步开久,沉郁地抽着烟。

    草丛里时不时传出虫鸣,伴着叶安楠低低呜哑的声音形成一股难以言述的悲伤画面。

    糖糖终于在她的安抚中渐渐止住了哭声。

    她哭得伤心,打着隔,声音不再清脆,带着无尽的委屈与期待问叶安楠:“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很快。妈妈没回来之前,糖糖要乖乖听医生阿姨的话哦。想妈妈了,可以随时给妈妈打电话。”

    糖糖瘦小的手掌抹了抹脸上的泪,“那妈妈要快点,糖糖要吃妈妈做的生日蛋糕哦。”

    “好。”叶安楠应,然后她听见电话那端池逸辰柔和的声音传出,“糖糖,时间太晚了,你该睡觉了。”

    叶安楠刚刚平息的伤心蓦然又翻腾着重来,她努力压下,以平静地口吻同样叮嘱。

    糖糖一直是个听话的乖孩子,她心里的惊惧与不安得到了安抚,立即又恢复了往早早慧的模样。

    “妈妈晚安。”她乖巧地挂断电话,红肿着眼睛像可怜的小兔子,盯着人时透着股小心谨慎。

    她把电话还给了池逸辰。

    “糖糖会听话的,等妈妈回来,糖糖可以回去吗?”糖糖问得小心翼翼。

    眼前的爸爸很好,和她想象中的一样好。

    可他太陌生,身上的气势太强大,虽然他对自己很好很温柔,但她还是怕。

    <

    br />

    池逸辰的手无意识地紧握成拳,“糖糖不喜欢爸爸?”

    糖糖摇了摇头,“喜欢。”

    “那为什么糖糖想离开爸爸回妈妈那里去呢?”

    糖糖嫩声嫩气地回答,“糖糖想和其他小朋友一样,有爸爸,也有妈妈。”

    池逸辰沉默了,他轻柔地抚着女儿的脑袋,良久无言。

    挂掉电话的叶安楠无力地蹲下,双手抱膝,脑袋埋进双膝间失声痛哭。

    景烈默然地看着,有种无力感萦绕在他心头。

    电话在他包里震动了一遍又一遍,他毫无所动。

    叶安楠发泄够了,她抬起头,眼睛鼻子红成一片。

    “景烈,你有事,就去忙吧。”她嗡声嗡气地说。

    景烈上前,将她扶起来,“我先送你回去吧。”s3;

    叶安楠没有拒绝。

    她吸了吸鼻子,“其实没事,发泄了一通已经够了。我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人,孩子还在等着我,我会好起来的。”

    她眼眸低垂,落在他一直震动不断的裤包里,“你电话响很久了。”

    景烈眉头紧蹙,不耐烦摸出电话接通:“什么事……知道了。”,

    他应了两声,满脸戾气地挂断。

    “走了,我送你。”他不容拒绝地拉起她就往外走去。

    到了小区门口,景烈停下车,不放心地问:“真的不让我送你进去?”

    叶安楠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