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你曾是我唯一 > 第32章 真歹毒
    .

    休息室里。

    叶安楠换了身衣服出来,景烈已经从酒店服务员那里要来了盒云南白药。

    他看着叶安楠受伤的嘴角眉头直皱。

    “过来,坐下我给你上药。易诗雨这疯女人,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下起手来可真歹毒。”

    “不用。”叶安楠上前,从他手里夺过药膏,对着化妆台前的镜子开始抹药。

    景烈不满,到的地方你能抹,后背也长眼睛了?”

    “景烈,男女授受不亲!”

    “叶安楠,你讨打是不是?跟我授受不亲,池逸辰呢?你个没心没的。”

    “那怎么能一样?且不说他是糖糖的父亲,就说说与过去这十年相比,被他再揩点油,吃干抹净几次,也没什么区别。何况,为了糖糖,我本来也是要把他扑倒的,直到怀上孩子为止!”

    “我说,咱能不能换种方式,你总是这么……人没扑成功,次次都弄得自己一身狼狈的,值吗?”s3;

    “值!只要能救糖糖,哪怕付出我的性命,那也值!”

    “值个屁!”景烈气得想骂娘。

    “你说说你,今天什么场合?你要刺激池逸辰,勾引他上他,也要选个没有易诗雨的时候啊。还单枪匹马地和她撕架,看吧,这就是下场。要不是我提前得了通知赶到,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叶安楠冷哼,“你没赶到前,我已经让她后悔终生了。”

    她顿了顿,气势立即萎了下来,丧气地说:“不过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又连累你了。”

    两人打架的动静闹得虽不大,但毕竟都挂了彩。

    若不是景烈及时赶到,真不知明天的头条会写成什么样子。

    “你连累我的时候还少吗?也不差这一次两次了。我是心疼你知不知道。我都说了,糖糖那里,我会想办法的,哪怕倾尽景氏之力,我也会找到合适的骨髓,你怎么就不听呢。非要……”

    “我已经出狱了,就该担起做母亲该有的责任。凭什么把所有的问题都丢给你呢?就因为你把我当成好朋友?景烈,谢谢你,真的。可我不能那么做。你以什么身份倾尽景氏之力去救糖糖呢?”

    景烈没心没肺地扒拉了下他酷帅的头发,冷哼一声,“我把糖糖从她是我的女儿不过分吧?”

    “景烈……”

    “当初在监狱里,那么困难的情况下,我都能想到办法把她接出来。现在更不会让她有任何问题。所以,你可以放弃了吗?”

    “对不起,不能。我有能力办到的事,为什么还要依赖你呢?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是。”

    叶安楠拒绝得果断干脆,景烈满腹的话都被堵得出不口。

    他气闷得一拳砸到了身旁的化妆台上。

    “池逸辰就是面铜墙铁壁,任你想净办法也没用。你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还不如直接告诉他真相,他纵使再冷血,也不会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被病痛折磨而不管吧。”

    “不行。如果他知道了,我还能留得住糖糖吗?”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被打死都活该!”景烈恨恨地低吼一声,摔门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