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且慢 > 第53章
    秋猎又称秋狝,古时就有, 每朝每代, 延传至今, 已经成为传统节日一般的习俗。但它与传统节日又有些不一样, 因为它不仅仅是一种文化传承,更是一国军事实力的展现。

    新朝初建, 各残余势力仍在蠢动不安,这第一年的秋猎,对建武帝和大周来说都有着重要意义,因此朝廷上下早早就准备了起来。

    很快就到了出行之日,一早,建武帝就率领后妃子女、文武百官、禁军侍卫共计两万多人, 浩浩荡荡地出了京城,往位于京郊的汉阳山围场而去。

    一路上人欢马嘶,旌旗蔽日,百姓们争相围观, 见到为首的建武帝, 纷纷下跪大呼万岁。

    魏小花坐在华贵的马车里, 看着外头不停闪过的百姓们感激敬畏的脸,心中有些感慨。

    破爹不是一个好丈夫, 但他是一个好爹,也是一个好皇帝。

    是他带着这天下的百姓从乱世的漩涡中挣脱而出, 给了他们安宁和平的生活。也是他让他们不必再受战乱之苦,不必再骨肉分离。他还大赦天下, 减免赋税,日日励精图治……虽然看起来憨傻憨傻的,半点儿一代明君的气质都没有,但魏小花必须得承认,他受得起这万民敬仰。

    又见熊弟弟正骑着高头大马跟在他身后,身着甲胄,脊背直挺,已经初现棱角的小黑脸虽然因为紧张激动有些发红,但神色刚毅,眼睛明亮,再不见往日畏缩,她便忍不住扬眉笑了起来:“可算是有些做皇子的模样了。”

    这样重要的场合,苏氏身为皇后,自然不能不到场。她正给一旁兴奋得直咋呼的刘太后剥桔子,闻言偏头往外看了一眼,跟着笑了起来:“到底是长大了。”

    比起与几个月前判若两人的母子仨,刘太后虽然长胖了点,但气质还是没怎么变化。闻言将最后一瓣橘子塞进嘴里,随手在衣服上一擦,吧唧着嘴说道:“主要还是俺们老魏家的种好,你瞅瞅铁牛,不声不响就翻身做了皇帝老爷,那可是皇帝老爷啊!大宝比他老子聪明那么多,将来一定会比铁牛更厉害!没准儿到时候就成……成……还有没有啥比皇帝老爷更厉害的?”

    魏小花乐得不行,跟她说:“有啊,皇帝老爷他娘呗,不过大宝应该是做不了……”

    “嘿你个死丫头,连你奶都敢逗!”刘太后指着她笑骂了一句,往日因为穷苦而显得有些尖刻的脸这会儿吃的胖乎乎的,说一句话就抖两下,看起来富态而滑稽。

    但总归是比从前好看了很多。

    “哪儿就是逗您了,皇帝老爷他娘,可不就比皇帝老爷更厉害么……”

    “哼哼,拍马屁也没用!”

    祖孙俩说着就斗起了嘴来,苏氏坐在一旁看着,眉目含笑,眼神温柔。

    ***

    与此同时,紧随三人其后的马车里,曹昭仪母子三人也在说话。

    不过气氛就没有前面那辆车那么愉快了。

    “我不管!我就要出去和大哥哥一起骑马!我就要!”蹬着小短腿在母亲怀里打滚,非要出去跟魏大宝一起骑马的,自然是魏大宝的死忠小尾巴,小胖子魏腾了。

    小家伙被哥哥在马上的英姿帅到,坐马车又实在太过无聊,便忍不住闹腾了起来。曹昭仪哄了半天还是没哄住他,终是压不住心里的恼恨怨愤,厉声大喝了一句:“你给我闭嘴!”

    声音嘶哑,如同老鸦嘶鸣,带着某种说不出的阴沉之气,魏腾从不曾听过这样的声音,顿时吓得噤了声。他下意识回头看向对自己从来都是有求必应的母亲,见她眉目狰狞,双目赤红,不由有些害怕。

    “母妃……”害怕归害怕,可这人到底是最疼爱自己的母妃,魏腾小小叫了她一声,委屈地瘪起了小嘴,“你凶腾儿,你不爱腾儿了!”

    曹昭仪一怔,欲将他抓进自己怀里的双手一下松了开。

    “母妃是累了,腾儿不许再闹,让母妃好好休息一下。”说话的是魏潇芷。魏腾往日调皮的时候被这个姐姐给惩治过,因此对她还是有几分敬畏的,又见曹昭仪脸色确实很难看,到底不敢再闹,闷闷地“哦”了一声,趴到窗口继续看哥哥去了。

    小孩子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看着看着,他忽然又笑了起来,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来回晃了晃,口中亲近地叫着“哥哥”。

    就连缠在他手腕上的小蛇珠珠,也冲着那个方向亲近地探了探脑袋,口中芯子乱吐,似在跟那边的人打招呼。

    曹昭仪看着,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烧起来了似的疼。

    这是她的儿子,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儿子!可如今却一心向着外人,全然不顾她这个母亲的感受!

    “母妃,腾儿还小,不懂大人们之间的复杂,你别怪他。”见母亲脸色不对,魏潇芷忙握住她的手安抚了一句,随即叫来一个随行禁军,把蠢弟弟丢到了他的马上去玩耍,也省得他一会儿又要闹。

    曹昭仪看着乖巧懂事的女儿,忍了忍,终于还是没忍住,一把将她搂入怀里,闷声大哭起来:“我的儿,母妃……母妃这心里苦啊!”

    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