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且慢 > 第43章
    这晚凤栖宫里的灯火一直亮到了天明。

    清晨第一缕阳光穿过云层落下的时候, 劳累了一整夜的太医们终于擦着额上的冷汗从魏小花的寝殿内走了出来。

    “小花咋样了?俺闺女咋样了?!”猛然从椅子上跳起来, 连“朕”都忘了说的, 是在外头守了一宿没合眼的建武帝。

    “回陛下, 幸好国公大人及时喂公主吃下了清毒丸,如今公主已经脱离危险,没有什么大碍了。”看着他熬得通红的双目, 太医们心里一阵后怕——晋安公主所中之毒十分霸道,若不是定国公及时出手护住了她的心脉, 她这会儿只怕已经香消玉殒了。陛下如此宠爱晋安公主, 她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儿,这后果……

    不敢再想下去,太医们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 这便下去写方子配药了。

    看着他们匆匆离开的背影,建武帝悬了一晚上的心重重落了下来。他大步跑进屋, 见平日鲜活张扬的女儿正双眼紧闭, 气息微弱地躺在床上,鼻间顿时一酸。

    “小花……”

    “太医说小花已经没事了, 陛下别担心。”苏氏正拧着帕子给还在昏睡的魏小花擦脸,见此轻声安慰了一句。她看着比建武帝冷静多了, 就是脸色苍白得可怕, 浑身也充满了疲态。

    “是朕没有保护好她……”他居然让他的宝贝女儿在他的皇宫里, 他的眼皮子底下受到了这样致命的伤害!建武帝飞快地抹了一把脸, 愧疚愤怒至极。怕吵到女儿休息,他没敢大声, 只忍着心中的暴虐咬牙道,“这件事朕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朕绝不放过那杀千刀的王八蛋!”

    苏氏手上动作一顿,垂下一双漆黑幽冷,与往日温柔大不相同的眼睛说:“我相信陛下一定能说到做到。”

    就算做不到,她也会让他做到。

    建武帝没有听出她的言外之意,点头控制住情绪之后,抬手接过了她手里的帕子。

    “我来吧,你身子不好,不能再熬下去了。”

    苏氏确实已经撑到极限,闻言没有拒绝,只低低地应了一声,扶着床沿站了起来:“那就辛苦陛下了,臣妾……”

    话还没说完,眼前突然一阵晕眩,苏氏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小心!”建武帝眼疾手快抱住她,“锦娘,你怎么……”

    还没说出口的那个“样”字,被怔了一瞬后,突然埋首在他怀里,无声大哭起来的苏氏生生堵在了胸口。

    建武帝愣愣地看着她不知何时染上了几丝银白的头发,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捏了一把,忽然酸疼不已。

    锦娘看似柔弱,其实最是坚强,印象中成婚那么多年,他就没怎么见她哭过,就是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下来摔断了腿,她也只是无法自控地掉了几滴眼泪,却没有这样失态过。重逢之后,她更是没有在他面前露出过弱态,哪怕她的身体是那样不好。

    又想起说起过去多年受过的那些苦时,她也从来都是平静淡然,不带一丝责怪与怨憎的,建武帝突然觉得难过极了。他抬起大手,笨拙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了……锦娘,没事了,小花没事了,她好好的呢,你别怕。”

    苏氏浑身一颤,终于忍不住呜咽出声。她紧紧揪着建武帝的衣襟,像是揪着什么救命稻草,许久,用力挤出一句话:“铁牛哥……要不,你还是送我们娘仨回碧水村吧……”

    嘶哑的“铁牛哥”三个字,听得建武帝愣了一瞬后,整颗心忽然揪疼不已。

    “朕会保护你们的,锦娘,朕发誓,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他激动之余下意识收紧双臂,还想再说点什么的苏氏被他铁臂一勒,顿时一口气没上来,生生晕了过去。

    建武帝大惊,急忙回头大喊,“来人!传太医!快传太医!”

    很想说不用叫太医,你别那么用力就行的苏氏:“……”

    ***

    确定苏氏只是太过疲累才会昏过去后,建武帝大大地松了口气。

    “照顾好皇后和公主,要是再有什么差池,你们全都不用活了。”他性格宽厚,很少对底下人说这么暴戾的话,这次是真真切切动了怒,实在忍不住了。

    宫人们被他双目赤红杀气腾腾的样子吓到,无敢不称是。

    建武帝这才起身出屋,看向门口已经跪了一宿的夏枯:“进去守着小花,等小花醒了再自己去领罚。”

    “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让公主受了伤,夏枯心里自责得厉害,这会儿听到这话才感觉好受些。她撑着发麻的双腿站起来,冲建武帝行了个礼,这便迫不及待地往屋里看她的公主去了。

    该知道的建武帝昨晚就已经知道,他闭上眼睛站了一会儿,吩咐一旁的高如全:“去把段峰给朕叫来。”

    高如全有心想劝他先休息一会儿,可视线扫过他紧紧绷起的下颌,又咽了回去。

    “是。”

    他说完就给一旁候着的小内侍使了个眼色,小内侍会意,很快就去把奉了皇命正在查找线索的段峰请到了御书房。

    “陛下。”

    大步从门外走进来的青年,同样一宿没睡。建武帝看着他,憨厚的黑脸上终于不再掩饰地露出了属于帝王才有的威严冷酷:“查得怎么样了?”

    “那间屋子里的香炉中被人加了一种名为极乐散的助兴之药,臣已经请太医确认过那药的药性,说是助兴效果极好,但对身体无害,因此千金难求,市面上并不常见。臣已经派人去打探这药的来历……”

    “对身体无害?”建武帝一愣,忍不住打断他,“那小花身上的毒是怎么回事?”

    段峰已经细细问过夏枯昨晚发生的事情,闻言垂目道:“夏姑娘说,昨晚公主被人打昏掳走前,曾在御书房不远处遇到过一个奉贵妃娘娘之命给您送汤水的宫女,那宫女不小心打翻手中汤水,溅到了公主手上……”

    建武帝眼睛一沉:“那汤水有问题?”

    “是。”段峰没什么表情地点了一下头,“里头被人加了一种单独使用时不会对人体有害,遇到极乐散后却会瞬间变成剧毒,侵入人体的香料。”

    建武帝脸色瞬间变得铁青:“那宫女人呢?!”

    “找到的时候已经上吊死了,但经检查,她并不是自尽的。”

    不是自尽那就是被灭口了。建武帝脸色发黑,捏紧了拳头道:“你刚刚说……她是贵妃宫里的人?”

    段峰一顿,点头,沉默片刻,又道:“还有那个调虎离山引开夏姑娘,打晕公主,将她绑去冷宫,又故意引我过寻公主的人……也是贵妃娘娘宫里的。”

    “你说什么?!”建武帝震惊地直起了身子。

    “前些天公主托臣为她寻了一把匕首,那匕首是以千年玄铁制成,造成的伤口无毒却会发黑,且两日内无法止血。公主被那人绑走的时候,用匕首刺伤了他,臣沿着血迹找去,又故意试探了那几个可疑之人一番,便将他找出来了。”段峰说完,目光微动地看了建武帝一眼,“是曹怀德曹公公。”

    建武帝顿时如遭雷击:“这……怎么可能?!”

    曹怀德是曹家送进宫的,曹贵妃养了多年的心腹。若说别人有可能被收买,曹怀德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怎么会是嫣然呢?这幕后之人怎么可能是嫣然呢?!

    建武帝不敢相信,半晌拍桌而起:“曹怀德现在在哪?马上带朕过去!”

    段峰点头,带着建武帝去了天牢,谁想刚走到门口,就见一手下匆匆跑了出来,说是曹怀德畏罪自尽了。

    “这是他留下的血书,上面……”

    话还没说完,建武帝已经一把抢过那血书看了起来。

    血书上承认了算计魏小花和段峰并给魏小花下毒的罪行。至于这么做的原因,曹怀德写得也很清楚:一来是为了帮自家贵妃除掉事事碍眼的魏小花,二来也是想让建武帝厌了段峰,将本该属于曹氏旧部的禁军统领之位夺回去。

    如今计划失败,东窗事发,他不愿连累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曹贵妃,这才决定以死谢罪。

    建武帝看得怒不可遏,将那血书往段峰身上一摔就大步往景宁宫去走——曹贵妃到底知不知情,可不是他曹怀德说了算的。

    段峰拧眉跟上,心里却觉得有些不对。

    曹怀德被抓的时候可是口口声声喊冤枉,怎么都不肯承认自己谋害公主的,怎么可能一转眼就自尽了?还有他这血书上写的话,看起来理由充分,细想之下却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比如他说他杀晋安公主是因为曹贵妃不喜晋安公主,觉得她碍眼。可曹贵妃平时与晋安公主并没有什么不合——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他要是真心想护着曹贵妃,为什么要写下这句会叫人对曹贵妃生疑的话?

    还有,他凭什么认为没有了他,禁军统领之位就会落到曹氏旧部头上?明明论亲疏远近,建武帝是更有可能将这职位安排给自己的心腹手下的……

    段峰这么想着,就要开口提醒建武帝,却不想还没开口,一脸慌张的曹贵妃便哭叫着从景宁宫里冲了出来:“陛下,臣妾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