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3619章山海院长
    无序之界内,风绝羽浑身泛着白毛汗的从天道珠里面飞了出来,第一时间就把天道珠紧紧的攥在掌心中,用着一副胆战心惊的表情的直勾勾的盯着身着白袍的老人。

    他之前之所以喊出“杜院长”三个字,正是因为老人身上的白袍袖口上那枚特殊的山海印记,山海印记就像一个标志,代表着七霞界魁首的身份,若不是因为这个,打死风绝羽也不敢轻易出来,跟杜名礼面对面的对话。

    有着道武境精通修为的杜名礼看着不像是个行将朽木的老人,他的外表年龄其实也就是四十多岁、五十左右的样子,甚至连头发都没有多少白丝,整个人精神焕发、气质超然,绝对有高人的风范。

    杜名礼认真的打量着风绝羽,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仿佛能洞穿人心道:“你认得我?你是谁?”

    风绝羽闻言,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欣喜之意,暗自平静了少顷,抱着拳施礼道:“晚辈风绝羽,来自灵洲。”

    杜名礼这个人一向闲云野鹤惯了,平常对宗门内的要务也不怎么过问,过往三十年来,一直在无序之界闭关修行,但啸月宗在灵洲起势较早,他也曾听过一二,只是一时之间,没怎么想起来。

    老人狐疑了片刻之后,瞳孔这才略微收缩了一下,声音低沉道:“哦,我记得了,你是啸月宗的那个副宗主。”

    “正是晚辈。”风绝羽顺口就答,态度略微恭敬。

    杜名礼嘴角勾起弧度,呵呵笑道:“大名鼎鼎的啸月宗,老夫总算听过你们的名号,确实不简单,怎么,你们跟圣龙山的恩怨还没有了解吗?你是怎么找到无序之界的?”

    “这个……”杜名礼的一席话问的风绝羽完全没有准备,听他话中的意思,这个老人似乎还不知道圣龙山已经毁在了自己的手里。

    风绝羽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便吱吱呜呜道:“这个……杜前辈,此事说来话长……”

    “哼。”

    杜名礼温和的表情陡然一变,清冷的哼了一声,而就是这一声,让风绝羽如遭锤击,胸口一闷,往后退了一步。

    所幸先前杜名礼的出现让附近的界灵没敢妄动,否则这个时候,风绝羽还不知道会遭遇多少危险,但就是杜名礼这轻轻一哼,散发笼罩过来的神识还是让他受了些内伤,若不是杜名礼有意留手,他的下场可能就不仅仅是受点伤那么简单了。

    真切的感受到了杜名礼的强大,风绝羽本能的滚了滚喉咙,他四下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连忙道:“前辈,晚辈找到此处,实属被迫无奈,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能否给晚辈一个机会,让晚辈细细的解释。”

    杜名礼闻言,迟疑了片刻,忽然大手一伸,隔空就抓住了风绝羽的衣领,顺势一带,就钻进了一处结点境门之中。

    整个过程风绝羽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更可以说,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还好杜名礼没有杀他的念头。

    两个人一连穿过了三处结点境门,每过一处,杜名礼都会利用自身强大的手段,以空间法则的方式强行毁掉了结点境门,连续毁了三个地方之后,杜名礼一只手提着风绝羽,一边对着他威胁道:“无序之界事关重大,你不请自来,便已犯了死罪,待会你若不说个清楚明白,你这条小命,老夫就收下了。”

    “……”风绝羽没吭声,但这个时候的确有点后怕。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杜名礼带着他穿过十数个结点境门,出现了长池风火林中,而之前在外面守着的两名老者,看到杜名礼抓着风绝羽出来,连忙收了避火宝塔飞身凑了过去,跪在地上请罪道:“恭迎院长大人。”

    二人扫了风绝羽一眼,一个老人气急败坏的上前喊打喊杀道:“臭小子,你居然还活着,老夫毙了你。”

    “哎?先不要动手。”

    另一名老人跑过来道:“弟子该死,没能拦住此子擅闯无序界,请院长大人责罚。”先前老人也一并跪下。

    反观杜名礼,并没有半句苛责,只是轻飘飘的挥了挥手,连句话都没说,就此揭过了。

    他看着风绝羽,盘膝往地上一坐,道:“老夫的时间不多,只给你一炷香,你说吧。”

    风绝羽喉咙发干,先是准备了一下说辞,这才洋洋洒洒的叙述起来。

    杜名礼常年在无序之界闭关,对外界之事两眼一摸黑,当然,这并非是山海书院有意隐瞒,而是下面的人不敢轻易前来打扰杜名礼。

    风绝羽先是把三十年前和圣龙山的恩怨几句揭过,然后就说到了不久前中天凌心谷发生的惨案上,到了这,他便开始详述,每个细节都没有遗漏,但他用辞简洁,每每切中正题、点中要害,到也不难分析理解。

    一开始的时候,杜名礼和两个随行护法还能保持平静的心境,但是慢慢的,听到风绝羽说罗世宏差点折在中天,两个随行护法的脸色就变得无比的难看了,可到了这时杜名礼的表情依旧如故,仿佛关于罗世宏的事,他并不放在心上。

    直到说到了修钰中,杜名礼微闭的双眸才缓缓张开,目光阴冷的看向风绝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