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569章 力战海霸天
    烈焰焚城的上空,一个伟岸的身影自遮天的浓烟中隐隐浮现出来,此人身高达八尺有余,一身健硕的肌肉将紫红铠甲撑的鼓鼓,仿佛一个巨人般凛然站在了云州城的城楼上。

    老者身后足足有着八名天武境好手,加上还在云州浴血奋战的七名,总数达到了十五名。

    见到老者出现,另外七名来自草原的天武境高手纷纷撤回,与云州城众高手形成了明显的对峙。

    旌旗裂裂、呐喊如雷,惨烈的战势猝然一滞……

    云州城的一众高手也都纷纷的朝着上官凌云等人迅速靠拢,两方对峙使得整个战场的气氛都为之压抑了起来。

    “海霸天!”上官凌云、木宏图、向南候、刀仲同时站在了战阵的最前方,横眉冷对这气息不同凡响的老者。

    “木宏图!”老者的目光迅速的在四人中发现了一个比较熟悉的面孔,与此同时,也迸发出惊异的目光:“素闻天南有七王,乃开国之不世功臣,这几位想必就是上官凌云、向南候、刀仲吧,幸会幸会。”

    “阁下就是血海门门主海霸天?”向南候与刀仲同时站出,氤氲之气、狂刀之芒若隐若现。

    海霸天淡漠的点了点头,言道:“天南七王盛名赫赫,今日一见,果然不虚,海某佩服,可惜了,几位候爷一直为天南尽心尽力,那狗皇帝周仁广似乎并不领情,据老夫所知,两年前,天南国变,周仁广谋图陷害忠良,以致几位候爷卸甲归田,隐居云、岳,既然几位与狗皇帝再无瓜葛,为何还拼上性命保那昏君?”

    作为比邻天南的青青草原第一门派,海霸天对天南的大事自然不会陌生,不管是呼尔贝皇族,还是血海门,曾经都在天南留下自己的眼线,所以他对当年国变的事也是一清二楚。

    目光扫过上官凌云四人,虽则互相之间的修为有着莫大的距离,但海霸天仍是生出惺惺相惜之感,劝道:“几位,非是海某挑拨离间,海某只是觉得几位忠肝义胆,却换来昏君恩将仇报,实乃不值,以几位的身手和影响力,何不归顺草原,海某在草原虽说是方外之人,可于皇族中也有几分话语权,只要几位归顺,割地封候自不在话下,何苦去保这昏君的天下?几位若有意思,海某代表呼尔贝皇族,不甚欢迎。”

    海霸天出现,并没有穷凶极恶的喊打喊杀,反而劝上官凌云等人归顺投降,此般话说出来,就连城中的军士都颇感诧异。

    事实上不难想象,海霸天当日决定发兵的时候,就曾经言道,天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天南七王,虽然因为多年前的大战七王去王,可留下来的五人,无论哪个都是不好相予的角色,尤其是木家,木宏图、木忠魂父子一直是青青草原的心腹大患,当初只要是这二人随便哪个坐镇,即使天南兵力再少,利用西疆边关的独特地域,也能佑天南数十载平乐安康。

    神帅之称,不是徒具虚名的。

    就连海霸天都不舍得这样的人才就此死在两国交战的战场上。

    听着海霸天的话,众将军有那么一刻都觉得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周仁广为了几件宝物屡次陷害上官府,甚至想将其满门诛灭,此等昏庸之举已经使得群情激愤,眼看着草原八十万大军压境,连援兵都不派来,他们根本不知道四个候爷在想什么,为什么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还要保全昏君的天下,实在太不值了。

    海霸天需要诚挚邀请,可惜天南七王可不是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能动摇的人,上官凌云接道:“不劳国师为我等安危费心。”他指了指云州城下,那万余军士朗声说道:“站在这里的都是天南臣子臣民,即便周仁广再昏庸、再无能,也是我天南家事,不容外人操心,倒是阁下违背世有盟约,私自参与到国度之间的战争,这方面恐怕要叫天下人耻笑。”

    世家之间的盟约,乃是太玄大陆千古不变的定理,在武者与凡人两个领域中有着泾渭分明的差别,强大的武者不能参与到国度之间的战争是所有世家遵从的铁律。这次两国交战,要是没有血海门,固若金汤的西疆边关也没那么容易告破,这才是让天南将士感到无力的地方。

    “哈哈。”本是羞耻之事,谁曾想海霸天听完之后放声大笑,那张老迈的面孔上忍不住涌现出种种愤怒的情绪:“上官凌云,你还好意思与老夫说世家盟约,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的狗皇帝两年前究竟干了什么吗?”

    “两年前?”

    原本占着理的天南军士们一个个从义愤填膺转化成满是疑惑的表情,面面相觑间根本不知道海霸天在说什么。

    “两年前发生什么事?”上官凌云突然觉得事有蹊跷,随口便是一问。

    “两年前。”海霸天横眉怒挑,怒焰滔天的说道:“两年前,狗皇帝带着天剑山三十余名高手血洗我血海门不说,还妄图刺杀呼尔贝皇,是周仁广先挑起事端,休怪我海霸天不顾世家盟约。”

    “刺杀呼尔贝皇?”

    海霸天的话音方落,城楼上便是响起一阵惊呼声。

    世家盟约铁律,旦凡武道门派之争不得牵扯人类国度,周仁广带人偷袭血海门,顶多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