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六百三十一章 暗杀
    屋内屋外一片安静,只有无形的紧张气氛越来越是紧绷,天澜真君这里还好,一直沉静如大海,除了目光扫视周围墙壁,追随着那屋外不时传来的诡异又轻微的声响,就没有其他的动作了。但是屋外的那片杀气却是越来越浓,并且犹如被激怒的大海怒涛一般,一浪胜过一浪,眼看着无形的浪花似乎越卷越高,仿佛下一刻就会冲入这个屋子,淹没这里一切,冲垮所有!

    然而屋子仍在,那一阵阵几乎令人产生幻觉的杀气弥漫四周却并未产生任何实质的动作,站在屋中的天澜真君,忽然低头看了一眼。

    他身上的宽袍大袖,无风却微微拂动了一下。

    他眼中赞赏之色愈浓,甚至还轻轻点了点头,而与此同时,在他周围,在这间房屋内外那已经几乎到达了最顶峰,犹如狂涛巨浪冲上高空汇聚成无比巨大的波峰,眼看就要轰然冲下,将一切力量全部爆炸崩裂的那一刻,突然,那一瞬间,时间好像凝固了。

    所有的杀气突然完全消失,就好像是有人叫醒了那一场睡梦,从梦中惊醒那一切皆是幻影,消散的无影无踪。

    千钧重锤,即将落下的那一刻,眼看狂暴力量爆发的那一刻,一切却都突然消失了……

    屋外安静了下来,这一刻是真正的安静,没有声音没有动作就连那无形的杀气也没有,一切都变得空空荡荡,好像什么都没存在过,好像刚才只不过是天澜真君他不经意间的一个错觉。

    ※※※

    屋子里还是很安静,白莲还是躺在地上不知死活,天澜真君也还是孤独地站在那里,宽袍大袖气宇轩昂,如高山雄峰令人仰视。

    他的脸色依然平静,无惊无悲,当然更谈不上什么害怕恐惧之类的情绪。只是他嘴角的笑容变得淡了,他眼中的欣慰欣赏之意也退了去,他的目光凝视着那一片墙壁,虽有砖石阻隔却好像仍然可以穿透过去。

    哪怕他是化神真君,在这一刻仍然异常清晰地感觉到了那种可怕的落差,从千钧一发的狂暴陡然化为一片虚无,那是一种看起来无形却能够牵动神魂的力量,那是超越了普通修士的想象层次,那是一种在生死边际硬生生悬崖勒马的艰深罕见的心志。

    他果然是最出色的影子!

    他终于还是记着影子最强大的力量不在于惊涛骇浪的宏大,而是黑暗阴影中无声无息的一缕微光。

    他潜伏于无形阴影中,他不在视线里的时候,就永远拥有无法言喻的可怕,哪怕这是对于一位化神真君来说。

    是的,在这一刻,天澜真君第一次真正感觉到了一丝威胁。

    那是来自他最欣赏、最信任也最寄予厚望的徒弟,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好弟子。

    他的目光,有些冷意。

    ※※※

    屋外的陆尘不知用了什么诡异的秘法神通,在这一刻居然如鬼魅一般完全掩盖了自己的气息踪迹,天澜真君能感觉到他应该还在屋外的某处,但却是第一次失去了对他确切位置的掌控。

    这对他来说是很罕见的事,当然在这里面其实也有他暗地里压制了自己道行修为的缘故。他是一个极度强大的人,只要没有顾忌地放开感触,在他附近几乎不可能有任何人可以隐藏自己的踪迹;但相对的在如此强盛恢弘的气势下,普通的修士或许不会有感觉,但在经过特殊且严酷训练过的影子眼中,他也犹如一轮烈日,根本无法隐藏身份。

    可是他还不想让陆尘知道此刻他在这里,他还有些好奇,对他的这个弟子,还想知道这个与他有着诸多羁绊,面上平和恭顺但实际上内心深处始终桀骜不驯的男子,他究竟有怎样的本事与底牌。

    他真的很想看看。

    所以他还是安静地站着,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那一片静默中不知何时会来的,带着死亡气息的影子一击。

    有那么一刻,他心头忽然掠过了一个有些奇怪的念头,他想到许多年前在那个荒谷之中,当那个古老的法阵被魔教那些长老们催动时,当隐匿多年的影子出现在他们的身后,发出最后致命一击时,那些人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会不会有一天,他也会体会到那样的心境?

    他耐心地等待着,仿佛对生命对一切都不放在心上,只剩下好奇。

    ※※※

    屋外的静默好像持续了很久很久,又好像只有眨眼的一会工夫,在那片紧张又令人空虚的气氛里,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始终不停地冲击着人的脑海感知,会不停地产生着各种错觉。

    然后,在越过那令人茫然又心生寂然的安静后,突然一个声音在墙壁的某处响起,极轻细,几乎和刚才一样,仿佛是人用手指轻轻触摸了一下墙壁。

    几乎根本没有声息,除了像天澜真君这样可怕的人物之外。

    天澜真君的目光瞬间移了过去,在那一刻他的感知随即放大,几乎是转眼间就抓到了刚才突然丢失的气息。他的嘴角再次露出笑意,他的脸色再次温和下来,看去就像是一个大人望着正在胡闹倔强的孩子,带着一点慈爱。

    但就在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