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两面人
    “老友?”

    “帮他的忙?”

    陆尘几乎是瞬间就抓住了古月真君这话语中那几个关键而微妙的词语,心中犹如一阵巨浪掀起,但随即就是一股危机感陡然涌上心头。

    且不说古月真君那话里将自己自比为天澜真君老友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但是那最后一句帮忙的意思,却颇有几分森冷之意,似乎是说为了让天澜真君恢复过往那种行事果断跋扈的模样,要帮他断掉牵挂的意思。

    陆尘的眼角余光隐秘地向周围扫了扫,没有半点意外的,这里一片寂静冷清,除了他们两个人以外,大概只有内里院子里的那些淡淡的血腥气。

    偌大的地窟中,是不是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所在?

    在这一刻,陆尘甚至在心中下意识地想到了另一个更加诛心与恶毒的念头,是天澜真君他一定要自己代他陪这位古月真君下来的,这背后会不会也有几分不可言说的深意?

    这个时候,古月真君已经整个人都转过身来,面对着陆尘,脸色十分平静,口气也没什么改变,对着陆尘说道:“你觉得我刚才说的话如何?”

    陆尘微微闭眼,压下心头的那一丝烦躁,在那片刻之间静下心来,随后对古月真君微笑道:“古月师伯您过奖了,师父他对我当然是恩重如山,我有今天的一切都是拜恩师所赐,我对他的敬爱自然更不在话下。不过师父他老人家虽然对我有些爱护,但我想还不至于到您说的那种地步吧。”

    他笑了笑,道:“我师父他雄才伟略,纵横当世,一手创立下如今这份偌大基业,若说他老人家会为了某个人而变得软弱糊涂,这种话请恕弟子实在不敢苟同。”

    古月真君“嗯”了一声,看起来倒也没有对陆尘略带隐刺的反驳的话有生气的意思,反而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陆尘心中微宽,随后又说道:“还有,恕弟子直言,以我师父和您如今地位之高,声望之隆,就算有一二隐忧错事,旁人婉言相劝或许可以,但若是越俎代庖,不告而擅自行事的话,只怕到时反而会真正触怒你们吧。”

    古月真君沉吟片刻,居然又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将心比心的话,换做有人如此对我,老夫也会心中不满。”说着,他对陆尘笑道:“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倒是思绪周密啊。”

    陆尘向后退了一步,神色恭谨地道:“不敢,弟子胡言乱语了,有不敬之处,还请古月师伯谅解。”

    古月真君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后他转过身,向那后院里走了过去,同时说道:“我们进去看看吧。”

    ※※※

    陆尘见他不再纠缠那位“老友”多管闲事,忍不住心中松了一口气,然而这心还没完全放下,却看到古月真君已然走进那院子时,他心里顿时又是一下子提了起来。

    这日子实在不是人过的,惊吓、艰难,一波接着一波,哪怕是陆尘这般心性坚韧的人,这个时候也觉得有点吃不消了。

    不过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陆尘咬了咬牙,大步也跟了上去,同时心里暗自想好了话语对策,准备先来个一问三不知,最后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就一股脑都推到那死光头身上去。反正那货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说他什么多半也不算错。

    地道口外站在原地,正在负手望天一副神仙高人之态的天澜真君,忽然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感觉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

    一走进那院子,空气中的血腥气便顿时浓烈了不少,入眼处,陆尘便看到那些地面墙壁以及许多角落里被沾染上的血迹,到这个时候仍然还有许多残留,十分清晰地留在那里。哪怕是地面上那些已经干涸的地方,也多有乌黑色的硬块,看上去令人厌恶又可怕。

    环顾四周,不用太多猜想就能联想到这里曾经流过很多很多的鲜血,染红了大片土地和周围角落,那么究竟会是多少条人命填在这里呢?又或者这里曾经发生过何等惨烈的异常厮杀?

    陆尘扪心自问,发现自己如果不是当时亲身在这里经历了白莲和那个血人诡异的一幕,只怕也会是不由自主地想象一场血腥惨烈的屠杀,毕竟这里的血太多了。

    但古月真君,他并没有这份经历,他来到这里,看到的就是这惨烈的一幕,那么他的心里,会想着些什么?

    如果他要追究到底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陆尘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同时心中也有几分疑惑,按理说,以死光头的才智,不可能想不到这种危险的,但是他为什么又要让古月真君下来?当然了,古月真君他自己也是化神真君,若是果然对这地下洞窟心生怀疑,撕破脸都一定要下来,那确实也没谁能真正拦住他。

    可是现在,到底事情会怎么样?

    陆尘向古月真君偷偷看去,却发现自从走入这个血腥的院子后,古月真君就沉默不语,他的目光缓缓扫过这里的一切,看过了地面、墙壁、角落包括那院子里的枯井,但是一句话都没说。

    他就是安静地站在那儿,过了一会儿之后,他转过身对陆尘说道:“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