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五百九十章 偶遇
    天亮的时候,或者说是到了天亮时分,陆尘从天龙山上走下来,漫步在仙城里的街道上。

    天穹中诡异而阴沉的血海异象,已经严重地影响到了这座天底下最繁华最庞大的城市,往昔这个时候,仙城里便已开始热闹起来,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但是这一天陆尘走在街头时,却发现周围似乎有些清冷的凄凉。

    街头只有很少的人出来了,想来是有的人离开,有的人留下却不愿出门,而就算走出家门的那些人,面上的神色看上去也是沉重和压抑的。毕竟,头顶上那样一片令人恐惧又不知底细的滔滔血海,怎么看都不会是一幅末日景象的样子,又怎么可能会让人高兴得起来呢?

    陆尘微微皱了皱眉,眼前的这一幕他之前想到过,但并没有料到事实似乎比他预想的还要更加糟糕。虽然血海异象直到现在也只是漂浮在天空里的景物,从未对仙城里的人们造成过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这种气氛还是令人压抑到无法忍受。

    他甚至都不用去浮云司打听,就能想到那边的每日报告里肯定是这里离开的人越来越多。

    天穹远方的边缘处,还有大概不到两成左右的天空是明亮的,是原来天空的样子,有清澈的蔚蓝,有几朵白云,还有本该在这时升起的朝阳洒落下来的阳光,在那血海边缘映出了淡淡的金色光辉,告诉人们这个世界本来不是这个样子的。

    未来会怎样?没人知道。

    陆尘收回目光,忽然间有些意兴索然,心里想到不知所踪也不知生死的白莲,心里忽然想到,也许离开这座城池,也是一种不错的活法。

    察觉到这个念头泛起时,他自己心里也怔了一下,虽然早前他也曾经想过逃离这里,但在天澜真君出面将他正式收为弟子,便公布天下举办收徒大典,明确了将来这宏大基业就是要传给他后,陆尘便早已放弃了这种逃避念头。

    他心中所思所想,都已在这激烈狂暴的权利场中,站稳脚跟,争夺一切。他从不以此为苦,也许他天生就是俗人,为了权势,为了强大的实力可以付出一切。

    他整日里骂着那个人死光头,但也许在他心底深处,最向往最期盼的,就是成为那样一个人。

    只是在这一天,不知为何,他的心志竟似乎有些动摇起来。

    大概,或者,也许……只是这新的一天的清晨,那莫名的一种惆怅吧。

    陆尘在心中自嘲地苦笑了一下,正要离开,忽然看到前方街上走过来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而对方似乎也正好望见了他,面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站住了脚步。

    那是宋文姬。

    清晨的街头,压抑阴森的天空下,他们在这清冷又凄凉的街头偶遇。

    ※※※

    “早啊。”陆尘首先开口,对着宋文姬客气又不是礼貌地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

    “嗯。”宋文姬也露出了一丝微笑,在这压抑阴沉的街头,她的容貌依然美丽,并且不知是不是陆尘的错觉,在她熟悉的娇媚魅惑之下,在这天早上,宋文姬那清亮的眼眸中竟是隐隐约约地还带着一丝奇异的纯真。

    就像是一个贪玩的孩子,眷恋向往着屋外美好的风景,在清早偷偷跑出家门,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在山野间的小路尽情奔跑。她的裙摆飘扬,清风在她笑颜与发梢间掠过,留下了一片风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

    那是天真的孩子,那是美好的岁月。

    优雅如气泡,转瞬破灭。

    她站在这暗红可怖的天空下,还是那魅惑人间的妖精,埋葬了单纯,变幻了笑容,走了过来,带着盈盈笑意,道:“昨晚很忙么,这么一大早就在这里,是刚从山上下来吗?”

    “是啊。”陆尘的话很顺畅地说了出来,道,“昨晚我那位师父找我说事,拖得迟了,刚下山不久。你呢?”

    宋文姬看上去好像是顺口说道:“我也……哦,我是昨晚睡得早啊,早上醒来了,一时意动,就想出来走走。”

    她改了口,陆尘注意到了这一点,看了宋文姬一眼后,他想也许是她觉得那样说不好听吧。陆尘可以和天澜真君一整晚呆在一起商议事情,但是她如果对别人说和铁壶真君呆了一个晚上,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大概立刻就会有数不清的风言风语涌来吧。

    虽然现在的流言也早已是满城风雨那种了。

    可是不论怎样,看起来,这个女子在这个早上,似乎还是想要维护一下自己的心情与尊严。

    陆尘微笑着点点头,对宋文姬说道:“还是你舒服啊,我可是忙了一夜,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这样吧,你吃过没有,我请你吃早点?”

    “吃早点?”宋文姬有些讶异地看着陆尘,对他们这样修行有成的修士来说,正常的食物需求其实已经减弱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了,很多时候他们对普通人的食物只是一个美食的喜好而已。

    不过,大概是陆尘的笑意看起来还算温和吧,又或者是这几年来,在她与铁壶真君那些风言风语传出来后,就从未有其他的男人胆敢这样邀约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