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格杀勿论
    是放过,还是要杀了?

    血莺问话的语速十分缓慢,虽然神情还是平静的,但双眼中却隐隐有一丝凝重之色,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天澜真君。

    在一边回廊上的老马这个时候似乎也屏住了呼吸,有些紧张地看着庭院里坐着的那个胖子。

    天澜真君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淡淡地道:“不管他了,由他去吧。”

    血莺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而旁边的老马则是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抹了一下额头。

    天澜真君的目光似乎不经意地向回廊这边扫了一眼,但很快又移开了,看着血莺道:“把人手从迷乱之地调回来,分几批回到仙城,你也回那边坐镇,仔细准备着,大概半年到一年中,我会发‘天’字令。”

    血莺原本一直都一副十分镇定的样子,哪怕是在处置黑狼的问题上也几乎显得是不动声色,但此刻陡然听到了那一句“天字令”后,却是身子猛地一震,情不自禁地向天澜真君多问了一句,道:“大人,您说的是天字令?”

    天澜真君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血莺则是低下头去,似乎知道自己略有失态,不过在深吸了一口气后,她的神情已经重新镇定下来,而且神色目光中竟然隐隐有几分激动之色。

    天澜真君将血莺的神情变化都看在眼里,倒也没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血莺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道:“大人,那之前您所说的浮云司改组一事……”

    “开始吧。”天澜真君没有什么犹豫,直截了当地道,“就按照之前我跟你说的去做。仙城那边基本都安排好了,你按计划照做就是,昆仑派这里我还要整合一阵,但应该也不会太久,到时候我自来与你说。”

    “大人英明。”血莺深深鞠了一躬。此刻,这个娇媚明艳的女子脸上,似乎更多的并无常见的凌厉,反而是有几分衷心的敬佩之意。

    不过,这世上能让她这样的女子有这种表情的,也许就只有天澜真君一个人吧。

    过了一会后,该说的事都说完了,血莺便告辞退去,天澜真君自然是坐着不动,是老马将血莺送出了黑丘阁这间冷清店铺的门口。

    在门口快要出门时,血莺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然后转头看着老马。

    与之前在庭院中天澜真君面前的谦恭顺从不同,此刻,血莺的神情又恢复了她平时的模样,那一股隐藏在她美丽容颜间的凌厉似乎又一次散发了出来,淡淡地看着老马。

    老马向旁边让了一步,安静地低着头。

    “老马。”血莺唤了一声。

    “属下在。”老马回答道。

    “你跟黑狼在一起有多久了?”

    老马犹豫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超过十年了,若是从他还在魔教中就有联系的时候算起,那就更早了。”

    血莺“嗯”了一声,道:“你也是浮云司里的老人了,而且黑狼身份特殊,当年连我都不能过问,只有你和真君两个人才能联络他。你觉得此人如何?”

    老马默然片刻,道:“属下如何认为的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真君与您打算如何做,只要有命令下来,我们做属下的自然去照做就是了。”

    血莺凝视他半晌,随后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就这般去了。

    ※※※

    目送那个娇媚且隐约凌厉的女子离开后,老马又独自站了一会儿,然后才回到了后院之中。

    天澜真君还坐在原处,此刻正抬头仰望天穹,老马走到他身边站住了,也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头顶上那一方小小的天空里,飘着一片乌云。

    “你心里有没有怪我?”天澜真君忽然开口说道。

    老马摇摇头,道:“没有,是黑狼他自己想不开,非要往绝路上走,怪不了您的。”

    天澜真君嘿了一声,摇头不语。

    老马又道:“那天晚上,就在昆吾城长街上,我就已经把所有该说的能说的都跟他说了,他那样做后果有多严重,会有多麻烦,黑狼他自己心里其实也应该清楚的。”

    天澜真君默然良久,道:“他这个人,在魔教中呆得久了,性子大概也变了吧。”

    老马身子轻轻一震,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但他对您绝对是敬重忠心的!”

    天澜真君转头向老马看了一眼。

    那一眼平平淡淡,无悲无喜,却似乎沉重如山,老马在那个瞬间几乎有一种整座昆仑山都压在肩背上的那种令人窒息的错觉,险些就跪了下去。

    幸好这感觉转眼即逝,他最后还是咬牙撑了下来,但片刻之间,他的后背衣衫却都已经湿了。

    过了一会后,只听天澜真君似乎也有几分意兴阑珊,道:“算了,反正都这样了,由他去吧。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还有命从迷乱之地回来了……”

    ※※※

    血莺一路出了昆吾城,来到了城外一处僻静地方,周围早有浮云司的人接应,将她迎了过去。

    血莺令人在外守卫,自己则是独自一人走到一处幽静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