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个叛徒
    范退吃了一惊,道:“什么古怪?”

    陈壑道:“你觉得,今时今日,咱们圣教中人,还有几个能画出转生阵的?”

    范退怔了一下,道:“那自然是道行高深的前辈了,至少在十年前,听说都只有圣教长老那一层次的大人物才能画出来的。”

    陈壑目视于他,沉声道:“你说的没错,十年前确实如此,然而如今圣教中前辈凋零,昔年五大长老,过世了四位,只剩下一位鬼长老,但自然也不会是他。”

    范退脸色微变,默然了片刻后又皱眉道:“或许会是其他几位长老留下的弟子传人?又或是鬼长老这些年来调教出来的高手?”

    陈壑摇了摇头,道:“不可能,鬼长老一脉的人手我十分清楚,无人过来昆仑此处。至于其他四位长老遗留下来的传人弟子,当然也有出色的天才人物,但在我们圣教中也是知名之人,绝非是暗中潜伏于此,与我们断绝关系的陌生人。”

    范退眉头越皱越紧,道:“按你这种说法,这事确实就怪了,但昆仑山上出现的那个转生阵,从我们得到的各种消息来看,确实是真货无疑。但若是圣教中能画出此阵的人都不在这里,那这阵法又是怎么出来的?”

    陈壑脸色阴沉,抬头深深看了一眼远处笼罩在阴霾乌云之下的昆仑山。

    范退兀自在他的身边喃喃道:“难道是这种至高阵法被泄露出去了?如果真的能做出此阵的圣教人物都不在这里的话,天下间也无人可以布置啊……”

    “不!”突然,陈壑打断了他的话,在那一刻,他脸上的神情突然布满了阴云,连眼神中都露出了几分浓烈的杀意。

    “这世上除了我们圣教几位英杰能布置此阵外,有此能力者在圣教之外,还有一个人!”

    范退大惊,道:“是谁?”

    陈壑的牙关咬得紧紧的,片刻之后,似乎是从牙缝间透出了一丝寒风冷意,一字一字地说道:“一个叛徒!”

    ※※※

    “当……”

    悠扬的钟声回响在雄伟的天昆峰上,正阳大殿中众人肃然回身,原本还有些热闹喧嚣的气氛很快平息下来,大殿上一片安静。

    忽听有振衣之声,有人踏步而来。大殿后青铜大门依次打开,一排道童鱼贯而出,左绣龙,右抱凤,铁鼎飘青烟,云板起瑞声。鹤翔兽吟祥云现,宽袍大袖神仙人。

    巍巍大殿有高台,仙气飘扬如浮云。须臾之后人上座,颔首微笑望四方。

    云板连响,声音清脆,一声高过一声,如大河生浪潮,一波更胜一波,一浪高过一浪,短短瞬息间,竟有千军万马狂潮奔涌之势。

    有风起,吹过偌大殿宇间,掠起众人衣衫,满座尽豪杰,似千载精华传承于此,正是人间鼎盛时候,不由得心生豪情,又思壮志,只觉得天下间万事皆易,岂有我人力不可达者。

    一旁自有人唱喏喝礼,祭祖敬宗谢天地。座上人举目望去,只见人人皆恭谨,而目光更远处,还看到殿宇一侧小桌那边,坐着那些位与众不同的人物。

    闲月真人的目光扫了过去,那些个为他捧场的元婴真人们也是微笑颔首,大家并没有特意打什么招呼,什么心意只要人来了,那就已然说明了一切。

    但是下一刻,闲月真人忽然一皱眉,却是发现自己居然在人群中并没有看到独空真人。

    他的脸色微微沉了一下,但很快释然,独空与他并非普通交情,这些年来大家彼此扶持,闲月真人完全不认为独空真人会与自己有所隔阂,更不用说会反对自己了。

    想来大概是天兵堂那边有什么要紧事要处理吧,这也没关系,白日里的大场评议会本就是面上光鲜,最紧要的还是今晚的小场。想必到了那时,独空师弟一定是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至少这么多年来,他还从未让自己失望过。

    闲月真人放下心来,正要收回目光,忽然眼神又是一顿,却是看到了在那一片人群的最后,还有一张之前不算太熟悉的面孔。

    东方涛站在小桌边,远远地向闲月真人点了点头,面带笑意,神态自然。

    闲月真人凝视他片刻,嘴角慢慢浮起了一丝笑容,随后也是微笑起来,对着东方涛含笑点头,眼神欣慰。

    ※※※

    独空真人与何毅走向这片山林的深处。

    林木幽深,光线有些昏暗,因为前两天下雨的缘故,这林中的土地也变得潮湿松软,有些地方更是烂泥一片,显得十分肮脏。

    不过,这些事当然不可能会难倒两个有道行在身的修士,特别是这两人的道行还是极高,一个是新晋的金丹修士,另一位更是成名多年的元婴真人。

    点点滴滴的水珠,从那些枝叶边缘上滴落下来,轻细的声音似乎让这片林子显得越发的寂静,大概是雨水太大的缘故吧,这附近已经没有了野兽的踪迹,甚至就连偶尔会鸣叫的鸟雀声,今天也很少听见了。

    光影在他们两个人的脸上交错变幻着,映出不同的神情,似黑白始终交错不定,在光与暗中行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