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月圆前夜
    距离月圆之夜只剩下最后一个夜晚了,但是在昆仑山这里依然是乌云沉沉,在天黑下来以后,甚至从天空中又下起了雨。

    这一场雨,好像比昨天还更大一些,夹杂着从北方吹来呼啸的冷风,有一种渗入肌肤的寒意。天地间仿佛充斥着一股肃杀冰冷的气息,凄风冷雨中,山林在黑暗的夜色里仿佛也在瑟瑟发抖。

    森林中,一个黑影从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一点幽火燃烧在它的眼眸里,正是阿土。

    此刻,这只黑狗的身躯不知为何,竟然已经比平时整整膨胀变大了一倍有余,同时,一对雪白锋利的獠牙从它的嘴边露了出来,在夜色里散发出令人心寒的光芒。

    有殷红的鲜血,从它的唇齿间滴落下来,在它的身后还能隐约看见一只倒毙于地的妖兽,鲜血被雨水冲刷着流到地上。而阿土的脚步也有些不稳,似乎刚刚进行的那一场战斗对它来说也并不轻松。

    它的身上有淋漓的鲜血,与雨水混合在了一起,染红了它身上的皮毛。这些鲜血中有一半是那只死去的妖兽的血,另一半则是从阿土身上皮开肉绽的伤口中流出来的。

    冷冷的夜色中,这些鲜血流淌着,却是渐渐散发出一种神秘的气息,凶猛强大,却又仿佛有一点点诱惑的香气,就像是上古魔神祭坛之上,那供奉的牺牲祭品。

    那香气,随风弥散而去,飘过这黑暗夜色,飘过这不停下着的雨,飘过山峦森林,渐渐地,让这个黑暗的夜开始骚动起来。

    远方有兽吼传来,高低起伏,阿土站住脚步,转过它的独眼望向远方,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伤口和血。

    雨渐渐大了,寒风凄厉地吹着,裹挟着冰冷如刀子般的雨水打在它的身上。前方的黑暗涌动着,仿佛是被这突然出现的“香味”所吸引,这茫茫黑夜中,突然有无数可怕而凶猛的气息,一起向这座无名的山林靠了过来。

    阿土独眼中的幽绿火光闪烁着,随后抖了抖身上的雨水,继续向前走去。夜色越发黯淡,风雨更加急促,它的脚步缓缓向上,开始逐渐走上这座山峰的最高处。

    只是当它抬头仰望夜空的时候,那冰冷的天地黑暗的苍穹里,只有漫天的风雨与黑压压的乌云,看不到一丝一毫月亮的影子。

    在这个只差一天就要月圆的夜晚,在这个本该丰盈明亮的深夜,只有冰冷的雨水遮蔽了这片天地,带着无穷无尽的黑暗与暗影中那些可怕的气息,向这只黑狗扑了过来。

    ※※※

    夜深了,昆仑山上下着大雨。

    这天晚上意外的冷,哪怕是素来有道行在身,不畏寒暑的修士们,也会感觉到一丝寒意。所以,除了那些巡山守卫弟子外,大多数的人都呆在自己的住处里,或静心修行,或聆听雨声,等待着这一场大雨和这一个黑暗的夜晚过去。

    闲月真人独自在自己的房间里。

    因为他特殊的身份,身为昆仑派的掌门真人,他既不像大多数的元婴境真人一样有自己的洞府,也没有因为是白晨真君的大弟子而居住在天穹云间的冬峰上。虽然按道理来说,这两种待遇他都可以得到。

    既然是昆仑掌门,那么他住的地方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天昆峰的正阳殿中。这里是历代昆仑派掌门所居住的地方,是整个昆仑派权力的中心,几千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奇人异士绝代人物在这里出现过,又有多少震动天下惊世骇俗的大事件在这里发生。

    然而时光流逝,天才来来往往,却只有沉默的山峰和巍峨的大殿始终矗立在此,从未改变。

    这夜深人静的时候,闲月真人还无意安睡,他点了一盏烛火,关好了门窗。当外头的风风雨雨吹打着紧闭的窗扉时,他则是在屋中铜镜前,披上了只有昆仑掌门才能穿戴的肃穆礼服。

    这件礼服庄严、气派,漂亮大气,一般情况下也没什么机会穿着,除非是遇到什么特殊的节日或大事时,昆仑掌门才会穿着这件衣服。这些年来昆仑派平静祥和,所以闲月真人一年中只有一次机会才会穿上它。

    就在明天。

    他的手轻轻抚摸过这件气派肃穆的大礼服,脸上浮现出一丝志得意满的自傲。这一辈子里,他在修仙这条道路上虽有波折痛苦,但总的来说仍然算是走得很顺,在他这个年纪所达到的成就,已经远远超出了这间的大部分人。

    他确实可以骄傲。

    不过在他的前方,那条从古至今仿佛无穷无尽的道路上仍有漫长的前路等待着他,但是闲月真人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师父那高大而宽阔的背影,也许有一天,他也会真正追上的。

    到了那时候,又会是怎样的感觉呢……闲月真人微笑着,看着铜镜中威严的自己。

    ※※※

    天兵堂是昆仑派中最重要、实力也最强的堂口之一,首座独空真人在宗门里也是德高望重,声名显赫。

    在这个晚上,独空真人呆在自己的洞府中,和此刻天昆峰上的闲月真人差不多的,独空真人的心情也不错。他支持掌门闲月真人已经有很多年了,这些年中,虽然昆仑派对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