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二百零九章 替天行道
    何毅这一声大喝,如惊雷炸响,顿时让全场寂静,无数道目光都落在他手中那柄亮若秋水的锋利长剑上。

    人群中,范退和陈壑脸色都变得难看之极,而在人群的另一侧,老马则是皱了皱眉,暗自摇头。

    趁着这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场中何毅吸引过去的时候,老马眼珠微微向旁边瞄了一眼,忽然一怔,却是看到了此刻在陆尘的脸上,竟是露出了几分奇怪的神色。

    他的脸上神情,似乎有几分突然而至的茫然,他的嘴仍是紧紧闭着的,他的目光则有几分闪烁不定。他怔怔地望着远处的行刑架,目光只停留在那个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沦为他人鱼肉的魔教奸细身上。

    周围的人群里忽然爆发出一阵叫喊呼好声,起初是那些没有任何道行的凡人村民们,他们的感情最为简单直接,他们对魔教的憎恨最是直白,在何毅喊话之后,这些凡人们很快就破口大骂,对着那个被绑的人唾骂到了祖宗十八代,还有人扔来了一大堆石头、杂物、垃圾。

    再然后,便是人群里的修士,那些道行最低的散修有些激动,也有鼓噪之声,剩下的人则是会安静一下,但大都也是冷眼旁观,绝无任何打扰之意。

    那些甚嚣尘上疯狂谩骂的声音,就在身边不远处回响着,陆尘站在人群里,脸色渐渐变得漠然,然后深深凝视着那个将死之人。

    老马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但欲言又止,嘴角边露出一丝带着苦涩的笑容,然后轻轻叹息了一声,却是终究什么也没做,或许是什么也不能做。

    那呼啸鼓噪声如浪潮一般,汹涌而来,可见魔教恶毒之名早已深入天下民心,从四面八方一波一波地涌向场中。

    何毅站在行刑架下,心里在这个时候涌起了一股奇异的感觉,对于身后的这个魔教妖孽,他当然没有任何的同情之意,事实上,他与魔教仇深似海,又因为他前些日子始终追查此事,这才被安排了今天过来手刃妖人。

    但不管怎么说,被绑在行刑架上的这个魔教奸细并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在昨天被抓住后,昆仑派对他并没有什么客气的待遇,在逼迫询问了所有该说的该知道的话后,等待着他的就是今天这个下场。

    或许在往日里,昆仑派还会有些慈悲心将这种人关起来,但这一次上头传下来的命令,却是异常的果断凶狠。

    没有人质疑这道法令,甚至连这几天里常和闲月真人唱反调的那位元婴真人都不敢。时也势也,魔教妖孽逼迫我昆仑太甚,昆仑也就断然不会手软。

    何毅冷冷地笑了,不过在他心里并没有什么太过得意的心情,以他的见识和如今的道行,并不会觉得今天站在这里会是一个什么特别荣耀的事。但安排他过来的是掌门真人和师父,他就不能不来。

    他们大概觉得这也是为自己好吧,可以出一口恶气,又或者在众人面前增添一点声望。

    何毅面上冷漠但心中嗤笑了一下,不知怎么,此刻的他脑海中忽然浮现起另一个高大无比的身影,犹如高不可攀之山岳,犹似巍巍之昆仑。

    他闭上眼定了定神,然后漠然地伸出利剑,横在了那魔教奸细的脖颈下。

    瞬间,周围的人群轰动了,人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那利剑与血肉的连接处,期待着那鲜血飞溅的那一刻!

    鲜血,仿佛总能刺激人心。

    从古至今,从来一样。

    人群角落里,陈壑双眼微闭,口唇微微蠕动,似乎在轻声诵读着什么经文;而范退则是目光冰冷,犹如利剑一般死死地盯着何毅的那张脸庞。

    更远的另一侧,老马眼中掠过一丝担忧之色,看着陆尘。

    陆尘的呼吸有些许微微的急促,眼角微微抽搐着。

    一切,似乎都等待着那一刻。

    昆仑山门之前,突然间,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寂静了。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凝视着,等待着那死亡的到来!

    ※※※

    长剑灵光忽起,明亮耀眼,似秋天时黄昏落下的一道灿烂夕照,又像春光里飘然掠过的柳絮,美丽而短暂,在天地间闪过。

    那人的头,被长剑拍起,被世人所看见,那一张脸,年轻而英俊,残留着血痕,有些许憔悴,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嘴他的耳,都与普通人一般,没有什么不同。

    他原先似一直昏迷着,但或许是长剑的冰冷刺醒了他,又或是之前呼啸的骂声惊醒了他,这个年轻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瞳孔在第一时间,倒映着的便是那闪耀着明亮光辉的剑光,那一柄利剑印满了他的眼瞳,于是整个世界一片冰冷。

    那个瞬间,他似乎突然看清了周围所有的一切,利剑、何毅,行刑架,还有无数围观的人们;那个刹那,他好像全身颤抖,有难以掩饰的恐惧;可是当剑光掠过天际,向他落下时,这个年轻的男子突然又安静了下来。

    他大笑起来。

    他拼命地仰起头,看着晴朗明亮的天空。

    天色蔚蓝,仿佛温柔的目光,又像无垠的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