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二百零三章 疑惑
    昆仑山上有许许多多的杂役弟子,他们是这个名门大派的最底层,他们干着绝大多数苦活累活,得到的只是微不足道的报酬,心里盼望的还有一份很大很大的梦想。

    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但能够一步登天的当然只有极少数极少数的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陆尘其实就算是其中的一个。

    不过像陆尘这样的人并不多,在他之前干过活的流香圃中,还有无数杂役弟子仍然在苦苦度日,无法出头。

    张志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杂役弟子。

    他来昆仑派有好些年了,但一直没什么起色。在最开始的时候其实张志也曾经努力过,勤奋地干着自己所有能做的活,坚韧地在苦活累活中坚持着做到最好,但尽管这样也没有什么机缘从天而降落到他的头上。

    于是,张志渐渐也懈怠了下来,他心中有过不满,有过委屈,也有过愤怒,但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他除了能力一般外其实也很怕死,所以到了最后张志终于还是变成了一个老油条,而不是那种偶然出现的疯子。

    因为在昆仑山上混得足够久,因为在流香圃这里老资格够油滑,所以总的来说,张志在杂役弟子中的日子还算可以。不过前些日子在一次争执中他吃了亏,那是与一个叫做贺长生的人发生了争斗,还当场被人打晕了。

    不过这场争执的主角并不是张志,也不是贺长生,实际上反而是几个高高在上的世家子弟,而后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张志吃了亏,原本是很恼火的,但是过了一阵子后的某一天,他听说了一件事贺长生死了。

    死得很突然,死得莫名其妙,听说……还死得很惨。

    到底怎么个惨法,张志没有亲眼看到,但听周围人私下里传来传去的各种形容,他一开始是有些幸灾乐祸的高兴的,但时间久了心情平复下来时,也觉得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而且听说凶手很可能还是魔教的妖人,这就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说实话,张志认识贺长生的日子不短了,虽然关系一般,但是他确实不认为这个人会和魔教扯上关系。随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在他都快忘掉了这件事的时候,又有个叫做何毅的人将他提了过去,问了半天话。

    贺长生这厮到底是做了什么?为什么死了这么久,宗门里还在查这桩命案?

    不知为什么,张志在疑惑的时候,心里居然有了一点点的嫉妒和羡慕,因为他知道如果是自己发生意外死掉后,绝不会引起昆仑派的注意,甚至都不会有太多人关注。

    大家都是一样的杂役弟子嘛!

    张志就是这样一个平凡而又普通,心里有些人之常情的自私的人。他有过梦想,幻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得道成仙,名动天下,当然,这些事如今看来是不可能实现了。

    可是,谁不想与众不同呢?

    嗯,如果有机会降临的话。

    每一天张志起床出门的时候,他都会往不远处那栋曾经是贺长生所居住过的、如今已经空置废弃的房屋看上一眼,然后心里便有一个念头,心想大概如今除了那些为了抓魔教妖人的人之外,还记得他这个人的,大概也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吧。

    这真是一件很怪异的事情。

    直到那天早上,在距离即将召开的宗门评议会还有六天的时候,张志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走出门口。

    一直到中午时分,有路过的人察觉到不对回禀上去,赶来的守卫弟子才发现,张志走上了和贺长生似乎差不多的路。

    他死了,死在自己的屋里。

    听说死状挺惨的。

    听说屋子里到处都是血。

    还听说,这次又是该死的魔教妖人干的!

    ※※※

    不知道三界魔教有没有特别关注昆仑派,或许是应该有的吧,但如今在宗门评议会即将召开的当口,又还有前一段贺长生的命案未破,再一次发生杀死张志的惨剧,毫无疑问地,是在全昆仑山上下所有人的面前,又狠狠地打了昆仑派一记耳光。

    魔教之猖狂,令人发指!

    被这一巴掌打得最痛的,当然就是昆仑派掌门闲月真人,他身为如今一派之首,门下连续发生这种事情,一次或许还能说是意外,又发生一次真的可以让人直接怀疑他的能力了。

    是以,闲月真人勃然大怒,在天昆峰正阳殿中的咆哮怒吼声,居然不止是大殿之外能听到,甚至就连山脚下的人都有所耳闻。

    然而,虽然闲月真人表现得极为愤怒,但有些事是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也有些人并不害怕他所表现出来的狂怒。

    以百草堂一系为首的几位元婴境真人对此事大为不满,直言说魔教如此猖獗,未来这堂堂昆仑还能不能住人了?大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抓不住凶手?到底是凶手太过狡猾还是我们自己人无能?

    这些问题一个个如刀刃般向闲月真人刺了过来,让他疲于应付,在这上头他确有没理的地方,无论怎么说,身为一派掌门保护门下弱小弟子,实在是天生责任,就连白晨真君想帮他说话也不知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