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 > 赏剑会05
    秦湛与桃源坞主绮澜尘的恩怨还要说回四十年前的正魔大战上。

    秦湛这一生少有应了旁人却做不到的事,但桃源如今的坞主绮澜尘就是其中一人。

    当年温晦入魔,不过一月便整饬了魔道,接着便如发疯一般反攻正道。温晦当年尚是阆风剑阁第三十一代阁主时,便是天下公认的第一人。他这个第一人与秦湛这“正道魁首”的情况还不同,温晦生在一个真正天才并出的时代。

    随着仙剑燕白坠入尘世,这世界便像是被打入了一剂灵药,各大宗门人才辈出不说,突破原本境界活过了三百岁的修者更是数不胜数——温晦就是活在那样一个时期。

    这是修真界最为群星闪耀的时期,任凭谁家都有那么一两个离破碎虚空只差差临门一脚的大能,这些大能距离大道最近自然也能隐隐察觉这一切的变化都与燕白有关,所以一百年前,争夺燕白的战争才会如此惨烈。

    燕白剑就坠在南境青城山山顶,任谁都可以去取,可谁也取不了。各大宗门为了得到燕白剑大打出手,那些个抬手间便能轻易摧毁一座城的高位修者们甚至也顾及不了所谓的名声亲自下场——青城山派毁,所有人都对这把剑志在必得。

    青城山的水因为这件事几乎要被染成血河,这场暗地里的厮杀争夺足足持续了四十年——直到温晦出现。

    他赢了祁连剑宗的祖师,破了苍山的玄门阵,折断了云水宫的“东流水”,碎了桃源的“醉花阴”,最终令大莲华寺的和尚也只能对他道一声“阿弥陀佛”默许他登上青城山,取了燕白剑。

    温晦笑道:“我也并不是要这把剑,只是你们抢来抢去四十年,抢的连青城山的花都不开了。我看那山下卖花的小姑娘绝了生计,哭得可怜,这才上山顺便替你们拿了。”

    “和尚,你给我让路,我承你的情,这剑你要不要?”

    那一年,从温晦入道算起,方才过了六十年。他用六十年,便胜了那些活了几百岁的老怪物、甚至是以连战的姿态。大莲华寺让出道的那位和尚每每回忆至此,都会忍不住略带颤抖双手合十道佛。那把剑他当然是不会要的,他不要,温晦便拿着锁进了阆风剑阁的选剑楼里,彻底绝了天下所有人的念想,反倒让这都斗了四十年的修真界又复了平和。

    这和尚最终如此形容温晦:“不似凡间客,天下第一人。”

    温晦的名字自此响彻天下,别人提到他,为了表示尊敬,都会称一句“第一人”。

    正道尊崇他,邪道惧怕他。他是正道邪道心中真正的“天下第一人”。

    所以四十年前,温晦骤然入魔背叛,完全是打了整个修真界一个措手不及。谁也无法想象昔年因卖花女一句哭诉便能不惜命、一人战四大宗门,为人甚至可折服大莲华寺高僧的温晦——竟然会入魔叛乱。

    当时尚且是桃源弟子的绮澜尘便是不信的人之一。

    她不顾桃源门规,深夜冒雨求上了阆风,求到了秦湛的面前,她恳求秦湛带回温晦,她相信这其中一定有旁人不知的误会。

    在绮澜尘的心里,秦湛是温晦的徒弟,自然是会要比她还要信任温晦的清白,她这么恳求了,秦湛自然是要去救温晦的。绮澜尘求了,见秦湛答应了,便也放了心,跟着追来的人回了桃源领罚。

    可等绮澜尘熬过这漫长的刑罚,出来知道的第一个消息——是秦湛以燕白剑将温晦打入了炼狱窟里。

    绮澜尘难以置信,可秦湛确实是这么做了,她骗了她,辜负了她。

    秦湛还能想起当时绮澜尘看她的眼神,有仇恨,但更多的……是伤心。

    秦湛握住了燕白的剑柄。

    她叹了口气,拔出了剑。

    众人只听得一声“叮”直刺灵台,吸入的呼吸尚未来得及吐出,一股巨大的、绵密的、压得人要发疯的力量骤然间、随着秦湛燕白的拔出,统治了整座山峰!

    那压迫感是如此真实,像是深海里挤压内脏的巨大水压、随着水汽缠绵侵入你每一寸毛孔的跗骨之蛆,撕咬着你的每一寸神经,令人忍不住便想要张口尖叫,联想起阴沉黑暗的死亡!

    宋濂靠得近,秦湛身上的气息令他心惊。他本以为秦湛已达到了此生巅峰,再难存进了,可如今一看她竟是又进了一步!宋濂的心思一时有些复杂。他是温晦的同辈又是秦湛的掌门,这对师徒的存在仿佛就是为了打破世人的固有认知。自太上元君昆仑悟道起,众人皆以为肉体坐化的逍遥仙已是人所能达到的极限。可无论是温晦还是秦湛,却已明显都强于昔年的逍遥仙了——温晦甚至成了“魔”。

    宋濂心情复杂极了,一时间竟也忘了要劝阻秦湛。

    修为弱一些的弟子直接被压的面色惨白灵台不稳,安远明是第一个发现不妥的人,他惊疑不定地看向秦湛,连道:“秦剑主!”

    秦湛眼眸微沉,看在安远明的眼里,竟然还透着三分仁慈——安远明觉得可笑,若是秦湛当真是善男信女,早在温晦叛变的时候,她就守不住她手里的那把燕白了!

    她如今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