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 > 赏剑会04
    云松得了越鸣砚这么一句话,显然要放松了许多。

    他不是个嘴碎之人,却也因着越鸣砚的身份和他有一句每一句聊起了天,尚未到剑阁,越鸣砚便对云松的过去基本摸了个一清二楚。

    他是南境华林云氏,原本也该上阆风的。只可惜他是个天生的剑修,而阆风剑阁自二十年前起便不再收徒。华林云氏不觉得能自己能比东境王族更能打动秦湛,而云松修行一事又着实拖不起,几下思量,华林云氏便将他送上了祁连山。

    但至今日,云松也虽有遗憾,却不曾后悔。谁也不知道秦湛什么时候才会再次收徒,纵使他提前知道了秦湛会在今年择徒,他的年纪也等不起——只能说命运使然,不由人愿。

    云松道:“这次上阆风,本想是向剑主请教一二的,结果没想到剑主不下剑阁。”

    他说坦荡遗憾,是个纯粹实在的剑修,越鸣砚也不由出声安慰:“会有机会的。”

    云松笑道:“借你吉言。”

    两人说话间便以上了剑阁。云松见到了剑阁山门前立着的约莫有十丈高的试剑石,见着试剑石上苍劲有力的剑阁二字,忍不住问云松:“这是剑主手笔吗?”

    越鸣砚见过秦湛的字,自然知道不是。他摇了头,云松也不失望,反而道:“剑阁先辈的字,自然也是极好的!”

    越鸣砚:……作为秦湛的追随者,师兄你爱屋及乌真的做得很到位了。

    剑阁今日大开,众人甫一登入山门已能感觉到笼于全山,传承千百年的巍峨剑气。选剑楼立在剑阁后,似狂剑出鞘,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所有人都知道——秦湛就在那儿。

    秦湛确实在这儿。

    她答应了的事情很少有做不到的,此刻她已开了剑楼门,手执燕白立于楼前,静静等着将要入楼的魁首。

    云松终于见到了秦湛。

    在见着秦湛前,他有想过一万遍天下第一剑到底是什么样,但无论怎么想,都不及他此刻亲眼所见。直到他亲眼见到了,才明白他的想象是多么贫乏又无味。白裳墨发的秦湛就像是泼入了人世间的山水墨,立于万千颜色之中,你却偏只能瞧见她剑身上的黑与白锋,只能瞧见她。

    她就是此代的剑道之巅。

    燕白剑在一旁见到了云松的神情,晃了一圈,撇嘴着嘴道:“那小子怎么回事,我看他瞧你就和莲华寺的和尚瞧佛像似得,怪渗人的。”

    秦湛:“……”你是从哪儿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形容。

    秦湛见到了向她行礼的越鸣砚,自然也见到了云松,和他身后一众过来瞧热闹的。她既想到了要开剑楼,便一早预料到了今日场景。没有说只许魁首一人登剑阁的,宋濂提了她便也应了。

    但她确实没想到,二十年过去,爱看热闹的人一下有了这么多。

    燕白还在一旁数着人头:“安远明来我能理解,获胜的是他徒弟嘛,桃源的两位也来我就很不理解了。你和她们的坞主绮澜尘不是早就分道扬镳了吗?”

    燕白顾忌着秦湛,还用了“分道扬镳”这样中性的词。秦湛心想,她和绮澜尘之间哪里是分道扬镳啊,说是彻底撕破脸已成了仇人都不为过。

    桃源坞主绮澜尘恨秦湛恨到什么地步呢?秦湛上次因朱韶下剑阁的时候,听了一耳传闻。说她在桃源外立了一块碑,碑上只写了一句话“秦湛与狗不得入”。绮澜尘怕狗秦湛是知道的,但秦湛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她居然在对方的心理,令人憎恶的程度甚至达到了狗的程度。

    燕白又道:“嗨,来的人还真不少。大概桃源是不想抹了宋濂的面子吧。秦湛那小子看着你呢,你是不是该给他开门了?”

    秦湛回过神,便见云松正恭敬地仰望着她。

    乍然被这样的眼神注视,秦湛还有些不适。她顿了一瞬,才开口问:“魁首?”

    云松愣愣点头:“魁首。”

    秦湛看着他这副愣头愣脑的模样笑了,她说:“我是要小越给你的东西。”

    云松这才恍然,连忙摊开手,露出眠冬凝出的一朵冰花。

    秦湛接了这朵类似信物的冰花,指尖一笼便将其化成了一阵轻雾。她对云松点了点头,而后又对越鸣砚道:“小越,你去开门。”

    越鸣砚有些惊讶,但既然秦湛这么吩咐了,他便走到了秦湛已经解了锁的剑楼门前,伸手握住了剑楼漆黑沉重的门栓,用力一拉——

    阆风对外极富神秘色彩的选剑楼开了。

    剑楼一开,哪怕只是站在剑楼外的弟子们都能瞧见第一层的兵器架上,那些搁置的上古神兵。所有人都以为剑楼中只有剑,其实只有去过剑楼的人才知道——剑楼里以剑居多,但绝不是仅有剑。

    连宋濂都是第一次见到剑楼真正的样貌,他听见了身旁别派的议论:“那是不是风鸣枪?很多年前紫琅门花吟用过的那柄?”“那是传说里的碧空扇吧,是从前昆仑派的宝物,昆仑分为八派后便下落不明了,原是在当年的阆风剑阁阁主手中吗?”

    这初露在众人面前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