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 > 天下第一剑03
    越鸣砚最后也没有弄明白秦湛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在他看来,朱韶的背叛只是个意外,实则怪不去秦湛的身上,更别说“觉得她会叛变”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但他初来乍到,这种事关师尊隐私的事情,他只敢藏进心里,绝不敢问。

    秦湛也没太在意,挥手便让他去休息。

    最后秦湛还是从朱韶以前住的屋子里找到了块没摔碎的水晶。

    这块水晶搁在三尺二的乌木盒里,盒子的锁眼是一枚衔珠而飞的雀鸟,秦湛认不出这是什么鸟,但大抵都是精怪那一类的东西。

    她用手指剥开了珠子找见了水晶。这块在秦湛屋里不过用来摆放些水果的水晶,搁在朱韶这里,不仅正正经经地放进了宝盒中,宝盒里还有上好的红色丝绒覆盖着。纵使是从高处坠下,盒子的一角磕坏了,这里头的水晶都未必会坏。

    燕白剑瞧见了,不免要说一句:“这小子把你送的东西保存的倒是好。”

    其实也算不得送。

    这水晶是东海诸派送她继承剑阁位十年的贺礼,一共十块,她留下了两块。那时朱韶已是她的徒弟,她便将其中一块给了朱韶。朱韶当年窃宝匆忙,秦湛猜他叛离山门也来不及带走多少东西,这才想着要不去他的房里找一找。

    朱韶的房里确实有水晶——或者说,朱韶在叛离时,除了被窃走的舍利珠外,他没有再带走任何东西。

    燕白剑也发现了这一点,它哼了声:“谅这小子也不敢。”

    秦湛没有接口。

    朱韶是她的大徒弟。

    她将水晶从盒子里取了出来,用白色的丝绸包了,方才下了剑阁。

    越鸣砚便站在剑阁前等他,秦湛一眼看去,便瞧见了越鸣砚表面镇定的面下藏着的忐忑不安。

    秦湛心想作为师父,她这时候是该安慰两句的。

    所以她开口道:“小越。”

    越鸣砚抬起了头。

    秦湛被他用那双黑亮的眼睛瞧着,剩下的安慰反倒不会说了。

    她想了一会儿,最后干脆说:“走了。”

    越鸣砚“唉”了一声,便跟在秦湛的身后,甚至不问去哪儿。

    这点倒是和朱韶不同。

    或许是重新收徒勾起了秦湛的记忆,她倒是想起了些二十年前的事情。朱韶纵使是为了躲避灾祸才被送上了阆风,人却半点儿阴郁也无,刚来剑阁的时候总是问东问西,半点也不怕秦湛。秦湛说一句出门,他恨不得连秦湛出门的路上打算在哪儿落脚都问出来。

    秦湛心想,这或许和两个孩子的境遇有关。朱韶再不济,也是被东境当做小皇子养大的。越鸣砚……秦湛这才想起自己对这个新挑的徒弟一无所知。

    她问了句:“你是哪儿人?”

    越鸣砚答:“是南境人。”

    秦湛说了第一句,便觉得下面的话都好说多了,她一口气全问了:“我也是南境人,南境大了去了,你是哪国人,父母可还在?”

    越鸣砚毕恭毕敬道:“南境秦国人,父母在我幼时便去世了。”

    秦国是东境与南境的交汇处,东境虽不似西境已全然在表面上支持起魔道,但东境惯来也是个复杂的地方。秦国作为南境一国,自然以阆风为首的一众剑宗为尊,与东境常起冲突。两国边境的普通人都活得尤为艰难,常常朝不保夕。

    越鸣砚资质不错,却父母双亡来到阆风。其中关由哪怕秦湛不去想也能猜到。

    燕白剑见秦湛再问这些,便道:“这些孩子进阆风的第一天我就溜过去看过了,我知道的怕是要比宋濂还多!”

    它得意道:“这小子刚出生就被魔修杀了爹妈,得亏被你们阆风的人救了,送去给他舅舅。可他舅妈不喜欢他,所以趁他舅舅出远门,把他扔了!这么一扔,他就碰上你们阆风负责收徒的弟子了呗。”

    越鸣砚没有反驳。

    秦湛听着,觉得这剧情真耳熟。要不是越鸣砚露出的额头白皙光洁,她怕是会忍不住问对方额头上有没有闪电伤疤。

    秦湛从变成秦湛起,快要过了一百年。她几乎都要忘记了作为秦湛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如今听着越鸣砚的故事,倒是想起了一些,那些记忆让秦湛觉得亲昵又陌生,她竟是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这是越鸣砚自见到秦湛起,第一次听见如此温柔的轻笑声。作为燕白的剑主,秦湛强得令人侧目。她深不可测的修为让她在旁人眼里显得高不可攀,甚至哪怕近在咫尺都似乎隔着山雾,让人瞧不真切,也不敢瞧真切。

    即使越鸣砚在对方伸出手的那一刹,与她靠得很近,越鸣砚的眼里留下的也只是秦湛模糊的白色身影和她淡泊偏冷的声线。

    越鸣砚怔了怔。

    燕白剑道:“哇秦湛,你真的越活越没有良心了,你徒弟这么惨,你还笑得出来?”

    越鸣砚听见燕白剑提到了自己,刚想要开口解释,秦湛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声音又恢复了淡泊偏冷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