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零九章 发丝血
    我立刻惊住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个邪物?就算是你说的是真的,怎么个邪法?”

    “我猜你们刚刚得到这个东西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天晚上就会有事情发生,要不我们就等着看。”冢虎道。

    我问道:“我们相信你,但我至少得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吧?”

    “这是春秋传下来的雕花玉枕,这样的玉是很难得的,所以是个无价之宝,拥有这样东西的人非富即贵,但我听说这个东西当年可是带着巨大的怨恨流传出去的。”

    “你这是传说吧?”我问。

    冢虎道:“对,但你可以感觉到它上边的阴冷与惊凉。”

    “那怎么办?”

    “现在还说不好,没见到有什么事情发生,就不能说明白是怎么回事。”

    不过通过这段对话,我感觉此人并没有什么健忘症,而且分析东西的思维相当敏捷。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感觉到这个人不但是健忘,而且健忘的很快。

    他居然将刚才分析的话重复了两三遍,并把阿采手里的玉枕重复的分析了两三遍。

    我只感觉后脖颈满是汗水,立刻将阿采拉到旁边,让她尽快把玉枕藏起来,千万别让冢虎见到了。

    但是我这个举动,居然让冢虎开发了另外的话题,说玉枕不能放起来,他要研究,并且说出了大量的分析理由,直到这个时候,我有种要把他变成哑巴的冲动。

    黄毛强瞅着我咧着大嘴笑着:“怎么样,见识了吧,他真的很厉害。”

    “了解了。”

    当晚,不知道什么时候,冢虎说话说得累了,自己睡去。

    我让黄毛强想法子将冢虎知道的东西问出来,黄毛强直摇头,说是要想将他的东西问出来,就必须刺激他自己说出来,比如碰到什么东西说什么话。

    这个健忘让我着实的感到人生苦短,最痛苦的莫过于听冢虎说话的耳朵。

    可在我想要回屋睡觉的时候,刘老四慌慌张张跑了过来,看他满脸的煞白,上下嘴唇黏在了一起,老半天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我立刻问道:“老四,你怎么了呃?”

    他频频的眨眼,用手指指着他的身后,但看我没有整明白怎么回事儿的时候,他猛地将自己的脑袋往前甩,将后脑的长发铺在了自己的面前。

    可我见到他长发的时候,发现他的头发在滴血,而且那种血腥的味道,让人频频作呕。

    我感觉到胸闷,嗓子眼儿发紧,绕过刘老四的身子,除了发现他脑袋后边全是血红之外,没有任何东西。

    我压低声音道:“兄弟,你背后什么都没有啊,你比划什么呢?”

    刘老四用力将自己的嘴扯开,口中吐出深红,沙哑的声音说道:“他在我肩头上呆着呢,你没看到?”

    “我靠,你中邪了吧!”我只感觉不对劲儿,随后问道:“你刚才做什么了?”

    “睡觉了,什么都没做啊?”

    “那个玉枕呢?”我问道。

    刘老四道:“还在冢虎的怀里抱着呢!”

    “快,咱们去找他。”我不敢怠慢,虽说冢虎的口条,我实在是受不了,但是他的知识我还是比较欣赏的。

    到了院中之后,发现冢虎还抱着那玉枕,坐在木桩上呼呼大睡。

    我犹豫了半天,飞起一脚,踢在冢虎的腿上,喊道:“起来救人了。”

    “玉枕,坚决不能藏起来,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情来,所以我跟你们说……”

    我伸手抓住冢虎的脖颈,拉着他到刘老四的后脑看去:“兄弟,解释下,为什么出血了,他说他肩头有鬼,我他么什么都没看到。”

    冢虎将手中的玉枕放下之后,立刻凑到刘老四的身后,抱起玉枕便向刘老四的后脑勺砸去。

    我见状立刻上前阻拦,开口骂道:“你疯了,这样会砸死人的。”

    “滚开,你不懂。”

    不知道冢虎的手劲儿怎么那么大,轻轻推了我下,我脚下便失去了平衡,倒在旁边。

    “出来!出来!”冢虎下手看起来很用力,连续砸了三四下,直到将刘老四的脑袋砸出大片的血迹。

    我懵了,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想要再上前阻拦,可被他再次推开。

    但眼下我发现刘老四趴在地上丝毫不动,嘴里只嘀咕着:“舒服,好舒服,你终于走了。”

    再看去那个玉枕的时候,借着那银白月色,那股子翠绿上居然显出密密麻麻的红色的丝网。

    “这是什么?”

    “看你就不懂,我来给你解释下,这叫发丝血。”冢虎拍着自己的胸口道:“我就知道自己没有猜错,果然是大凶之物,等会儿吧,要是还有人出现这样的状况过来找我。”

    话后,冢虎回到木桩上接着抱着那玉枕睡觉。

    我在想那个家伙居然没有什么事儿,反倒是刘老四出事儿了。我立刻搀扶起刘老四,发现他的脑袋上居然没有任何伤口,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