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我为万古共主 > 第二章 男色,双修
    陆沉闻言,沉默不语。

    只是起身迈步,走到殿门外。

    长阶之下,是一位年迈老妪和几个魁梧大汉,旁边还落着一顶通体漆黑的宽大轿子。

    那位执掌天命宫,俯瞰大盛王朝的魔师。

    每到月圆之夜,就会召见自己。

    也只有这个时候,陆沉才能踏出灭情殿,瞧一眼外面的天地。

    “这位陆小公子,不愧是先天道胎,得天地灵韵所钟,一举一动,气度、姿容无不让人心折。“

    那鸡皮鹤发的年迈老妪站在长阶之下。

    空荡荡的华服飘动,好似没有活人生气的积年厉鬼。

    一双看似浑浊无光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长身玉立的陆沉。

    就像是老饕看到了珍馐,透出一股子贪婪与渴求。

    既有对先天道胎之体的觊觎,也有对年轻鼎炉的垂涎。

    世间不只有男子才好美色。

    女子亦然。

    尤其是武道中人。

    他们所追求的“色相”。

    并非寻常皮囊,而是浑然天成的内里骨相。

    论及这点,陆沉自认当世第二,估计也没几个人敢称第一。

    “可惜了……上好的胚子,却是做了宫主的活鼎炉。”

    年迈老妪眼中不禁流露惋惜之色。

    她听闻过魔师所修的功法。

    所以很清楚,这位陆小公子最后会落得个什么下场。

    寻常鼎炉,所做之事。

    无非是床榻之上曲意逢迎,任凭索取。

    等到年老色衰,或是榨成药渣,就被驱逐出门。

    纵使如此,至少还能保住一条性命。

    况且,运气好遇上念旧情的主儿。

    指不定还会赐下后半生享用不尽的富贵荣华。

    但,这位陆小公子。

    他所面对的情况可不一样。

    “道胎种魔大法……天命宫历来最为凶险,也是最难修成的无上神功!成则生,不成则死……”

    年迈老妪瞧着拾级而下的陆沉,眼中掠过一抹怜悯。

    随后心中一寒,赶忙收敛杂念。

    作为下人,可不能妄自揣测主子。

    尤其是!

    那位唯我独尊,喜怒无常的魔师!

    想要在天命宫活得长久,最好闲事少管,闲话少说。

    “起轿吧。”

    看到陆沉坐进轿子里,那四个魁梧大汉立刻迈步,脚下如飞一般。

    任凭陡峭崖壁,铁索栈道,都是如履平地。

    显然也是有武功在身,并且普通的轿夫。

    “天命宫上千门徒,过万杂役,人人都能习武,唯独我……”

    陆沉眉头紧皱,习惯性考虑该怎么摆脱桎梏。

    “无双仙姿,先天道胎,于我而言简直是一种负担。”

    年迈老妪适才所表现的样子,他这些年来不知道见过多少。

    若非自己成了魔师禁脔,无人敢动这个心思。

    恐怕陆沉免不了要日夜操劳,游走于众多男女之间,叫人吸干精气。

    最终的下场,也可以预见。

    必然是被榨得点滴不剩,沦为废人。

    初到大盛都城的时候,陆沉本分待在驿馆做质子。

    大盛王朝的那些贵女、郡主、公主,便就趋之若鹜,蜂拥而来。

    为了收他做入幕之宾,还闹出过不少事端。

    常言道,红颜祸水,容易招灾。

    陆沉对此体会颇深。

    他是大虞的质子,身份本就低微。

    加上未曾踏入武道大门,毫无自保之力。

    什么“先天之体”、“道宗首席”、“仙姿无双”……

    这些许多人想要而不可得的根骨禀赋。

    放在他的身上,等同于小儿持金过闹市,有害无益。

    谁瞧见了,能不心生觊觎呢?

    “若我有魔师、掌教那样惊天动地的武道修为……”

    陆沉手掌攥紧,长长吐出一口气,按下那股屈辱的情绪。

    流落大盛,为质子两年。

    囚于后山,为鼎炉七载。

    他早已学会,忍辱才能负重的道理。

    曾经有过的年轻气盛、自视甚高。

    都渐渐收敛起来,隐而不发。

    “潜牙伏爪百般忍受,只为他日一飞冲霄!这么久都熬过来了,我不信自己会一世困于天命,身陷囹圄,不得自由!”

    陆沉眼神沉凝,眉间隐有一抹锐意飞扬。

    待到心绪宁定下来,那顶四平八稳的宽大轿子也缓缓落地。

    “陆小公子,宫主就在摘星楼,你自行上去便是。”

    年迈老妪哑声道。

    此时。

    月上中天。

    一轮硕大的玉盘洒下清辉。

    陆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