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第75章 心病无药
    "表公子盯着我的时候,眼神怪吓人的, 以前从未见过, 我害怕。"翠梅反手掩上房门,惶恐不安。

    姜玉姝叹了口气, 慢慢摘下帷帽,斜掠鬓发, 苦笑道:"傻丫头, 怕什么?一切与你何关?唉,我心里头才叫不安呢。"

    "他几乎瘦了一圈,少言寡语,我完全不敢像以前那样同他说笑了。"翠梅惆怅叹息, 麻利掌灯。

    姜玉姝眉头紧皱,心不在焉地挑了挑灯芯, 凝重道:"听说, 自从他到西苍上任以来,一直水土不服,至今尚未彻底治愈, 所以才变得那般瘦弱。"

    "其实,我悄悄找方大夫打听了一番。"翠梅忧心忡忡, 凑近了, 小声告知:"方大夫虽没明示,但我听得懂, 他说表公子既是水土不服,又是积忧成疾, 换言之,便是心病的意思。俗话说‘心病还须心药医’,可姑娘已经嫁进郭家门了,怎么办呐?"

    姜玉姝捶了捶脑袋,搜肠刮肚,半晌,抱着脑袋,苦恼道:"我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心病,只能劝他尽快振作;水土不服,倒是可以让方大夫试试,当初咱们多少有些水土不服,全是方大夫治愈的,他经验丰富,应该能治好表哥。"

    "正在服药呢,但愿表公子早日康复!"

    姜玉姝强打起精神,解衣裳准备沐浴,由衷地表示:"我也祝愿他好,他过得好,我才安心。"顿了顿,她隐隐担心,叮嘱道:"今时不同往日,翠梅,你在客人面前要谨慎些,切不可口无遮拦,避免节外生枝。"

    "您放心,我明白的。即便姑娘不提醒,我也绝不敢随便说笑了。"翠梅不胜唏嘘。

    与此同时.厢房

    裴文沣沉下脸,"唰啦"合上折扇,"果真如此?"

    "千真万确!"

    蔡春和吴亮一个整理行囊,另一个整理铺盖,忠心耿耿,如实禀告:

    "听说,翠梅看上了郭二公子的亲信,两人情投意合,就快成亲了。"

    "表姑娘不仅赞同,还答应替她张罗亲事。"

    裴文沣攥着扇柄,指节泛白,直勾勾盯着烛火,神色冷淡,漠然道:"哼,她倒是过得顺心如意,与郭家人打成一片。那个丫头,自幼机灵,伶牙俐齿,深得玉姝信任,你们瞧,陪嫁丫鬟好几个,玉姝却只带了她在身边,形影不离。"

    "翠梅确实机灵。"蔡春打开包袱,挑了一身衣服。吴亮抖了抖被子,铺整齐,附和道:"她是姜府家生子,伺候表姑娘多年了,一贯比别的丫鬟受宠信。"

    裴文沣面色苍白,暗感遭背叛,失望透顶,止不住地燃起迁怒之火,语意森冷,缓缓道:"没出事之前,每次一见面,玉姝的贴身丫鬟总是满脸堆笑,翠梅甚至姑爷长、姑爷短的。如今出了变故,她立刻换了副嘴脸,疏离客气,活像对待陌生人。"

    "有了新姑爷,她便只顾奉承姓郭的,彻底把旧姑爷撇开了。太令人心寒齿冷。"

    作为丫鬟,翠梅该怎么办?难道拿刀劈了新姑爷?

    蔡春和吴亮对视一眼,均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地宽慰:"事已至此,公子,想开些罢。"

    "请恕小的斗胆直言:眼下这局面,实在是无解,表姑娘成了有夫之妇,您、您还能如何呢?年初启程前,老太爷和老夫人,以及老爷和夫人,再三叮嘱,您——"

    "啪"一声。

    裴文沣把折扇扔在桌上,一提长辈就心烦气躁,低喝道:"够了!少啰嗦,我头疼得很。"他使劲揉捏眉心,满腹狐疑,困惑问:"分别年余,今日一见,你们觉得表姑娘变了吗?"

    两个小厮苦劝无果,同情其痛苦,只得顺从病人的意思。他们认真想了想,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变了。她从前温柔文静,说话细声细气,现在大方多了。"

    "胆子也变大了,言行举止干练,在这个院子里,明显是表姑娘当家做主,所有下人对她恭恭敬敬的。"

    裴文沣眼里饱含心疼与怜惜,长吁短叹,沉痛道:"真不知她究竟吃了多少苦,才被逼成了这模样!"话锋一转,他却再度沉下脸,严肃指出:"但一个人的性情,即使遭逢巨变,骨子里的东西至死照旧。我相信,姝妹妹今日一席话,根本不是她本人的意思,依她的性子,永远不可能对我狠心!"

    "听这话,表姑娘似乎劝过您了?"两个小厮眼睛一亮,内心巴不得姜玉姝决绝斩断旧情,以免闹出难堪丑事。

    裴文沣握拳砸桌,忿忿然,倍感无奈,叹道:"她那番规劝,肯定是转达姑父的意思,毋庸置疑!姝妹妹一向孝顺,不敢不遵从长辈命令,她违心规劝我,此刻也不知难受成什么样了,兴许正躲在房里哭。她从小遇事就哭,唉。"

    亲信小厮同时叹气,忧切看着公子,无计可施。

    裴文沣心力交瘁已久,夜里无数次辗转难眠,魔怔了一般,思绪混乱,推测道:"仔细想想,翠梅恋着郭家小厮,心偏了,嘴也偏了,想必平日没少劝姝妹妹认命,或者教唆姝妹妹冷落我。否则,她为什么一直不敢抬头看人?分明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