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第56章 齐人之福
    "你、你不想继续待在赫钦了?"姜玉姝瞠目结舌,大感意外, 三步并作两步搀扶对方, 讶异问:"你想去长平县?"

    小桃不肯起身,点头如捣蒜。

    论年纪, 姜玉姝小两岁,体格也不如人。她用力拉拽, 对方却执意跪地, 只得作罢,叹气问:"为什么?凡事总有个缘故,你一五一十地说清楚,我且听听。"

    小桃两眼通红, 泪水盈眶,仰脸哭着说:"奴婢无颜面对您, 没脸待在这儿了。求您把奴婢撵去长平吧!"语毕, 暗中煎熬数月的她撑不住了,捂脸痛哭。

    "怎么就‘无颜、没脸’了?"姜玉姝眉头紧皱,无奈蹲下, 面对面地问:"咱们朝夕相对,我并未发现你犯过不可原谅的重大错误, 家里乃至村里, 熟悉的人都爱夸你。到底怎么了?"

    小桃近日寝食难安,昨晚心虚得把铺盖搬去潘嬷嬷屋里, 彻夜未眠,今早因着那个心照不宣的照面, 彻底慌神了。她不知所措,忍着浓浓羞臊,颓然答:"少夫人冰雪聪明,应当已经看出来了,奴婢该死,竟对二公子有、有非分之想,罪无可恕,实在没脸待在赫钦。"

    姜玉姝叹了口气,恍然道:"原来是因为这个?"顿了顿,她字斟句酌,温和问:"眼下并无外人,坦白说,依我猜,以二公子的家世与才貌,想必都中不少闺秀欣赏他。对吧?"

    小桃一愣,本以为会遭鄙夷嫌恶或严厉斥骂,却不妨对方仍和和气气,诚实答:"对,这是难免的。但您放心,公子一贯端方守礼。"

    面对如此形景,无论是否土生土长,做妻子的绝不可能不介怀。

    但依乾朝律法,"妇人妒忌,合当七出",为妻必须贤惠大度,一旦被人揪住"妒忌"的把柄,便败于下风,即使有理也辩不赢。

    姜玉姝深吸一口气,定定神,迫使自己冷静,想了想,含蓄问:"你在侯府时贴身服侍,莫非已经和他、和他……嗯?"

    小桃呆了呆,瞬间红头胀脸,飞快摇头,结结巴巴答:"没、没有!奴婢虽有非分之想,可公子从未、从未——从没有过。如果奴婢撒了谎,天打雷劈!"

    "好好,别哭了,我相信你。"姜玉姝霎时松了口气,有感而发,烦恼唏嘘道:"自古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反之亦然。唉,都怪青年才俊太出色了,害得你如此伤心。"

    小桃听得呆住了,稀里糊涂,茫然说:"这、这怎么能怪公子呢?明明是奴婢痴心妄想。"

    姜玉姝振作起身,顺手硬拽起人,"起来,坐下谈!我早已不是侯府少夫人,又年纪轻轻,你下跪,是想折我的寿吗?"

    "奴婢不敢。"小桃改为杵在桌前,罪犯一般惶恐侍立。

    姜玉姝蹲得腿麻,坐着弯腰揉腿,稍作思索,严肃告知:"小桃,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但你也清楚,郭家今非昔比,流犯身不由己,行动受制于官府,你想去长平,莫说我,就连老夫人也无法做主。"

    "那、那怎么办?"小桃泪流满面,懊悔交加,绝望说:"您看出来了,估计翠梅也知道了,奴婢本不该痴心妄想的,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脸面待在赫钦?"

    姜玉姝摆摆手,压着烦躁耐着性子,平静道:"慌什么?放心吧,我能管住其余人的嘴,谁也不会宣扬的。其实,你们之间清清白白,根本用不着这般慌张。"

    "可奴婢心里惭愧,明知您与公子——"小桃哽咽难言,沮丧内疚,"您待奴婢有恩,奴婢却不安分,愧对您的信任。"

    假如靖阳侯府没倒,大凡勋贵公子,哪一个不是三妻四妾、金奴银婢簇拥着的?按乾朝规矩,婆婆没做错,甚至眼光挺好,派温良贤惠的丫鬟服侍儿子。

    收通房、纳妾侍,我肯定一万个反对,可他呢?如果他乐意,我棒打鸳鸯吗?余生高举大棒,胳膊会酸的,心也累。

    姜玉姝一阵阵烦闷,倍感无力,心飘悬在半虚空,不上不下。她一声长叹,强打起精神,嘱咐道:"安心待着,等我与你们二公子商量后,无论如何,会给你一个明确答复的。"也是给我自己一个答复。

    "啊?"小桃猛抬头,脸色惨白,吓得跪下抱住对方双腿,恐惧哀求:"不!少夫人,求您千万别告诉公子,奴婢知道错了,求您悄悄儿地撵我走吧,不要告诉公子,求求您了。"说话间,她退开两步,拼命磕头。

    姜玉姝吓一跳,忙架住人,皱眉道:"快别胡说了,我从无撵人之意。现在全家身不由己,无法随心所欲地往返长平、赫钦之间,谁也不能擅自出远门,连探亲都不允许。唉,你就别为难我了。"

    这时,柴房外的郭弘磊再也听不下去了!

    "嘭"一声,他推开虚掩的门,面无表情,俯视丫鬟。

    "谁?"姜玉姝和小桃吃了一惊,急忙扭头。

    郭弘磊迈进门槛,踱向妻子,沉声道:"不必商量了,我现在就明明白白告知:郭家确实今非昔比,老规矩已行不通,律法禁止流犯享齐人之福。因此,无论是你,还是碧月或娟儿,统统不会被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