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第54章 彻夜难眠
    十指交扣的瞬间,姜玉姝被高热病人的掌心烫了一下, 旋即触及粗糙硬茧, 下意识垂眸注视:

    寒冬季节,凛冽北风如刀, 新兵天天操练,并骑马外出巡卫苍江岸线。他浑身有盔甲保护, 手背、手指却被风雪刮出一道道细口子, 皲裂处刺眼。

    姜玉姝心里顿时不是滋味,悄悄叹气,暗想:待会儿一定给他抹点儿药膏!

    她定定神,不赞同地说:"即使病好了, 你还得养伤啊!这一身的伤病,彻底痊愈之前不宜进山打猎。家里不缺食物, 现有三只野兔, 足够了。"

    "皮肉之伤,并未伤筋动骨,不妨事的。"郭弘磊把帕子撂在一旁, 修长结实的手掌握住柔荑,"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外头下雪了吗?"

    姜玉姝方才在冰水里绞弄帕子, 冻得手红肿, 霎时倍感温暖。她坐在榻前,被拉得微微倾身, 瞥了一眼紧闭的窗,轻声答:"今儿没下雪, 也没刮风。不然我可不敢带人上后山,怕风雪里出意外。"

    "没错。狂风大雪,人慌张时晕头转向,恐怕会迷路。"郭弘磊靠坐床头,凝重告知:"都城郊外的群山,不知冻死过多少人。堂舅家的一个表兄,便是与同窗游猎时遭遇风雪,被困在山上,不知何故,他们错往深山里走,结果,一行五人皆不幸身亡。表兄殁于十八岁。"顿了顿,他继续说:

    "当年,堂舅奔走求援,咱们家匆匆派出了帮手,数百人搜山,却苦寻无果,直到次年开春化雪,才在深山中发现遗体。"

    姜玉姝听得发怔,忌惮皱眉,怜悯道:"意外丧命,太凄惨了。"她不假思索,立刻提议道:"前车之鉴,不单我,今后连你们也要少去打猎!唉,正因为捕猎既危险又艰难,世人才选择农耕,图个安稳。"

    "放心,我们打猎时从不涉足深山。这村子偏僻,大半村民离乡躲避战乱,人烟稀少,连年少人捕猎,想必不难收获猎物。"伤病折磨人,郭弘磊蓦地一阵晕眩,闭着眼睛缓了缓,话锋一转,纳闷问:"奇怪,三弟为何上赫钦来了?傍晚猛地见面时,我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

    姜玉姝眸光闪了闪,抽出手,把帕子泡进水里,抽去靠枕,催促道:"坐了半晌,你该躺下了。"

    郭弘磊依言躺倒,疑惑问:"究竟为什么?母亲竟会允许他离开长平?"

    "具体我不太清楚。三弟体弱多病,家务事不便详细问他,但方大夫带来了老夫人的手书。"姜玉姝拧干帕子,简略坦言相告:"老夫人信上说:三弟自告奋勇,心甘情愿,非来赫钦不可,长辈劝不住,便同意了。总之,三弟今后将待在赫钦屯田!"

    郭弘磊剑眉拧起,心下了然,沉声道:"不出意料的话,家里多半又吵闹了几回。"

    对,据说嫡母庶子大吵一架。姜玉姝不动声色,弯腰掖了掖被子,宽慰道:"家常过日子,偶有纷争不足为奇,无需太担心。"

    郭弘磊高热未退,被银针强行唤醒,逐渐有些昏沉,不放心地问:"阿哲最近可曾发病?"

    姜玉姝不愿病人劳碌操心,避重就轻答:"刚来那阵子病过两次,所幸方大夫及时救治,转危为安。适应水土后再没病过,你看他的精神气色,是不是好多了?"

    "唔,人也胖了些。"郭弘磊欣然颔首,歉意道:"阿哲自幼心思重,能劝得他心宽体胖,绝非易事,必定费了你不少功夫。辛苦了。"

    姜玉姝摇摇头,如实道:"哪里?他很懂事,平日肯听劝,除了天生患病之外,从不随便给人添麻烦。"她把烛台挪走,顺势告知:"对了,上次三弟发病时,曾称有要事必须告诉你,而且只能告诉你。你们记得谈谈,免得他日夜念叨。"

    "哦?什么要事?"

    姜玉姝把烛台搁在屏风外书桌上,拍拍手返回,笑答:"他没透露。但依我猜,或许是手足之间的儿时趣事吧。三弟特别依赖你,一到赫钦,就望眼欲穿地盼兄归来,担心极了,恨不能去卫所探望。"

    "那,你呢?"郭弘磊没头没脑地问。他目不转睛,伤病中面色疲惫,眼睛却仍炯炯有神,深邃专注。

    姜玉姝脚步一顿,离榻三尺,沉默半晌,反问:"你说呢?"

    郭弘磊目若朗星,嗓音略沙哑,一本正经道:"其实,我也好奇心重,突然想听听你的说法。我先问的,应该你先答。"

    "绕来绕去,把我绕晕了……我听不明白你的意思,此事日后再谈!"姜玉姝莫名紧张,打岔说:"你病着呢,快歇息,我出去看看。"语毕,她未等对方回应,匆匆离去。

    郭弘磊莞尔,默默目送对方背影。

    片刻后,邹贵奉命陪伴,一溜小跑进屋,躬身关切问:"公子,好些了吗?"

    "嗯。"郭弘磊面色如常,闭目仰躺。

    邹贵告知:"晚饭马上好,您略等等。"

    "知道了。"郭弘磊抬手,摸了摸额头上的湿帕子,嘴角弯起。冬夜里,炕烧得恰好,温暖舒适,令自年初以来疲于奔波的年轻家主倍感安宁,十分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