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第53章 亲近未遂
    "公子?"小桃嗓音颤抖,声如蚊呐, 心如擂鼓, 试探着说:"您快醒醒,奴婢有要事禀告。"

    一室死寂。

    郭弘磊饱受刀伤与高热折磨, 毫无所察,昏昏沉睡。@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小桃咬唇跪立, 整个人趴着榻沿, 默默端详俊朗无匹的年轻男子,眼神痴痴,扫视其额头、眉眼、鼻梁、鼻尖、嘴唇、下巴……反复细看。

    她天生胆小,昔日在侯府里, 虽服侍过一阵饮食起居,却始终拘谨羞怯, 从不敢定睛面对郭弘磊。

    此刻破天荒, 简直千载难逢,两人竟独处,而且他伤病昏迷, 任人打量!

    小桃呼吸急促,鼓足勇气, 头一回无所顾忌地盯着人, 暗忖:

    二公子仪表堂堂,文武兼济, 沉稳可靠,却因秉性倔强而不得母亲宠爱, 常遭责骂。

    老夫人甚至给次子取绰号"呆木头",委实欠妥了些。

    "呆木头"难听,这至少应该是"俊木头"!

    凭他的品貌与才干、性情,即使不再是靖阳侯府贵公子,即使已沦为充军的流犯,也能令女子一见倾心。

    渐渐的,小桃莫名神志恍惚,附耳轻唤:"公子,醒醒呀,奴婢煎好药了,您得起来服药。"

    郭弘磊安静躺着,全无回应。

    "唉。"小桃幽幽叹气,呆呆守着病人。须臾,她鬼使神差地抬手,指尖哆嗦,伸向他的眉眼,意欲抚摸。

    但即将触碰时,却迟疑停下,脸红耳赤,自惭形秽,羞愧想:我本是老夫人的侍女,老夫人夸我"安分勤恳",才挑给了二公子。

    虽是长辈安排的通房,但公子从未收用。

    我今日如此举动,近似曾听说过的"爬/床贱婢",愧对老大人信任,愧对少夫人恩德……况且,他无论是贵公子还是流犯,对我而言,永是高高在上,岂容区区奴婢放肆亲近?

    一旦被发现,我颜面何存?

    下一瞬,院门口突传来欣喜喊声:"二嫂,你们可算回来了!唉,差点儿急死人。"

    郭弘哲心急如火,冲上前拽起方胜就往屋里跑,催促道:"二哥昏迷了,我们想尽办法,也没能叫醒他喝药。方大夫,你快去瞧瞧。"

    "好,好,我知道了。您别急,当心自个儿的身体。"方胜颔首,赶路累得喘粗气,扭头吩咐:"小邹,去我房里把药箱拿来。"

    "哦!"邹贵飞奔而去。

    姜玉姝顾不得擦汗,匆匆嘱咐:"把背篓送去隔壁柴房,仔细有毒,谁也不准乱碰。"

    "是。"胡纲拎起背篓去了隔壁荒宅。

    姜玉姝一颗心高悬,衣摆翻飞,直奔卧房。

    糟糕,少夫人回来了!

    她会不会看出些什么?她会不会恼怒撵我走?

    小桃如梦惊醒,瞬间仿若做了贼,吓得原地跳起来,魂飞魄散,惊恐万状,夺门而逃,仓惶躲进了厨房。

    因此,当姜玉姝推开半掩的房门时,屋里只有一个昏睡的病人。

    她三步并作两步,站在榻前弯腰,伸手便想探病人额头,旋即却缩回,疾步去角落洗手,使劲搓,搅得水声凌乱哗啦,提醒道:"他身上有伤,咱们在后山忙活半天——方大夫,不急,你先洗把手。"

    "确实急、急不得。我的药箱还没到呢。"方胜气喘如牛,早有人端来温水,供他洗漱。

    姜玉姝净了手,返回榻前,匆匆揭开覆在病人额头的帕子,伸手探了探,脸色一变,失声道:"天呐,太烫了!这么烧下去,恐怕——方大夫,怎么办?"

    "莫慌,且让我看看。"方胜擦干手,邹贵递上敞开的药箱,他却挥开了,先诊脉,然后查看肩伤,又辨认军中大夫开的方子,埋头忙碌。不久,他颔首道:"这方子对症,药材也地道。可以用。"

    "二哥?二哥?你快醒醒啊。"郭弘哲坐立不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六神无主。在他心目中,世上除了父亲和姨娘,便只有二哥可靠。

    贵为世子的大哥郭弘耀,深受王氏宠爱,母子一条心,厌恶庶出,冷冷淡淡。孱弱庶子早慧,聪敏却多愁善感,自幼便亲赖二哥……明里暗里,常变着法儿博取关爱。

    一贯视为靠山的兄长伤病交加,昏迷不醒,郭弘哲慌得快发病了,脸白唇青。

    几人围在榻前,特意打了一盆冰水,姜玉姝连绞两块湿帕子,严实覆盖病人额头,生怕高热烧坏了他的神智。

    "唉,叫不醒。看来,只能试试针灸了。"方胜再次净手,从药箱囊中挑了一根纤长银针,弯腰贴近,小心翼翼地施针,缓捻轻提。

    姜玉姝把位子让给了大夫,守在一旁焦急等候,强自镇定,轻声说:"药呢?若是煎好了就快端来。即使灌,也得设法喂他喝下去!"

    "哎,我去端。"翠梅立刻应声,一转身,冷不防却撞进了彭长荣怀里。她脸一红,赶忙把人推开,耳语骂:"做什么站在我背后吓人?讨厌,哼!"说完,她疾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