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第48章 两地分隔
    "哎——别咬人!"姜玉姝毫无防备,吃痛踉跄歪倒, 一脚踏空, 抱着男孩摔下陡峭渠坡,滚了滚, "扑通"落水。

    始修于百年前的灌溉水渠,刘村世世代代不断地清理、挖宽, 实际已成小河, 水量丰沛,深处可达半丈。

    两人不幸,恰落入深水湾。

    幸而渠岸土壤湿润、草丛柔软,两人滚下时并未损筋伤骨。

    姜大姑娘不识水性, 但姜玉姝前世长在水乡,精通水性。落水时, 她本能地屏住呼吸, 双腿奋力踩水,小心翼翼地探手,揪住男孩后领, 托着人冒出水面。

    "咳咳,咳咳咳——爹?爹, 快来救我。"男孩呛了两口水, 咳得脸涨红,挥手蹬腿, 恐惧哭唤亲人。

    "嘘!别哭,当心引来野猪。我不是正在救你吗?"岸上野兽暴躁嚎叫, 姜玉姝焦急扫视周围,别无良策,揪着人单臂划水,咬牙朝对岸游去。

    须臾,她使劲把人拽上岸,躲进了渠坡的茂盛芋丛。

    姜玉姝气喘吁吁,心如擂鼓,发觉胳膊生疼。她一边透过芋梗往外观望,一边挽起袖子,低头查看:

    小臂近肘弯处,白皙皮肤上赫然一圈淤红牙印。其中,两枚虎牙的位置渗血。

    姜玉姝把胳膊一递,板起脸,恐吓道:"你要是敢再咬人,我可不管了,就让野猪把你叼走!"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男孩抽抽噎噎,瑟缩后退,内疚嗫嚅说:"你不该拦着的,我想去找我爹。"

    姜玉姝不容置喙,严肃道:"老实躲着,哪儿也不准去!你没看见野猪发狂了吗?它们蛮力一冲一撞,谁也挡不住。小孩子帮不上忙,少去添乱。"

    "我没想添乱!"男孩委屈表示:"我只是想叫上我爹一块儿走。"

    姜玉姝侧耳倾听岸上动静,随口问:"你娘呢?没跟着下地?"

    "我娘?"男孩抹了抹脸上的水珠,呆呆答:"有一年夏收的时候,她病了,家里没钱抓药……她病死了。"

    姜玉姝一怔,抬手揉了揉对方脑袋,叮嘱道:"乖乖待着,等大伙儿赶跑了野猪,咱们才能上去找人。避免添乱。"

    "哦,也行。"男孩六神无主。

    这时,岸上已乱作一团。

    将近五十个壮丁,手持腰刀、柴刀、锄头扁担等武器,混战十几头野猪,吼骂声夹杂嚎叫声,嘈杂不堪,一时间竟难分胜负。

    逐渐有人负伤,痛苦斥骂,暴跳如雷;野猪也挨了打,却并未退缩,仍是咆哮着横冲直撞。

    田野灰尘碎屑四溅,人血与兽血滴落,均斗红了眼睛。

    芋丛里的两人听得心惊肉跳,正扒着芋梗张望时,突有几个壮丁挥舞锄头与扁担,追赶一头受伤的野猪,胡捶乱打后,合力一踹——

    "扑通"巨响,野猪摔进渠里,兽血霎时染得清水淡红。

    公猪鬃毛竖起,重达两百斤,白獠牙翘起,负伤落水后立刻划水,游向芋丛,呼哧哼哧,狂躁凶狠。

    姜玉姝猛一个激灵,拉着男孩站起来,飞快上岸,扬声提醒道:"这里有人!"

    岸上壮丁气喘如牛,诧异问:"你、你们怎么没跑?"

    "待这儿做什么?瞎添乱!"身陷混战的人十分不耐烦。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赶快自个儿找地方躲避,我们没工夫——唉又来一头!"话音未落,他们不得不举起武器迎上前,手忙脚乱,骂骂咧咧。

    姜玉姝顾不得对岸,因为渠里的野猪正往上爬。

    "怎么办?它似乎想上来。"男孩步步后退,面如土色。

    "快跑!"姜玉姝握住男孩肩膀往南推,抬手遥指远处,"看见了吧?那些全是村里的人,你快过去,同她们待在一起。"

    "那、那你——"

    "快去!"姜玉姝推了一把,男孩犹豫片刻,顺从地跑了,瘦小灵活,沿着水渠飞奔。

    姜玉姝焦头烂额,仓促搜寻,迅速搬起村民嵌在旁边田里充作界线的石头,劈头盖脸朝正爬坡的野猪砸去!

    "你得在水里待着。"姜玉姝孤军作战,无暇停歇,浑身湿漉漉,靠着一股勇气,险险击退了负伤的野兽。

    渠坡土壤松软,野猪血流不止,滑了下去,一屁股跌坐水边。它抖了抖鬃毛,愈发暴躁了,后蹄使劲刨土,仰头瞪视,獠牙粗长。

    姜玉姝搬了几块石头搁在身边,累得也坐下了,警惕俯视。

    它不敢往上爬,她不敢转身跑……双方僵持住了。

    "姑娘!"

    "听说你落水了,没事吧?"

    "原来您在这儿,唉哟,吓得我们四处找人。"男孩带路,郭家人匆匆赶来。

    姜玉姝招了招手,无奈答:"水里有头野猪,我不敢离开。"

    "啊?我瞧瞧。"周延和邹贵弯腰一望,与龇牙低嚎的公猪对视。

    "它受伤啦?"翠梅猜测道:"看着像是快死了。"

    姜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