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第42章 月夜重逢
    他们是谁?为什么鬼鬼祟祟的?像是……在做贼?

    贼?

    刘冬猛地双目圆睁,紧张无措, 霎时蹲不住了, 见那两个人影猫腰钻进东侧荒宅后,他硬生生把跳到嗓子眼的心咽下去, 矮身离开草丛,轻手轻脚, 迅速贴近郭家西围墙。

    郭家除了潘嬷嬷和一对年近五十的夫妇之外, 还有一个半大小子、三个年轻瘦弱的女子。人不算少,可惜没一个壮丁,遇事儿得吃亏。

    思及此,刘冬十分替她着急, 抛开臊意,踮脚从围墙上露出脑袋, 冲正在祭拜祖宗的郭家人招手, 压着嗓子小声喊:

    "哎?姜、姜——"他知道姜氏,却不知该如何称呼,改而唤道:"潘嬷嬷?潘嬷嬷快过来!"

    潘嬷嬷慈和, 只要凑上前的村民没恶意,便给笑脸。田间遇见时, 两人曾客套过几句。

    "谁?"翠梅耳尖, 率先听见,她扭头一瞥, 吓得原地蹦起来,抬手遥指墙头, 嗓音发抖,颤声说:"看!快、快看,那个是人还是鬼?"

    "什么?"几人大惊失色。

    "不是鬼!你这小丫头又吓唬人,他分明是老柱的儿子。"周延眯着眼睛辨认。

    小桃搂着翠梅,松了口气,笃定告知:"我认得!他不就是修渠那天被人围着责骂的冬子吗?"

    姜玉姝原本仰脸对月虔诚祷祝,倏然起立,惊讶扭头,拍了拍心口,"没错,是他。潘嬷嬷,他似乎是来找你的。"

    "奇了,非亲非故,他小子来找我做什么?"潘嬷嬷困惑不解,一行人慢慢走向围墙。

    刘冬趴着围墙,见自己把院内的一家子吓得面面相觑,顿时忐忑不安。

    "冬子是吧?"周延身为管事,当仁不让,站定便肃穆质问:"我家有门,你一个大小伙子,来找人却不叩门,这是什么意思?"

    爬墙,多难看?传出去更是难听。尤其郭家现有三个年轻女子。

    刘冬拼命摆手,又急又慌,语无伦次答:"我、我不敢叩门,怕他们看见或听见。其实,我是来给你们送果子的。"说话间,他把竹篮搁在围墙上,不由自主流露讨好之色,憨憨说:"喏,我今天傍晚刚从地里摘的,又鲜又甜,洗得干干净净。你们要是不嫌弃,就、就尝尝。"

    "你在说些什么呀?"翠梅听得直皱眉,"送果子而已,大方送便是了,怕谁看见?今天里正家的三嫂送了一大篮呢,我们不缺。"

    姜玉姝一头雾水,想了想,猜测问:"难道你家人不赞同、你是悄悄来送的?若是这样,请你尽快回家去,中秋团圆节,别闹出不愉快。"

    "小伙子,我家有好些果子,你快带着东西走吧,免得又挨爹娘骂。"潘嬷嬷挥手催促道。

    周延妻挪近些,不悦道:"大晚上的,你这样趴在别人家围墙上,像什么话?速速离开,否则我不客气了!"

    刘冬自幼被父母苛责打骂着长大,一向唯唯诺诺,此刻黯然垮下脸,犹豫半晌,嗫嚅道:"还有件事,我想得告诉你们。"

    修渠那天姜玉姝便看出了,对方性情并不像其刻薄贪婪的父母,她诧异问:"还有什么事?你说来听听。"

    刘冬畏畏缩缩,本性怯懦,却因不忍郭家遭人祸害而鼓起勇气,抬手一指东侧荒宅,小声告知:"前不久,我亲眼看见有两个男人,先是趴着你们家东墙看了几眼,然后蹑手蹑脚躲进那个荒宅,鬼鬼祟祟的。"

    "别是贼吧?想必一定是贼了!"翠梅瞪大眼睛,耳语说:"各位,我没眼花吧?前天半夜绝对有贼子偷摸进来了!我当时大喊一声,把他吓跑了。"

    家人交头接耳,姜玉姝眺望东侧荒宅,惊疑不定,忙细问:"两个男人?你看清是谁了吗?他们身上可带有刀棍一类的东西?"

    刘冬摇摇头,歉意解释答:"他们猫着腰,低头走在墙根阴影里,看不清脸,也看不清有没有刀棍,但可以肯定是男人,而且鬼祟。你们要小心。"

    "中秋之夜,村里大大小小的孩子跑来跑去,四处嬉闹。"周延盯着东侧荒宅,不甚确定地说:"或许是哪家的小子淘气、溜进那屋里玩耍去了?"

    姜玉姝双手交握,沉思不语。

    刘冬果断摇头,"不可能!平日你们看见谁家小孩儿进那荒宅里玩耍过?"顿了顿,他挠挠头,透露道:"你们可能至今不清楚,那所荒宅里的一家八口,忒倒霉,去年到庸州喝喜酒时,恰被北犰屠杀,灭门了。全村都忌讳,除非迫不得已,谁敢进去‘玩耍’啊?"

    "什么?"姜玉姝一脸错愕,急促呼吸两下,扼腕道:"我们住了这么久,居然从未听说过!"

    "岂有此理!"邹贵气冲冲,"里正未免太过分了,怎能安排我们住在这儿?"

    "就是!太过分了。"

    几人议论纷纷,翠梅哭丧着脸说:"你们总笑我疑神疑鬼,这下明白了吧?我多半是被阴气冲着了。"

    姜玉姝定定神,抬手打断道:"好了,别吵,安静些。荒宅死过人,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