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30.柳暗花明
    潘奎横眉立目,不满地追问:"说!你们究竟为什么总是把被挑剩下的犯人塞给我们赫钦卫?"

    "大人请息怒, 小的奉命办事, 只负责看守犯人,别的一概不太清楚。"牢院管事点头哈腰, 生怕得罪壮如铁塔的黝黑大汉,赔笑解释道:"您的疑问, 实乃牢院规矩, 小人哪儿能做主啊?按例,流犯押送入牢后,我们每月统一处置几次、尽快打发其充军屯田,所有限期之日没着落的, 便遣去北部。"

    潘奎听完更不满了,眼睛一瞪, 怒问:"这是谁定的规矩?未免太不公平了!如今北部战火未息, 急缺新兵,你们本该让我们先挑年轻力壮的犯人!"

    "对,大人所言甚是, 小的记住了,一定会把您的意思禀告上头。"管事小心翼翼, 再三地躬身。

    潘奎摇了摇头, "哼!"

    百户办差,一队兵卒护从。

    因着手下出了逃兵, 钱小栓被革去总旗一职,降为普通兵。另一总旗田波今天没跟着来, 因为他挨了顿军棍,正在养伤。

    护从中,有在那间驿所因承认轻薄女犯而被鞭打的丁远。

    年轻人恢复得快,丁远的鞭伤已愈合。他簇拥着潘奎,大踏步走向牢院客厅。

    冷不防,突有几个女子端着热水和汤药从厨房跑出来,慌慌张张,迎面相遇时,其中一人险些把汤药泼向潘奎。

    "哎哟。"小桃仓促后退,药汁溅出来,烫得她直叫。

    "大胆!瞎跑什么?当心伤了我们大人,赶紧让开!"离得近的丁远及时阻拦,定睛一看却愣了,惊讶问:"是你?"

    "怎么是你?"小桃站稳,瞬间认出了眼前高高瘦瘦的边军,脸色突变,脱口唾骂:"呸,登徒子!"

    丁远脸红耳赤,面对清秀姑娘手足无措,讷讷答:"姑娘,我、其实我——"他握紧刀柄,支支吾吾。

    浓浓羞愤涌上心头,小桃忍不住狠狠白了一眼,拧腰便走。

    潘奎的脸色也变了!他眼睛一亮,从忿忿黑脸变作和颜悦色,箭步拦下对方,俯视问:"咳,你们是郭家的丫鬟吧?"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畏缩垂首,小桃年长些,干巴巴答:"是。"

    潘奎心思转得飞快,又问:"你们什么时候到西苍的?"

    "有一阵子了。"

    潘奎搓搓下巴胡茬,审视四周,好奇问:"你们被分去哪一处充军屯田了?"

    一朝被蛇咬,小桃警惕戒备,不情不愿地答:"我只是下人,不清楚上头的安排。"

    "嗳哟。"潘奎心直口快,大咧咧道:"如今你们全是流犯了,还分什么主仆?怎么不见郭弘磊?"

    小桃忍无可忍,硬邦邦答:"郭家待我恩重如山,无论沦为什么犯,我都乐意追随!如今老夫人病了,我们公子正在侍奉长辈,忙得不可开交。"

    "哦?原来他母亲生病了啊。"潘奎的眼睛跟着心一块转了转,目露精光。

    这时,久等不见汤药的姜玉姝匆匆找来,与潘奎照面一打,登时忐忑悬心,暗忖:糟糕!我记忆中,这位潘大人是赫钦卫所的百户,现在定是奉命来接领流犯新兵了。

    赫钦位于西苍最北部,紧邻被敌兵侵占的庸州,狼烟四起,居无宁日,不利于农桑。

    郭家尚无着落,会不会被打发去赫钦?一旦成真,婆婆等人肯定无法接受,她们唯恐被分去北部……刹那间,姜玉姝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忧虑重重。

    与此同时

    潘奎扭头,压低嗓门问:"郭家人被分去哪儿了?"

    "至今没着落呢。"牢院管事凑近,小声告知:"今早我特地遣人去问过郭二公子,他说再等等。"

    潘奎若有所思,"知道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姜玉姝定定神,飞快打起精神,决定探探口风,遂缓步近前,微笑问:"这不是潘大人吗?"

    "碰巧又见面了!"潘奎豪爽应声,往她背后一瞥,故作讶异地问:"为何不见你丈夫?莫非他的伤还没痊愈?"

    姜玉姝先催促道:"小桃,你们快把老夫人的药送进去。"

    "是。"小桃颔首,带领小丫头回屋。

    而后,她才叹了口气,凝重答:"他伤得不轻,又疲累失之调养,恢复得慢。况且,我婆婆病了,家人正忙碌照顾。"

    潘奎欣赏郭弘磊的沉稳与武艺,有意招揽,可又不想显得上赶着,以免堕了自己威风,日后难以服众。于是,他负手昂然,慢悠悠说:"侯门公子就是金贵,区区皮肉之伤,至今仍未痊愈。难道你们没给他上药吗?"

    怎么可能?姜玉姝愕然,一边不露痕迹地打量众人神色,一边答:"上了药的,只是刀口深,一时半刻无法愈合。"

    "啧,想必是药不好!"潘奎不容置喙,轻描淡写地说:"小栓,把咱们赫钦卫的独门金疮药给他们见识见识。"

    "啊?"钱小栓茫然张着嘴。

    潘奎斜睨问:"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