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29.孤立无援
    搅家精?丧门星?

    姜玉姝稳稳站着,置若罔闻, 丝毫不肯往心里去, 暗忖:哎,又来!你就没点儿新鲜骂辞吗?

    郭弘磊沉下脸, 一个箭步挡住妻子,正色表明:"母亲息怒, 莫错怪无辜, 此事与她无关,皆是孩儿一人的主意!"

    "撒谎!少替她遮掩了,依我看,这必定是你俩一块儿想的馊点子!"王氏眉毛倒竖, 连日积攒的焦躁忧虑瞬间化为怒火,一股脑儿地倾泻, 气冲冲质问:"众所周知, 越往北越乱,人人拼力谋求待在南边,你们却打算去长平!那长平县, 也不知乱成了什么样,如何去得?"

    郭弘磊深吸口气, 耐着性子解释答:"您误会了。长平县位于西苍州中部, 而非北部,它离被敌兵侵占的庸州近三百里, 距此地约一百五十里。其实,留在此处与前往长平屯田相比较, 差别并不太远。"

    "府城与县城,差别大了!一旦北犰攻破西苍,势必北部和中部的老百姓先遭殃。因此,咱们必须设法留在府城,远离战火。"王氏近日寝食难安,头晕脑胀,六神无主,固执道:"稍安勿躁,再等等,小蝶和益鹏或许就快送来好消息了。"

    姜玉姝摇摇头,绕过丈夫上前,冷静劝说:"老夫人英明,全家同去长平投靠穆世伯,这确实是我俩一起商量的办法,您说点子‘馊’,小辈不敢反驳。但今天已经是十二,牢院管事宣告将在十五之前安排所有流犯充军屯田,眼看廖表姐夫妻恐怕无力相帮,我们若一直干坐着等,最后只能任由官府处置,到时岂不糟糕?"

    "这几天,孩儿仔细打听清楚了。"郭弘磊肃穆告知:"牢院惯例,到了限期之日仍无着落的流犯,将被遣去北部几个县。"

    王氏跌坐椅子,老态龙钟,颓然问:"北部?北部有什么县?"

    "泗鹿、新阳、赫钦——"郭弘磊话未说完,王氏便逃避似的打断:

    "不,都不妥。郭家不能去那些兵荒马乱的鬼地方屯田!"

    姜玉姝趁势道:"所以,我们才必须未雨绸缪,赶紧去信告诉穆世伯:除了充军之外,其余人想去县里屯田,请求世伯看着老侯爷的面子,仁慈关照关照。"

    "这、这……"王氏愁眉紧锁,迟疑不决。她年事已高,精力不济,加之娘家婆家均显赫、尊荣富贵大半生,从未经历真正挫折的贵妇人,忽然落魄潦倒至此,既憋屈愤懑,又凄惶无措。

    郭弘磊见状,坦言相告:"其实,孩儿昨天一早已经托人把信送往长平,如无意外,世伯的人会赶在十五之前来接咱们。"

    "什么?"

    "信、信已经送出去了?"王氏先是大吃一惊,旋即拍案而起,抬手指着次子,咬牙怒骂:"好哇,原来你根本没打算同我商量!逆子,逆子,你从小眼里就没有母亲,总是私自行事——跪下!你给我跪下!"

    衰老的母亲脸色铁青,气得几乎厥过去,郭弘磊叹了口气,默默下跪。

    面对万分激愤的老人,姜玉姝有理难言,克制着劝说:"老夫人,消消气,其实我们非常想同您商量的,只是每次刚起了个话头,您就坚决反对。"

    "姜氏!"王氏大感不受尊敬,怒火中烧,食指一移,瞪着儿媳说:"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自己没怂恿弘磊吗?你也给我跪下!"

    "您别怪她——"郭弘磊立即欲阻止,却见妻子摆摆手、缓缓跪在了自己旁边,心里霎时五味杂陈。

    王氏见两人老实跪下,怒火方略微平息,喝道:"目无尊长,不可饶恕。你们好生反省,不知错不准起来!"语毕,她拂袖回房。

    下人在门外徘徊观望,谁也不敢吱声。

    "抱歉,连累你了。"郭弘磊长身跪立,低声说:"我知道母亲必定发怒,原叫你别跟来的,你却不信,偏跟了来。"

    入乡随俗,做人有时不得不低头,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公婆跪权贵尊长……唉,膝盖好痛。

    姜玉姝苦笑了笑,慢吞吞答:"算啦,‘先斩后奏’是我提议的,假如只骂你,我心里过意不去;假如只骂我,便是婆婆偏袒儿子,那我可不服!一起商量的主意,一起受罚,这才叫公平。"她想了想,轻声问:"我看你一声不吭地跪下了,倒挺熟练——哎,老夫人罚你跪着反省过几次啊?"

    郭弘磊目不斜视,紧盯斑驳破旧的墙壁,沉默半晌,淡淡答:"记不清了。"

    姜玉姝一愣,小心翼翼,同情地应了个"嗯"。

    六月暑天,蝉鸣不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两人跪了没多久,王巧珍闻讯赶到,一段路便热得喘吁吁,她甩着帕子扇风,近前弯腰说:"啧,你们够大胆的,自作主张,气得老夫人脸色都变了。"

    毕竟是亲生母亲,郭弘磊担心地问:"母亲还好吧?"

    王巧珍抱着手臂,俯视答:"放心,她不过是气了一场,身体无碍。"

    "这就好。"郭弘磊松了口气。

    姜玉姝跪坐着,忍不住问:"嫂子,难道你也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