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18.劫匪拦路
    “北犰”姜玉姝蓦地心一沉,忙问“敌国偷袭,咱们大乾将士肯定迎战了的,但不知打得怎么样”

    女孩儿撇撇嘴,满腹抱怨,鄙夷道“假如大乾将士能干,庸州就不会失守,十几万人也不会无辜被屠唉,如今谁还敢指望将士只盼他们争口气、守住西苍,我们最怕无家可归。”

    姜玉姝忐忑不安,又问“听着怪吓人的。小姑娘,你家住哪儿难道北犰兵马已经侵入西苍了”

    女孩儿愁眉苦脸,无奈答“我们家在赫钦,牧河边上的刘家村,与庸州隔河相望。北犰霸占了庸州,仍未满足,隔三岔五偷袭西苍,那些畜生贪婪无耻,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我们村倒霉,离得太近,为了保命只能躲开,投奔亲戚去,避一避战乱。”

    “原来如此。”姜玉姝神色严肃。

    女孩儿扫视郭家上下,好奇问“你们呢你们又是上哪儿”

    姜玉姝叹道“不巧,正是要去西苍。”话音刚落,对方长辈便唤道

    “二妮儿,家里逃难呢,你当是外出玩耍快跟上”

    “哦,来了”女孩儿抿嘴一笑,一溜小跑追赶亲人而去。

    郭弘轩凑近听了半晌,吓得瞠目结舌,扼腕道“想不到,西苍竟那么乱人家逃难,咱们却往前凑,简直是送死。”

    “四弟莫慌。来,边走边聊。”姜玉姝暗暗镇定,宽慰道“疆域自古寸土必争,边塞城池失守,朝廷绝不会罢休。陛下雷霆震怒,严惩贪墨一案,并责令我们充军屯田,估计他已经调兵遣将援助西苍了。”

    “真的吗”

    姜玉姝坚定答“当然”

    即使贵为九五之尊,也有其职责。庸州失守,皇帝若是不闻不问,轻则遭舆论指责“昏君”,重则退位让贤,甚至亡国。

    因此,皇帝必须管。

    但不知乾国能否击败北犰

    夜幕降临时,一行人抵达驿所。

    姜玉姝精疲力倦,拖着酸胀双腿,匆匆走向板车问“她们好些了吗”

    “这”方胜皱着眉,反复试探两名伤患的呼吸与脉搏。片刻后,他摇摇头,沉重宣告“蛇毒剧烈,她们没能撑住,已经身亡了。”

    啊

    众人齐齐一惊,既怜悯又后怕。

    张峰审视一番,努了努嘴,其属下便伸手试探死者脉息,高声禀道“大人,她们确已身亡”

    “问问清楚,把相应姓名勾除,并注明死因。”犯人在流放途中因故死亡,张峰见得多了,毫不动容,吩咐道“天热,赶快叫驿所帮忙掩埋尸体,避免腐臭生瘟。”

    “是”

    两条人命,就这么消失了姜玉姝黯然,久久无法言语。

    “走罢。”郭弘磊心里也不是滋味,“前车之鉴,一定要告诫其余人严防蛇虫野兽”

    夜间

    老少女子或靠墙或枕着包袱,成群,小声交谈;男人们则照旧跟着郭弘磊习武,勤练月余,拳脚功夫均有长进,哪怕只是架子,也摆得像模像样了。

    “越往北,越荒凉。兵荒马乱的,怎么屯田呀”翠梅忧心忡忡,一边整理行囊,一边问“等到了西苍,不知咱们会被官府分去哪儿是上上下下一起还是打散了奴婢死也不想和姑娘分开。”

    姜玉姝铺平白纸,正色劝告“又来年纪轻轻,嘴里一天到晚死啊活的,你连死都不怕,还怕和我分开”

    “奴婢是家生子,从十岁开始服侍姑娘,发誓要服侍一辈子的。”翠梅忠心耿耿,懊悔说“不料,在您上吊寻死的时候,竟无人发觉,等老夫人允许奴婢继续伺候时,姑娘已经吃了苦头,折磨之下,活像变了个人似的。这都怪奴婢粗心大意,照顾不周”

    变了个人

    没错,确实是换了个芯。

    姜玉姝笔尖一顿,心如擂鼓,盯着陪嫁丫鬟,轻声说“我一时糊涂才自寻短见,与你无关。”

    翠梅眼含热泪,欣喜道“幸亏姑娘及时想通了其实,姑爷待您挺好的,人又仪表堂堂,丝毫不比裴公子差”烛光忽然一晃,她噤声抬头,猛跳起来,恭敬道“二公子。”

    “唔。”郭弘磊面色如常,并未听清丫鬟的絮叨。

    翠梅缩着脖子,如蒙大赦,飞快提起包袱,识趣地退到边上整理。

    姜玉姝定定神,招呼道“忙完了坐。”

    郭弘磊盘腿而坐,随手翻了翻炕桌上的文稿,缓缓说“我找驿丞安排茶水时,见到了大舅的人。”

    “哦”姜玉姝一愣,下意识问“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坏消息。”郭弘磊余光瞥了瞥母亲与嫂子、弟弟,耳语告知“据说,目前西苍与北犰频频交战,一时间难分胜负。但因着庸州失守,将领又相继伤亡,咱们的士气低落,甚至有些人临阵脱逃。”

    “逃兵论罪当斩吧”

    郭弘磊颔首,“临阵脱逃,死罪无疑,朝廷必将追捕。这件事,我就不告诉其他人了,免得人心惶惶。”

    “也是,不知者不怕。”姜玉姝提笔蘸墨,冷静道“圣旨不可违。别说战乱了,